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花泽之死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270字
  • 2022-03-26 16:49:35

汽车飞速行使在马路上,几人情绪高涨。

可此时却不是高兴庆祝的时候。

两辆轿车开出一公里后,迅速驶入一处大院。

片刻又有两辆轿车开出,车上却没有悬挂任何标注。

一直回到淞沪别动队的驻地,李唐紧张的心在放松下来。

戴春风听闻大功告成,竟然亲自下楼迎接。

平日里不苟言笑,看不出喜怒的脸上,此刻笑容满面,紧紧握着李唐的手,摇了又摇。

他没有想到本着试一试的想法,竟然马到功成,自己这个小老乡给自己的惊喜实在太大了。

刚才致电金陵,老头子得知此事也连说了三个好。此次前后所得411万,除了200万送往金陵外,其余200万用于别动队军资,剩下的11万,戴春风做主奖励有功人员。

李唐自己得了一万,至于其余人多少不得而知。

办公室中,戴春风此时还兴致勃勃,听取几人的行动汇报。

此次扮演酒井少佐的是目前潜伏在沪上同文书院的何虎。

此人父亲早年留学日本,母亲是日本渔夫的后代,早年崇敬爱慕其父革命热情,结为伴侣。所以说的一口流利地道的日语,熟悉日本人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

那位扮做“狗翻译“,花泽副总裁眼中”汉奸“的自然是李唐。

除了何虎,李唐之外,闻浩等人也从旁协助,从昨晚的策划到实施,不知有多少人从中协助,暗中帮忙。

这时就听何虎激动的说道:“处长,此次多亏了李长官,您不知道,那个花泽当时犹豫,我都动了杀人的心思。。。。”

“。。。。。。”

此刻回到自己家里,众人放松之余,交流起来自然滔滔不绝。

戴春风也难道的在一旁“赔笑”。

不过受了这么多夸奖,李唐也要表态,于是起身说道:“此次能够马到成功,有运气使然的成分,更多的是兄弟们的齐心协力和配合。我就提出一个想法,多靠了闻处长和处座计划筹谋,处座运筹帷幄,兄弟们齐心协力侥幸如愿。。。。”

对于李唐的表态,戴春风很满意,不贪功,知进退,不亏是自己的好学生,嗯,这厮好像不是自己的好学生,不是好学生也是好老乡嘛。

“诚言啊,你不要谦虚,此事你确实事功臣,说吧,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立功受奖?升官发财?

李唐还真的满意想过这些,只是不甘心而已,不甘心狡猾的毒蛇溜之大吉。

“嘿嘿,处座,我还真没想过这些,您要是真要奖励我什么,就放我一天假,让我好好睡一觉吧。”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众人大笑。

戴春风没有笑,反而表情有些沉重严肃,他自然知道这段时间的辛苦和煎熬。

但是,就听戴春风说道:“从今天起,淞沪别动队开始转移,特务处所有人员从明化暗,潜伏蓄力,暗中出击。。。。”

然后指了指李唐说道:“你马上和我回金陵。”说完挥挥手让众人退下。

办公室中只剩下李唐和戴春风。

沉默了片刻,李唐还是忍不住问道:“处座,是要放弃沪上了吗?”

戴春风面色凝重,说道:“统帅部已经做出决定,伤亡太大了,如今只有保存实力,以期来日决一死战。”

“但是我等抗战之决心从未动摇过,军队可以撤退,但是我特务处的全部要留下,和敌人暗中展开斗争。。。。”

李唐虽然知道结果,但是深处在这个时代,还是感觉悲哀和悲伤。国家积贫积弱,没有工业,没有科技。。。

战略防御、防守,战略僵持,战略反攻。

未来的路艰辛且漫长,但是这个多灾多难的名族最终还是取得了胜利。

正金银行。

忙了一上午的花泽摸了摸空瘪的肚子,皱着眉头放下钢笔,这工作量也太大了,要是自己和藤原一样,拥有一位秘书就好了。

想到秘书,华泽又想起了惠子妙曼的身姿。藤原这老家伙今天没有来,惠子也消失了,看来这对狗男女肯定早就苟且在一起了。就是不知道藤原家哪位夫人知道了会如何呢。

想到这里,花泽暗暗得意,出了办公室去吃饭。

今天背着藤原做了这么大一件事情,而且靠上了中村阁下这棵大树,花泽决定犒赏一下自己。

嗯,听说附近开了一家家乡的寿司店,今天倒是可以去尝尝。

进了寿司店,华泽刚坐下,就看见包房外间走过一人。

熟人,正是早上遇见的酒井少佐。

酒井少佐在这里干什么呢?心里自问了一句,然后傻傻的笑了,肯定是来吃饭呗。不知道酒井少佐的交际圈又是些什么人呢?想到这里花泽有些羡慕。

花泽发现“酒井”的时候,何虎也发现了花泽。

今天办完事情,他自然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目前他明面的身份是同文学院的雇员,暗中却是打入了日海军俱乐部,窃取情报。

今天刚好请几位低级军官吃饭,不想却遇到了花泽这家伙,看其热切的眼神,万一一会上来打招呼,被更多的人知道两人的关系,势必要揭穿自己的身份,一个暴露身份的情报人员,距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何虎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吧台位置,对着店员招呼一声,拿起电话,拨出号码。

电话接通,何虎用日语叽叽咕咕几句,随即用中文低声说了一句:“寿司店3号包房,花泽。”

吧台的女职员听着听着何虎对妻子关切的问候,暗暗羡慕,真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君子啊,要是自己也有这么一位温柔体贴的如意郎君就好了。

电话打完,何虎继续回去吃饭。

十分钟过后,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进寿司店,乘着店员忙碌,悄声步入三号包房。

正在大快朵颐的花泽对这个突然闯入的男子非常不满。

太无礼了,不知道敲门吗?

花泽一边咀嚼嘴里的食物,一边起身想要怒斥这个冒失的家伙。

就见那人在关门的瞬间突然几个健步冲了上来。

左手微微弯曲,捂在花泽的大嘴上,右腿对着华泽右退一摆,华泽失去重心,倒在地上。

花泽惊恐的瞪大眼睛,呜呜呜叫着,却怎么也喊不出声。

男子轻蔑一笑,右手的尖刀利落的扎入花泽的心脏。

白刀进,红刀出,反反复复。

花泽的眼神逐渐涣散,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素未谋面的男子竟然会对自己下杀手,莫非是副总裁山田大卫诬陷自己贪污不成,如今竟然雇凶杀人,谋夺自己的位置?你你你也太狠了吧。。。。

正金银行的副总裁山田大卫想不到自己背了一口大锅。

男子看着”死翘翘“的目标,微笑着擦拭完刀,出门,关门,朗长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