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汇报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450字
  • 2022-03-11 15:14:08

李唐说的老地方指的是特务处情报科经常聚餐的一家中餐馆。

这里的老板和科长好像是远房亲戚,饭菜味道也正宗,所以特务处情报科的人经常在这里聚餐,老板也懂规矩,专门把二楼的几个包间留着,从来不对外开放。

李唐到的时候,猴子和其他三人都已经到了,几人在包厢里面喝茶,谈论着最近发生的一些大事。

看到李唐,几人纷纷起来,喊了一声:组长。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情报科正副八个组长,每组加上组长一共十人,猴子四人算是李唐的直属属下了。

李唐站在包厢门口环顾一圈四周,猴子懂心领神会,走近两步低声说道:“头儿,已经检查过了,这个点过了饭点,左右两边包房都没有人,放心吧。”

李唐满意的点点头,目光落在几名手下身上。

猴子自不用说,和自己一样,也在警察局,掩护身份是警察分局的巡警。

王启年,24岁,掩护省份是电力局的工程师,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短发,面色白皙,头大脸胖,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这是一个有城府的人,这是李唐看到此人的第一感觉。

马航,掩护省份是电话局技术员,26岁,体态消瘦,沉默寡言。

王自力,24岁,掩护身份是金陵晚报的记者,皮肤白皙,穿着灰白色的背带裤,戴着一顶灰色鸭舌帽,一身学生书卷气息。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这次的对手非同小可,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来,考虑到目标的身份和地位,我们无法直接接触,所以我准备从目标身边人入手。”

说着,李唐从怀里拿出两份资料,放在桌上,让大家传阅。

王莲花,女,21岁,目标家中仆人。

黄有才,男,38岁,目标专职司机。

这两份资料是李唐今天从警察局调阅出来的,不过资料有限,除了照片,姓名年龄户籍住处,没有其他多余的介绍。

“资料有限,好在有这两个人的照片,不过照片是几年前的,所以你们要仔细辨认,现在我命令。”

听到李唐命令,四人立即起身立正。

“猴子和王自力一组,目标黄有才。老马和启年一组,目标王莲花。”

“是。”

“记住,我要知道目标每天几点出门,干了什么,吃了什么,见了什么人,全部拍照记录,记住了,宁肯跟丢了,也不能暴露身份,切忌打草惊蛇。”

“都给我想好了,你们用什么样的身份跟踪目标,你的衣着打扮,行为习惯都要符合你扮演的身份,不要目标没有发现,先暴露了自己。”

“是。”

分配完任务,几人分头离去,李唐下楼叫了黄包车返回特务处总部,面见向科长。

情报科科长向林,今年39岁,从力行社时期就追随处座,是处座心腹之一。

此人平时将科里的事物悉数交给副科长齐元打理,自己不是喝茶看报,就是鉴赏古玩字画。

可这几年下来,科里面的大权依旧掌握在此人手中,城府极深,深谙权术。

李唐敲门报告,得到应允,进去就看到科长向林和副科长齐元二人都在,旁边还有情报二组的组长罗浩。

此刻向林端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中把玩着一把精巧的紫砂壶,脸上红光满面,嘴上啧啧称奇,显然满意之极。

旁边罗浩乖巧的站在一边,满脸的讨好。

向林斜睨了一眼李唐,继续把玩紫砂壶,嘴里慢气吞声的说道:“罗组长,这把紫砂壶,什么价格淘来的,不知可否割爱啊。”

罗浩闻言立刻献媚笑道:“看科长您说的,好东西只有在懂行的人手里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科长您喜欢,就留下来慢慢鉴赏。”

“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齐元啊,你也看看,这可是明代的紫砂壶,孤品啊,实在难得啊。”

齐元小心翼翼的接过紫砂壶,仔细端详,口中发出“啧啧”的称赞声,仿佛遇见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齐元鉴赏完,紫砂壶再次回到向林手中,此人沉默了片刻,才说道:“罗浩,上次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你自己处理好首尾。”

“记住了,集体的东西永远是集体的,可不能进了个人腰包,抛开律法,我们特务处还有家法,大家可要上点心啊。”说着玩味地看了一眼齐元和李唐。

此情此景,李唐瞬间想起一个词“雅贿”,可是向林在李唐和齐元都在的情况下,敢明目张胆的收礼,说明此人极其自信,笃定两人不敢说出去。

而最后的那句话,可不是单单说给罗浩听的,这是在赤果果的敲打自己和齐元啊。

李唐虽然年轻,但后世也干了几年科长,不说深谙官场之道,也多少知道一些门道,心里不禁莞尔一笑。

看着罗浩心满意足的离去,李唐才说出此番前来的目的。

向林继续把玩着紫砂壶,仿佛爱不释手。

齐元皱眉看着李唐,说道:“李唐,说说吧,你有什么想法。”

“两位科长,我是这样想的,黄俊目标太大,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好下手,不过我查到此人有个儿子叫黄文,在外交部门供职,或许可以从此人身上入手。”

齐元听了这话不置可否,看了一眼向林。

向林“哈哈”一笑,指着齐元:“老齐啊,你说我们是不是老了,哎,这以后啊就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齐元皱眉看着李唐,冷哼道:“你能想到的事情,别人早就想到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对了,杨鑫呢?”

杨鑫杨三金就是情报科一组的组长,向林的表弟。

李唐知道这话不是问自己杨三金人哪里去了,而是敲打自己为什么不报告杨三金,毕竟杨三金才是自己的直属上级。

李唐心中一凛,却没有说话。

向林开口:“好了,老齐,不要过于苛责,毕竟是年轻人,我们谁不是这样过来的,都为了公事嘛,哈哈。”

向林说完,齐元喝口茶水,才嘱咐李唐:“去吧,忙你自己的事情,外交部门那边,我们已经撒下了诱饵,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你先从目标的外围入手吧,记住有情况及时汇报。”

“汇报”这两个字齐元说的很重,李唐也领悟了对方的意思。

杨三金是个关系户不假,哪怕再草包,也是科长向林的关系,只要向林在情报科科长位置上一天,那么李唐这个情报组副组长立了功劳都要分给杨三金一份。

一个萝卜一个坑。总而言之,错误都是你的,功劳全是长官的。

出了办公室,李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些老家伙,当然了,都是枪林弹雨,宦海沉浮走出来的,不能盲目自信,小看任何人一个人,这也让李唐更加小心谨慎起来。

微风吹过,带走些许热气,一阵清爽。

李唐刚点燃香烟,思索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就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就见副科长齐元背着双手,踱步走了过来。

李唐连忙递出香烟,齐元却摆摆手:“不抽了,做我们情报工作的,能不抽就少抽。”

“是。”李唐恭敬回答。

齐元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拍了拍李唐的肩膀转头离去,留下一句:“年轻人,凡事不能急于求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