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千夏惠子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214字
  • 2022-03-29 12:17:51

马德元很郁闷,信誓旦旦的给李唐保证,但是结果呢。。。

死几个人他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间谍为什么要将照相馆炸毁,密码本?电台?亦或者其他重要情报。

所以此刻的怒火全部转嫁到了刚抓捕的日本女间谍身上。

马德元从1930年进入这个行当以来,就从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李唐到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血肉模糊的女子,披头散发。

女子精致的脸蛋此刻布满血水污渍,两只眼睛毫无光泽。

看到李唐,马德元尴尬一笑,说道:“放心吧,一会用电刑,我就不信她不招。”

李唐心想,自己的手艺已经很粗糙了,这马德元。。。

让一个人通过肉-体臣服确实要比心理上简单容易。

似乎是听到了新的脚步声,女子努力睁开眼睛,透过纷乱的头发,瞄了一眼李唐。

内心惊诧。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目标,此刻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可是自己却沦为了阶下囚。

卑鄙的支那特工,连和自己徒手战斗的勇气都没有。

李唐不知道这个女特务的内心活动,尝试的问道:“千夏?”

女人听到称呼,眼中诧异的看了李唐一眼。挣扎着扬了扬头发,让自己的视线更清晰。

“俺不是什么千夏,俺是东山省人,来金陵走亲戚。”

女子终于开口了,还是一口流利的东山省话,口音浓郁。

李唐笑笑,伪装的不错,演技也很好。

心想你继续装,知道走亲戚的女人会袭击行动队的特工?骗鬼呢。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千夏是个人名呢?一个人对不感兴趣或者不熟悉的东西是不会轻易发表看法的。正常的人会问千夏是什么,是什么人。”

“显然你知道千夏是个人名,而且就是你的名字,你确定,才辩解,才狡辩,难道不是吗?”

千夏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芒,浑浊的眸子变得灵动起来。

这是一个高手,她千夏惠子要用心对待。

看着眼前的女人卸下一丝伪装,李唐再次说道:“其实要证明你是日本人很容易,除非你不是出生或者长在在日本国内。”

“日本是个岛国,多雨水,所以日本人喜欢穿木屐,可是穿多了脚指就会变形。。。。。。”

“我想千夏小姐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吧?”

千夏惠子看着这个侃侃而谈的华夏人,眼神中闪过奇异、惊讶。这个男子比她见过的很多人渊博,估计这就是华夏受过教育的精英人士了吧,难怪此人造成那么多帝国锐士损失。

这个人果然可以做自己的对手。

想到这里,千夏惠子眼神微亮,神色恭敬的说道:“千夏惠子,请李唐君多多指教。”

这句话,千夏惠子说了两次。

第一次用日语。

第二次用汉语。

这下不光李唐听懂了,审讯室中的马德元还有三名手下都听懂了。

马德元瞪了一眼几个一脸好奇的手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李唐微微一笑,日语嘛,老子还是懂几句的,那还是上大学通过动画片学习的,不过就那么几句,此时此地却不合适。(点娘也不允许)

面对千夏惠子释放的敬意,李唐笑笑,对马德元说道:“马队长,松绑吧,带上手铐脚镣可以了。”

说完还看了一眼微笑的千夏惠子说道:“惠子小姐不会在身上藏了什么凶器吧,那可就有些大煞风景了。”

听到李唐这么说,马德元立刻瞪着一名肥胖的手下,“站着干什么,还不去搜搜?”

胖子王德柱闻言立刻一脸淫笑的上前,上下摸索。

李唐皱着眉头却没有说话,他可真不是这个意思。

王德柱一开始还以为是让自己“调戏”下这个日本娘们,让自己体验一回异域他国风情,给华夏爷们涨涨志气。

可是当手指从头发上略过的时候,王德柱怪叫了一声,随即仔细端详摸索,片刻拿出一跟银针。

银针针孔上系着一根黑色的长发。

王德柱握着银针的手颤抖了一下,脸色变换,将银针交给马德元。

马德元此刻脸色涨红,尴尬的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捉鹰的被鹰啄了眼。。。。

李唐只是试试,却没有想到这个日本娘们却真的藏了一手。

心下微惊,这要是乘着自己不注意,给自己来上那么一针。

万一针上有毒,自己这条小命可就一命呜呼了。

李唐突然觉得自己给这个日本娘们松绑的建议有些鲁莽,果然装13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李唐觉得自己还是距离这个女人远一点的好,总不至于她会蛤蟆功,舌下飞出一块刀片吧,娘胎开始练习也不行吧?

李唐脸色变幻,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掩饰自己的尴尬。

气氛沉默着。。。

千夏惠子自然不会自己招供,李唐绞尽脑汁,突然想起一段看过的电影,笑道:“以惠子小姐的身手和身份,估计不是无名之辈,不知出自特高课还是梅机关呢?”

千夏惠子听到李唐说特高课时还淡定,可是说到梅机关,突然脸色骇然巨变。

梅机关只是义父和几个友人私下的称呼,目前只是为政府和参谋部提供一些情报,执行某些暗杀任务,还没有走上台前,这个华夏人是怎么知道的?

内奸?鼹鼠?莫非。。。。。。

想到这里,千夏惠子浑身一颤,虽然不相信,但这么离奇的事情怎么解释呢?

注意到千夏惠子的神色,李唐目光一亮,还真是梅机关的?

李唐立刻趁热打铁说道:“看吧,惠子小姐,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想惠子小姐是聪明人,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得到我想要的,我也会告诉惠子小姐想知道的。”

果然,千夏惠子眉头紧缩,思索片刻说道:“李唐君此话当真?”

李唐心底暗喜,面上装作沉思、纠结,片刻说道:“当真,但是我只能告诉这个人的代号。。。”

李唐心想,演戏谁不会,没有这个人,老子今天也要创造一个。

不想一旁的马德元惊异的转头盯着李唐,内心我艹一句,这李唐原来在日间谍高层有卧底,我就说这家伙也不是三头六臂,怎么能够破获那么多日本间谍呢。。。

心里大喊:李唐兄弟,不划算啊,不再考虑考虑?唉,李唐愚蠢啊!

表面上,马德元一本正经,其实他也想知道这个人到死是谁。

要是能够被自己掌握,这可是一颗摇钱树啊。。。。

李唐要是知道马德元内心的想法,一定说一声:我顶你个肺啊,这你也信。

PS:求月票—-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