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会见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011字
  • 2022-03-25 20:45:32

沪上。

晚上七点半,闻浩和李唐驾驶一辆黑色道奇轿车,前往静安路100弄10号。

此处是和“毒蛇”约定的会面地点。

有杨参谋长暗中奔走,牵线搭桥,“毒蛇”对闻浩扮演的李文凡少将兴趣浓厚。

李文凡就是如今闻浩扮演的角色。

为了不让“毒蛇”怀疑,戴春风特意电告政府军委会,在在职职员名单上,加入李文凡少将高参的虚名,以免内奸去查询误事。

静安路100弄10号是一处住宅区,外面看不出什么特色,也没有看见监视的踪迹,但是李唐和闻浩还是小心翼翼。

到达。

门铃响过。

一位穿着和服的妙龄女子打开房门,直接问道:“是李先生吗?”

闻浩立刻答道:“是。”

为了此次会面,闻浩特意化妆,让自己显得更成熟老练,年级更大一些。

因为在日本,等级森严,对军衔严格控制,一般只有四十多,五十出头,才可以提拔晋升为将级军官。

李文凡这位30岁的少将显然不易取得信任。

此次出来李唐和闻浩,没有任何随从和暗中保护力量,两人也未带任何武器,为的就是打消“毒蛇”顾虑,显示诚意。

此次会面不在虹口,也不在公共租界,而是这里,显然通过杨参谋的介绍,“毒蛇”已经对李文凡初步信任。李唐记得戴春风得知见面地点时,面色变换,嘴里念叨:“杨这个人呀。。。”

接头暗号对答结束,妙龄女子笑着鞠躬说道:“二位,请进。”

二人进入房间,此处布置简单,就是简单的居家布置,显然是临时定的位置。

客厅沙发上的案几上摆着茶具,一个铜炉上,茶壶水气沸腾,却没有看见“毒蛇”南木的身影。

这个时候,另一房间中,南木放下手中的电话,微微点头。

然后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头发,走了出来。

“欢迎李桑和您的侄子到鄙人加重做客。”

侄子自然是李唐如今扮演的角色,既是亲属,也是随从。

南木今年47岁,看上去要年轻很多。

身材短小,穿着一身正气的西服,金边眼镜,脸上透着柔和的笑容,看上去就是一个学者老头。

此刻邀请李阳和闻浩坐下。

自己则在主位表演起了茶艺。

少顷,南木将两倍热气腾腾的茶水放到两人面前,笑道:“这是你们华夏的普洱,听说是名茶,不过今日我用日本茶道烹制,想必别有一番风味。”

听着此人别有意味的话语,李唐和闻浩对视一眼,也不说话。

第一次见面既是诚意,也是试探,谁也不愿意提前开口,打破平衡。

索性三人开始聊起了茶道。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茶水已经喝了两壶。

李唐和闻浩提出告辞,南木欣然应允。

再次寒暄几句,约定明日在日海军俱乐部再次单独见面。

李唐没想到自己才出场一回就要提前下线了,微微遗憾。

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以旁观者的姿态更容易看清双方的交手较量。

第二天,闻浩再次如约赴会。

两个小时后,闻浩回来,还带着一些文玩字画和礼物。

而且闻浩回来途中只是更换了汽车牌照,对礼品并没有仔细检查,就开车带着礼品直接回到了别动队的办公大楼,这让戴春风勃然大怒。

指着闻浩的鼻子,急切斥责:“蠢货,蠢材,毒蛇是什么人你不知道?万一里面是炸弹,你可想过后果?”

戴春风越说越急,声音都有些沙哑。

这还是李唐第一次看见戴春风发火,一通训斥,此刻双手还插在腰间,脸色铁青。

李唐赶快让驻地的技术人员检测,抛除字画,就是一个礼品盒子。

技术人员多方测试,检测,终于将盒子打开,里面却是几本日文书籍,书籍的下面赫然是钞票。

一万元法币。

不是炸弹,自然是一场虚惊!

但是戴春风当着这么多人毫不留情的斥责,让闻浩脸色铁青,恼怒至极。

但是戴春风虽然不愿认错,但此时正是用人之际,接下来的交锋还需要闻浩,于是立刻换了一副嘴脸。

亲切地拍了拍闻浩的肩膀,奉承道:“兄弟沉着冷静,确有大将风范。此事确实是我谨慎过头,不过为兄也是不得已,此地如此多的人,万一炸弹爆炸,必将玉石俱焚啊!”

“正所谓’过虑则愚,过敏则乱,不如此则怠,不认真则万事无成。全胜而败不如积小胜而大胜。剑及履及,步步以慎敌之心,则有备无患。反之,掉以轻心,事无不败之理。’”

这番话说完,戴春风立刻拉到闻浩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让人准备笔墨纸砚,顷刻间就将刚才的话语写下来,并且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这番操作下来,闻浩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接受了戴春风的“道歉”。

尴尬化解,闻浩也开始汇报此次事情的进展。

南木此次的目的主要有四个:

1,华夏统帅部抗战之决心如何。

2,对日作战兵力配备情况。

3,……….

4,……….

了解了“毒蛇”的此行目的,戴春风喜出望外,立刻向金陵汇报。

同时又制定出下次见面的计划。

在戴春风看来,此时鱼儿已经上钩,不妨假戏真做。

伪造一些无价值的情报解决对方的“燃眉之急”。

戴春风眼看“毒蛇”出手如此大方,自然眼热。

解决对方“燃眉之急”的同时,以出售情报的方式骗取一场可观的费用,充当军费,也可以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

可是面对南木这样的老狐狸,既要让鱼儿上钩,又不能随意脱钩,伪造的情报就不能有漏洞。

这让李唐犯难了。

好在戴春风拟定了大纲,李唐只要填充再加工就好。

情报拟定好,戴春风再次修改审定,又报金陵常委员长备案,事情才算结束。

而这一切的安排、操作,戴春风挥手间处理的条理分明,丝丝入扣,看的李唐心服口服。

学到了啊。

小李再次感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