第6章 跟踪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023字
  • 2022-04-19 09:08:12

离开特务处总部,李唐径直回了警察分局。

户籍科的手下都忙着办理户籍资料,此时淞沪会战爆发,很多人从沪海投奔金陵,毕竟金陵是国民政府首都,在大多数人看来目前很是安全。

李唐不去理会外面乱哄哄的人群,进了办公室。

关门。

李唐找出一张常见的白纸,用沾了碘伏的笔写出叛徒关押的地址,看了看字体,不是很满意,重新写了一遍仿宋体,才满意的折叠放入衣服内衬!

从警察局出来不远处就是商业区和居民区,李唐有时候骑自行车上下班,有时候选择步行。

穿过商业区,路过几间平房,穿过一道狭窄的巷子,李唐借着整理鞋带的机会,观察着周围动静。

四下无人,李唐迅速挪开墙上的一块砖头,将写好的情报放入,又将砖头恢复原状,走出几步,用粉笔在不远处的电线杆上画上记号,才转身离去!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一个仆人模样的妇女,穿着粗补衣服,手中跨着菜篮,迈着碎步走过。

妇女看到电线杆上的记号,不动声色的从袖子里面拿出手绢擦去,从暗处拿出情报,哼着小曲儿离去!

李唐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叛徒的藏身之地找到了,接下来如何解决就是组织上的事情,李唐无权干涉,也不能参与,但是想到猴子说的两挺机关枪,还是暗暗担心。

金陵陆军医院,刚才还被李唐和科长议论的杨三金,此刻坐在病床边上,目光凶狠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叛徒汪涌。

“想清楚了,罗掌柜已经死了,你以前工作过的那些同事早就人去楼空,你觉得自己还有多大价值?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个人活着没有价值,那么离死也就不远了,你说呢?”

汪涌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戴着眼镜,其中一个镜片已经破裂,密密麻麻的纹路像蜘蛛网一样。面色苍白,嘴唇干裂。

此刻听到杨三金的话,嘴巴哆嗦,包扎过还渗出血迹的双手颤颤巍巍的紧抓着被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杨三金吐出一个烟圈,嘲讽的冷哼一声,把香烟丢到地上。

突然从病床旁边的果篮拿过一根香蕉,猛的就塞到了汪涌嘴巴里!

突如其来的袭击,根本来不及躲闪,被一只大手捏着嘴巴,带着香蕉皮的香蕉捅在喉咙,汪涌根本说不出话,只能摆动身体挣扎。

听到里面的响动,一个身着黑色中山装的男子走了进来,见惯不惯的笑道:“杨组长,人可不能弄死了,这家伙先养养身体,过几天回去接着审,是骡子是马,溜溜才知道,这几天能不能钓到大鱼就看他的了,哈哈哈哈。”

医务处,外科张医生从外面进来,一个护士立刻打趣说道:“哎呦,张医生还不下班啊,怎么?舍不得我们苏医生啊,不过,我没记错的话,我们苏医生今天可是夜班哦,嘿嘿!”

小护士一边调笑,一边调皮的冲张医生眨了眨眼睛。

张医生只是温和笑笑,也不说话。

小护士旁边是一位年轻女医,头发乌黑,虽然带着口罩,但从眼眸的轮廓五官和白皙修长的脖颈,也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长相极美的女子。

苏雅文被调笑,笑着拍了拍小护士,目光和张医生接触的瞬间,张医生不动声色的点了点点。

外交部门办公室。

一位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男子,喝着咖啡,不经意的打量了一眼对面低头整理文件的黄文。

不动声色的说道:“听说了吗?过几天委员长要主持国父纪念周,听说我们外交部门也要出席,可惜兄弟我职位低下,不然也能当面瞻仰委座,聆听他老人家教诲。”

“是嘛。”黄文慢悠悠的应了一声,低下的眼眸微亮,假装不经意的问道:“说了在哪里举行吗?”

“这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听长官不经意说起,哎呀,羡慕黄兄,有个在中枢任职的父亲,说不定可以经常看见委座啊!”

“哦,”黄文不置可否的笑笑,把桌上的文件整理好,说道:“陈兄慢慢喝你的咖啡,我先下班了。”

“啊,黄兄不是说城西新开了一家法国餐厅,今天要一起去吗?怎么?”

“今天家父回家,改天,改天我请陈兄。”说着拿着公文包转身离去。

陈姓男子依旧喝着咖啡,听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起身来到窗前,透过窗户的帷帐看着黄文上车,驾车离去,才回到办公桌前,拨出一个电话:“科长,鱼饵撒下去了。”

“是,明白!”

“好的,明白。”

黄文驾驶的汽车刚一驶出大门,对面一个黑色轿车上假寐的男子,眯了眯眼,将鸭舌帽压了压,点上香烟,胳膊伸出窗外,摆了摆手。

后方一辆轿车迅速启动,追了上去。

男子看着后面的轿车消失在转角,不慌不忙的启动汽车,对后座同样打扮的两人说了句“干活”,就驾驶汽车,尾随在后边。

黄文心事重重,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轿车,行驶十几分钟,轿车驶入一处安静的宽阔大道,在一座幽静的别墅前停下。

汽车鸣笛一声,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随着汽车驶入再次关闭。

后面跟来的两辆轿车远远停在路边,前排驾驶室的男子拿出望远镜远远观察。

此处别墅是高官显贵的居住区,环境优美,树木葱茏,远处什么都看不到。

男子有些气馁的放下望远镜,就看到两辆黄包车一左一右从路边驶过。

汽车后座的男子伸出头注视片刻,对前方的男子说道:“组长,是一组的人。”

驾驶室的男子看着远去的黄包车背影冷哼一声:“都给我打起精神,一只鸟也不能放过,知道吗?”

“是。”后座的两人齐声回答!

或许是回答的声音大了点,就见头顶树上的一只乌鸦簌的一声牵动翅膀,飞向了远处。

“组长。。。。。”

“闭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