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杨三金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3077字
  • 2022-03-27 10:51:09

沪上。

一位穿着一身黑色长风衣的年轻女子走进一家裁缝店。

伙计机警的出去观察片刻,进门说到:“没有尾巴,老张在后面。”

女子点了点头,拿着坤包转身进了内屋。

屋内坐着一位穿着棉服的长者。

看到女子进来,从怀中掏出一叠钞票,说道:“这是你的活动经费。”

随即将桌上一张反扣着的照片递给女子,“这是此次的目标。”

女子拿过照片看了一眼,说了句:“记住了。”

老者不以为意的笑笑,拿出打火机,瞬间照片化为灰烬。

女子拿起钞票,装入坤包,转身离去。

棉服长着看着女子离去,继续坐在椅子上,布满皱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片刻伙计再次进来,躬身问道:“大。。。先生,千夏能完成任务吗?”

老人似笑非笑的一眼面前的伙计,手中把玩这一只自制的卷烟。

片刻老人起身,走到伙计身边,眼中精光四射,低声呵斥:“记住,你现在的身份是吴小卫,我也不是的先生,我是这里的掌柜,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在听到任何关于不符合你身份的话语,懂吗?”

老人压着嗓子说话,声音虽小,但是语气却越来越严厉。

伙计吴小卫抬头看见老人骇人的眼光,身子一颤,立刻说道:“是。”

老者哼了一声,转身出门。

十月底的沪上越发冷了,寒风刺骨。

老者穿着棉衣,双手拢在袖中,蜷缩着身子,逐渐消失在接头。

金陵。

特务处不远处的饭店二楼,几人正在吃午饭。因为打了招呼,没人敢上来。

诺大的二楼,吃饭的只有这几人。

一个消瘦的男子,眼珠转动,将盘中仅剩的一个鸡腿快速的递到旁边主位的男子碗中,环视了一眼旁边几个狼吞虎咽的男子,斥责道:“都是饿死鬼投胎的?没出过饭?眼睛瞎了?没看到组长都没有吃吗?”

几人听到这话,手中的筷子停顿了一下,继续狼吞虎咽。

一人嘟囔着嘴巴,含糊不清的说道:“组长,我真的两天都没有吃饭了。。。。薪水什么时候还给我。。。”

话还没有说完,主位的男子愤怒的将筷子扔了过来,骂到:“张志学,我平日里对你不薄吧,用你点薪水这么了?我说过不还吗?嗯?”

筷子打在头上,张志学额头红肿,却是敢怒不敢言,唯唯诺诺的起身离去。

这让主位的男子更加火大,一拳将面前盛着满满米饭的大腕砸落在地,呵斥道:“吃吃吃,你们就知道吃,都给滚。。。快滚。。”

几人连忙起身,慌张逃离。

一人走到半途,竟然折身回来,端起饭碗,又快速逃离。

这让刚刚发火的男子怒火交加,站起来,一脚将凳子踹翻在地,骂道:“都要一帮白眼狼,狗娘养的。”

男子的举动自然引起了饭店的注意,一个伙计从楼下上来,探头看来一眼,又将头缩回去,快速离开。

嘴里念叨着:“这帮狗东西,吃拿卡要,吃饭不给钱,还要砸东西。”

手下的人都离开,桌上就剩下二人。

消瘦的男子拿出一跟香烟,讨好的上前递上香烟,说道:“组长,消消气,至于吗?下次手气好,赢回来就是了。”

“至于这几人的薪水,嘿,依我看,这几个家伙也就是嘴上抱怨下,他们真敢将事情闹大吗?谁不知道您和向科长的关系。”

一个烟抽完,男子似乎心情好了些,皱着眉头消瘦男子:“来全,你这边有什么办法吗?钱再还不上,我怕党务调查处那几人真的对我动手。”

沈来全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得意,故作叹气的说道:“三金兄,哎。。。这个。。。这个。。。”

杨三金看沈来全如此模样,就知道对方有办法。急切的说道:“沈来全,都什么时候了,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那,组长,我可就说了,先说好,您可不要生气。”

“放心,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对自家兄弟。。”这话说得杨三金有些不自信,只好打住。

沈来全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不过被其掩饰的很好,抬头的瞬间,还假装观察四周,然后凑在杨三金耳边一阵耳语。

沈来全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杨三金惊慌失措的将其一把推开,手忙脚乱的摸向自己腰间的手枪。

杨三金眼神惊惧,喊道“你是日本特务?”

突然摸枪的手停了下来,枪呢?这瞬间杨三金只觉得腿脚发麻,额头冷汗直冒。

他娘的,天天喊着抓鬼子特务,没有想到竟然潜伏在自己身边,这事传出去不死也要脱身皮。

沈来全此时“嘿嘿”一笑,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曲意讨好,从环中掏出一把黑色手枪,笑道:“三金兄,你是在找这个吗?”

随即拿着手枪在手中转了两圈,将手枪“啪”的一声放在桌上。

再次笑道:”三金兄,话不说说那么难听吗?什么特务?特务不过是种职业称呼,你是,我也是,不是吗?”

杨三金对这话充耳未闻,立刻警惕的上前将手枪拿在手中,立刻指着沈来全斥责道:“废话少说,说,你到底是不是日本特务?”

沈来全轻蔑的一笑,一定也不慌张,反而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仰视着警惕、狐疑的杨三金。

“三金兄,你说是,我就是,你说不是,我自然不是。不过,如果我是,那你肯定也是。”

“不过,我还是权三金兄,说话小声点,用你们华夏话说,法不传六耳,隔墙有耳啊!”

杨三金被这段绕口令一般的话语弄得有些迷糊,再听此人亲口承认身份,握着枪的手颤了一下,急切问道:“你是我也是,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即便你将我和党务处私下联系赌博的事情说出去,我也不怕。是,以前我是怕事情闹大了,家法处置,可是现在有了你这个投名状,家法免了不说,说不定还可以立功。”

因为特务处和党务调查处你死我活,上面大佬文斗,底下小弟武斗。

长年累月下来,矛盾重重。因此戴春风制定的家法中就有不得私下和党务调查处的人接触,违反者军法从事。

杨三金以为面前此人想以此时作为要挟逼迫自己就范,哼了一声,想多了。只要擒下此人,在挖掘出其人的上级,自己说不定就可以立功受奖,到时候那个李唐还不是由自己拿捏?甭看他现在爬到自己上面,哼哼,到时候有办法收拾他。

想到这里,此前的烦躁和郁闷一扫而空。

沈来全不知道杨三金如何想法,不置可否的笑笑,反而蹲下来开始捡杨三金刚才弄饭的瓷碗和米饭。

沈来全这一蹲下,杨三金立马警惕的喊道:“你干什么?”

不过看到此人接下里的举动又有些不解?只要自己扣动扳机,这个日特即刻命丧黄泉,此刻还有心情捡这些?

沈来全一边捡着米饭,一边轻声细语的说道:“三金兄,稍安勿躁,好好想象,我刚才说过的话。”

你特么刚才说什么了?杨三金握枪的手紧了紧,眼中闪过疑惑、思索。

“我是你就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沈来全,你一个间谍还想拉我下水不成,痴心妄想。”

面对杨三金斩钉截铁的话,沈来全端着破碗中捡起来的米饭,缓缓起身,仿佛漫不经心的说道:“用不用我给杨兄提示一下?”

说完将米饭放在桌上,轻蔑的笑道:“看来杨兄不是聪明人啊,那我就提示你一下?照片,我想杨兄不会忘记吧。”

“照片”这连个字落在杨三金耳中,如晴空霹雳。

几天前沈来全找到自己说要一张李唐的照片,杨三金虽然疑惑,但还是想办法找了一张。

特务处有严格档案管理制度,杨三金自然不会去档案室。最后想到李唐的掩护身份是警察局的,所有找关系终于拿到了档案上的照片。自己和李唐二人不对付,本来不行理这件事,但是沈来全说李唐欺负了自己表妹,想法找人收拾一顿,这事杨三金自然乐意,想不到。。。。

当时杨三金还暗暗好奇和鄙视,想不到你李大呆子表面上浓眉大眼,一本正金,暗地里却做下如此勾当。为此杨三金还暗自得意,一位抓住了李唐的把柄。。。。

想到这里,杨三金怒火冲天,咬牙裂齿的说道:“信不信我立刻毙了你,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你死了谁能证明我给了你照片。”

却不想沈来全丝毫不惧怕,反而抱着双手,一脸戏谑的说道:“据我所知哪位李唐公干已经回来了吧,当然这话是听您说的,哈哈。杨兄你是这位李组长,年纪轻轻的少校,特务处的后起之秀突然死了呢?”说完手做枪状,嘴里还打出“砰”的声音。

杨三金冷汗直流,以前他比谁都盼望李唐死,但是现在。。。。一旦李唐被刺杀,一旦调查发现是自己提供的照片。。。

想到这些后果,杨三金目露凶光,眼前的这人不能留了,杀了此人,一切的秘密都将掩埋。

但是杨三斤真的能如愿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