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刘阿太(加更)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044字
  • 2022-03-29 18:18:29

金陵,王家巷子。

刘阿太今天很开心,和老婆胡兰儿帮助特务处成功逐步了日特间谍,被大方的赏了100元法币。

刨除他平日里吃拿卡要,或者“借”的钱货,这100元相当于他半年的薪水。

那位叫猴子的长官还表示,自己组长很欣赏他的才干,以后要重用云云,这让刘阿太很兴奋。

虽然不知道组长是什么职位的长官,但是面前的“猴长官”已经够威风凛凛了,还在猴子之上的长官那又是何等人物?

刘阿太依稀想起抓捕谢子荣是哪位雷厉风行的年轻人。

因为今天死是协助特务处公干,刘阿太狐假虎威的旷工了。

100元到手还没有焐热,就被胡兰儿收入囊中,这让刘阿太有些不开心。

虽然是自己老婆,但是刘阿太觉得这个每天幻想成为女明星的老婆有些不自量力,且蓄意夸大了自己在此事中的功劳,要不是自己临时征用自行车,要不是自己卖力追赶,就凭你一只破鞋就将人降服?

刘阿太嗤之以鼻,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彪悍的老婆实在是有些粗俗了。。。。。。

刚进巷子,刘阿太久遇见了再外面渡着步子散步的刘老太。

不过今天的刘老太未免有些太热情了。

看到刘阿太出现,立刻热情的招呼:“阿太回来了?吃饭了没有?要是没有吃,可以到婶婶家里吃顿便饭,你阿叔今天刚好钓了一位大鲤鱼。”

看着面前这个笑眯眯,满脸热情的刘老太,刘阿太立刻警惕起来。

在他的印象中,这个老太婆是典型的精明上头,平时对自己爱答不理,今日这么热情,莫非。。。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刘婶,您老人家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嗨,你这小子,还刘婶,叫声婶子折你寿啊,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当时还尿了我一身,那味道,你记得吧?”

刘阿太无语,这事我哪里记得,打个哈哈,急忙说道:“婶啊,我先回家了,有事您上家里找我。”

刘老太这么会这么容易摆脱?看见刘阿太就要溜走,立刻窜过来,一把拉住刘阿太,说道:“阿太啊,最近我马上就六十大寿了,有件事。。。”

刘老太这么快的速度窜过来,下了刘阿太一跳,想说句“您老人家属兔子的吗?”

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不合适,于是改口说道:“行,您老人家六十大寿,晚辈自然帮着张罗,找时候一定奉上礼物。”

原来是这事?你早说不就好了,用的着这么吓人?如今财大气粗的刘阿太自然不会将所谓的礼物放在心上。

看到刘阿太误会了,刘老太眼珠一转,继续说道:“阿太啊,你估计误会老身了,我一个长辈这么会惦记你的礼物,还出口讨要呢?”

听着这话,刘阿太不由得撇嘴,这种事您老人家还干的少吗?

心里想着,嘴上接续问道:“婶啊,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我真有事呢。”看到刘老太狐疑的眼神,加重语气强调:“急事。”能不急吗?到手的100元飞了,他还真怕自己那个粗俗的婆娘去买那些不着边际的戏服唱本,然后回来折腾。

看刘阿太一本正经的样子,刘老太也是直接,甩开手,横眉说道:“阿太,那我就直说了,今天胡兰儿回来可是炫耀,她发了大财,说是又几百元,婶子也不管你们做了什么,婶子60了,眼看没有几年光景了,就想着给自己打一对金耳环,以后死了,也好陪伴我,我今天去老赵铺子里问过了,加上手工费也就30元上下,婶子也不要贵的,打个中看的就行,怎么样?”

一对,金色,也就30元?

你刘婶的胃口也太大了吧?

还有这个该死的胡兰儿,到手的100元自己没有焐热也就算了,还在外边炫耀,炫耀也就罢了,自己好歹是个巡警,也不怕一般小偷小摸的惦记,但是你明明只有100元,却给别人说几百,这个女人正是无可救药了,不怕贼偷就不怕贼惦记?这刘老太不是已经惦记上了吗?

一瞬间,刘阿太只觉得脑瓜子嗡嗡嗡,此刻也无暇再听“可怜兮兮”的刘老太絮叨些什么。

疾走几步,一脚就揣在了院门上。

谁知院门根本没有插上,一脚踩空,刘阿太一个阻塞栽倒在门口,只觉得冷汗直冒,大腿根火辣辣的疼。

看到这一幕的刘老太捂着嘴巴在后面“嘿嘿”大笑,心里暗骂:“报应,让你给老娘不借钱。”

看到门没关,刘阿太就知道贼婆娘肯定在家,可是自己踹门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也不出来看看呢?

这死贼婆不知道又在折腾什么。

在门口坐了半天,刘阿太终于将后退拉扯回来,拄着门槛起身,一瘸一拐的进了院子。

厨房的门帘撑起,里面也没人,这死婆娘今天又没做饭?

刚才刘老太说的鲤鱼可是让他有些眼热,要是红烧就再好不过了。

此刻早就过了吃饭时间,可是刘阿太水米未进,肚子早就闹腾了。

对此刘阿太不抱希望,自家婆娘自家知道,指望胡兰儿做饭,估计太阳都从西边出来了。

拿着葫芦瓢舀了半瓢冷水,“咕咕咕”喝完,刘阿太才恢复点精神。

一瘸一拐的进入正房,刘阿太就看见胡兰儿坐在梳妆柜前忙碌着,身上还穿着一件“杨玉环”的戏服,此刻拿着一截炭笔在哪里又描又画。

这件衣服,刘阿太认识,这是胡兰儿的嫁妆,刚成亲的时候胡兰儿没少穿着这件衣服折腾。

嗯?不对,拿衣服锁在柜子里面几年了,哪有这么崭新。

再看旁边还放着许多自己没见过的胭脂水彩,刘阿太懵了,莫非?

这时候胡兰儿终于画好了,看到刘阿太立即兴奋的问:“咋样,好看不?”

说完看着刘阿太“呆滞”的眼神,得意地笑了。

“全。。。全卖了?”

“对啊,看了很久了,就全买了。”

听到这话,刘阿太一个哆嗦,无力地倒在地上。

败家啊,败家娘们,老子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