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灭鼠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4555字
  • 2022-03-26 03:54:23

第三次会面,狡猾的“毒蛇”将见面地点定在虹口的一家茶馆。

而闻浩在承诺交出第二题答案之余,也提出200万元法币的要求。

一开口就索要200万元,可谓狮子大开口。

不过南木并没有拒绝,反而欣然同意。

这番举动落在闻浩眼中,却有些狐疑。

因为日本人向来小气,而结合南木此人在华北的所作所为,料定这200万元没有那么容易到手,于是让其当场签署了承诺书。

南木暗中发笑,却还是装作冤大头的样子,签字画押。

在他看来,承诺有什么用,只要用最小的代价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逃之夭夭,你能耐我如何?

果然,第四次会面,200万元未能如愿兑现,双方讨价还价,最终达成四个问题总价值400万元的交易。

第五次会面,闻浩如约交出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却只拿到40万元的酬劳,算作定金。剩下的360万,南木只愿意开支票,而且是日本正金银行的支票,只能在支票所在银行兑现,而且要在交出剩下的三个问题之后,才能在银行兑现。

虽然支票在手,但是狡猾的南木岂能没有计划?

果然,当特务处人员拿着支票前去兑现时,遭到拒绝,正金银行的经理提出,此支票为专项资金,必须宪兵司令部出面才行。

虽然这一切早在意料之中,但是事情如此棘手,还是让人有些力不从心。

戴春风再次为众人打气,在他看来如今40万到手,已是小胜,最大的考验就是剩下360万元支票的后续兑现。不仅仅要钱,还要命。

支票兑现的那一刻,他要让这个在华北溜之大吉的南木命丧沪上。

几天过后,第六次会面开始。

此次的会面地点却是在富德南路,是闻浩安排的地点。

胆大的南木如约而来,不过其人此次却似乎对剩下的三个问题不再感兴趣,反而要求李文凡(闻浩)作为内应,暗杀现今的财政部宋文,并且可以提前支付10万定金的报酬,事成之后更有不少于百万之数的酬谢。

这让闻浩吃惊之余,毫无办法,只能先假装应允,带着十万的支票离开。

闻浩回来立即将这件事情向戴春风汇报,戴春风也大吃一惊。

这位如今掌管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可谓国府第二人,却不想日本人胃口这么大。

几人为此事发愁的同时,李唐在想,南木为何对以前热衷的情报不再感兴趣,是其另有情报来源,还是说已经发现这是个骗局?

这一刻李唐想到了哪位首鼠两端的杨参谋长,如果是此人对南木说了什么,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于是立刻将这个猜测汇报戴春风。

疑心、警觉的戴春风也觉得事情到了该收网的时候了。

双方前前后后纠缠一个多月,刀光剑影暗中较量,也该有个结果了。

几人商议片刻,计划再次安排会面,就在这次会面上击杀南木老贼。

闻浩提出会面要求,南木也欣然应允。

见面地点定在了特务处驻沪上办公处的一处房屋内,此处办公地点,房租马上到期,而人员早就撤离,可见戴春风早就预想到了今日。

戴春风下令,布置了50多人,天罗地网铺下,只能南木前来,瓮中捉鳖。

可是到了第二日会面时间,南木却一直未见踪迹。从中午两点等到下午六点,此人仿佛人间消失了。

这让戴春风非常恼怒,眼看即将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剩下的360万一分钱未到手。

如今前前后后“骗”到手的也只有五十一万,一万还是白送的。

钱财没到手,反而让毒蛇溜之大吉,戴春风暗暗后悔,自己不应该贪图钱财,早就应该先将南木除掉。

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似乎就这样结束了。

但是李唐却在想是否能够挽回颓势呢?

李唐想到了一个人,在金陵被自己手下抓捕的齐山,据说此人的叔父乃是沪上日本宪兵司令部的司令,还兼职特高课课长。

是否可以在此人身上想想办法呢?

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让李唐有些焦灼。

没有想到办法,但让李唐就这样放弃,实在是不甘心。

怎么办?

绑架正金银行的经理?

不说绑架能否如愿,即使如愿,此人能决定360万的归属吗?

银行有着严格的管理制度,势必会电话问询日宪兵司令部。

怎么办呢?

十月下旬了,天气越来越冷。听着远处传来稀疏的枪炮声,李唐依靠在窗前,面色凝重。

闻浩从后面走过来,也沉默着没有说话,递给李唐一只香烟,猩红的烟心在暗夜中发出诡异的光芒!

办公楼里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在空旷的夜里显得那样刺耳。

电话,对,电话!

李唐突然想到,只要冒充宪兵司令部给银行打电话,然后再穿着宪兵队的衣服前去提款,说不定就可以将钱款提出来。

但问题是狡猾的南木是否已经通过宪兵司令部废除了支票呢?

这个可能有,但是不试一试李唐又不甘心。

因为在这个年代,拨打电话都是通过总局,总局的电话接线员通过交换机帮你接通,接线员会详细记录来电号码,通话时间,因为这涉及到收费问题,但是你打往哪里,打给谁没人会去特意关心。

自己这边冒充宪兵司令部拨打电话,接线员不会关心号码是不是宪兵司令部的。

但是正金银行要回电话验证,接线员自然会从花名册上找宪兵司令部的电话。

这个时候怎么办呢?只能切断电话线了。

可是这其中也有很多风险,万一银行方面认识宪兵司令部的人怎么办?

还有对方回电话不通,不同意支票兑现如何解决?

在见识了戴春风运筹帷幄的手段之后,李唐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漏洞重重。

不过一人智短,众人智长。

李唐立刻将自己的计划告知闻浩。

闻浩听了也暗暗称奇。

于是二人再次找到戴春风。

此刻戴春风坐在办公室里有些焦头烂额,如今身兼数职,手下的人也越来越多,要是这次400万全部到手,就可以解决燃眉之急,却不想鸡飞蛋打。

只捞到50万元,还不够特务处一年的开支,更不要说如今沪上别动队的一万多人。

老头子许诺的是每年50万的活动经费,但是拨款下来30万都不到。戴春风知道除了二陈从中作梗之外,国家确实困难。

这个时候李唐的计划让他又重新看到了希望。但是又觉得有些渺茫。

三人各抒己见,各种问题抛出又否定,来来回回,总算制定出一个计划。

灭鼠计划。

捕蛇不成,就只能灭鼠了……

第二日。

早上八点半,花泽德卫就早早的来到办公室,这几天银行总裁去宪兵司令部开会,他这个副总裁忙的焦头烂额不说,另外一名副总裁山田大卫却联合几名监事、理事和几名审议委员找茬,说自己贪污,真是愚蠢的家伙。

家世显赫就可以随便欺负人?

花泽德卫对此人很不屑,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竟然想取代自己,哼。

不过想到总裁的暧昧态度,花泽德卫又有些恼火。这个老东西,眼看就要退休回国,如今却还想着步入政坛,痴心妄想。

就在花泽德卫胡思乱想的时候,总裁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

因为自己值班,需要用到印鉴等东西,所以总裁特意留了钥匙给自己,这个时候电话响起,要不要接呢?

花泽德卫犹豫着,过了一会,电话再次响起,本就心烦气躁的花泽德卫有些恼怒,骂骂咧咧的开门,拿起电话。

“藤原正隆呢?”

电话接通,就传来如此无礼的声音,还直呼总裁大名,说声藤原君你会死吗?

花泽德卫更加生气了,不过不知道电话那端是什么人,只好说道:“藤原君去宪兵司令部开会了,你有事晚点再找他,或者可以去他家里拜访。”

花泽德卫也留了个心眼,如果对面的人连总裁家在哪里都不知道,估计也是职位低下之人,自己就不必客气,也无需理会。

却不想对面沉默几秒,立刻斥责:“八嘎,今天的会议已经取消,藤原这家伙不回来上班,去了哪里,耽误了中村司令官的大事,军法从事!”

花泽德卫上一秒还想斥责对面人粗鄙,下一秒立刻恭敬起来。

中村哲次郎司令官他当然知道,听说此人凶残无比,常常以杀人为乐,他可不想落在此人手里,虽不至于被杀,但是断送掉自己的前程,不过是别人一句话的问题。

这会儿他已经没时间去想总裁藤原君到底去了哪里,只要自己替中村司令官办好了事情,搭上这个靠山,不说藤原,就算是山田大卫这厮估计也不敢再难为自己。

“嗨,我是银行的副总裁花泽德卫,请问阁下可是宪兵司令部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可以替中村阁下效力。”

“原来是花泽君,你好。”

这声花泽君听的花泽德卫心花路放,因为日本等级森严,只有称呼比自己地位高的人才用君,如果平级或者上级这样称呼你,那不是有求于你,就是对你赞赏有加,让你替他卖命。

宪兵司令部的人自然不会有事求自己,那只能说明人家懂礼仪,刚才真是错怪别人了,还骂别人粗鄙,罪过罪过啊!

“花泽君,你好,我是酒井太郎,宪兵司令部少佐,奉中村司令官阁下命令,一会去银行办事,既然藤原不在,那么此事就交给你处理,记住了,此事关乎帝国在沪上战事和未来命运格局,一定要严格保密。”

“嗨。”

花泽德卫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参与关乎帝国命运的大事,看来自己这是天降大任啊。

这个时候花泽德卫有些感激藤原总裁没有及时回来上班,不然这样的好事怎么会落在自己身上呢?

哼哼,藤原这老家伙肯定是去找惠子小姐了,就是不知道惠子小姐如花似玉,怎么会喜欢一个糟老头子。

这个时候花泽德卫挺了挺腰,觉得自己哪里都比藤原强。哼哼,等到自己此次完成中村司令长官交待的事情,总裁位置还不是手到擒来。

此刻,花泽竟然想起自己那位华夏同学说话的一句话,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虽然不解后半句话的意思,但是花泽觉得这话说的就是自己啊。

华夏文化真是博大精深,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多学习才是。

为了表示重视,谦恭。花泽德卫挂断电话检查了自己的仪容仪表,立刻下楼在银行门口等待。

大约十分钟左右,突然看见两辆悬挂帝国国旗的黑色轿车从转角驶来。

花泽德卫连忙走下台阶迎接。

车停。

就见副驾驶上下来一个少尉模样的年轻军官,此人穿的有些不伦不类,此刻下车小步跑动,替后座的人打开车门,一脸的讨好。

“太君,请下车。”

这人说的是华夏语,因为有华夏的同学,所以花泽也懂几句。

看到此人殷勤讨好地模样,花泽有些反感,自己的同学虽然不愿意为帝国效力,但是心里他还是很佩服的。

这时轿车后座上下来一位少佐军官,花泽目光注视,心想此人一定就是和自己通话的酒井君了。

看年纪也不过30岁左右,竟然已经是少佐,看来此人深得中村阁下信赖啊。

两人见面,握手问好。

酒井似乎有些着急,拒绝了花泽去办公室喝茶的邀请。直接拿出一张支票,递了过来。

花泽看到上面360万的数字暗暗吃惊,数额如此巨大。

再看支票,确实是自己所在银行的,签字印章都符合。

虽然有心攀上中村司令官的高枝,可是金额如此巨大,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此刻花泽有些后悔接下这份差事。

按理说顾客持支票前来兑现,只要核对信息无误,银行必须立刻解决。

但是这么大的额度,非本人前来,必须电话验证或者有本人授信才行。

而且花泽依稀记得总裁特意交待过,有人持有360万的支票不得兑换。

这么大的业务一般都是总裁亲自出马,现在怎么办呢?

这时候就见刚才那位刻意讨好的华夏人上前,在酒井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花泽隐约听见说的是华夏语。

话语结束,就换来了酒井几声斥责。挥手凭退左右。

这时就听酒井问道:“花泽君,可有什么问题?”

“这……”

看到花泽在犹豫,酒井上前,目光如炬地盯着花泽眼睛:“花泽副总裁,我电话里面说的事情可还记得?今日宪兵司令部之所以取消会议就是要和华夏方面进行一场交易,获取最机密的情报,此事一旦成功,帝国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拿下沪上,然后就是金陵,我想花泽君肯定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不要说360万,就是3600万又如何?”

花泽没想到是这样的大事,虽然不关心军事,但是听到如此机密,甚至可以参与其中,还是让花泽有些振奋。

不过心里还有一丝疑惑,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不过此刻花泽很想解释,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流程的问题。

花泽犹豫着刚想开口,就见酒井有些不耐烦的将手放在腰间斜挎的咗刀上,立刻说道:“那。。。那好吧,请跟我来。”

随即几人在花泽的带领下,来到银行金库门口等待,花泽前去交接。

十几分钟后,酒井手下几人提着四个沉甸甸的皮革箱子出了银行的大门,坐上汽车,扬长而去。

留下银行门口因为酒井许诺而暗暗振奋的花泽德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