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假钞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041字
  • 2022-03-22 16:55:35

一番云雨过后,宫美去卫生间洗漱,藤田松二看着宫美光洁的后背满意的笑了笑。

从床边拿过一包三炮台,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他总觉得华夏的香烟太过浓烈,满意本国的香甜顺口。

不过作为一个资深骄傲的特工,藤田知道自己自己扮演的角色,所以自从踏上金陵开始,就小心翼翼。

此刻抽着香烟,有些微微后悔今天的浪荡行为,看来以后和服和清酒要远离自己了。

又回味了一番刚才的云雨风云,藤田对自己很不满意,当然他将这一切归结于精神紧张和饮酒的结果。

藤田对宫美很满意,就是不知道业务能力怎么样。

看到宫美梳妆完毕,穿着旗袍高跟,头发湿漉漉的,别有一番滋味。

............

下午时分,李唐在医院中再次见到了情报科副科长齐元。

一见面,齐元就满脸笑意的说道:“诚言啊,你现在躺在医院,倒是享福,我这个老东西可是累坏了。”

“科长您正当壮年,正是带领我们建功立业的时候,何来老字一说?”

“哈哈,诚言啊,以前看你就是个闷葫芦,现在嘴巴可不得了啊。”

两人日常商业互吹几句。

齐元挥挥手,身后两个随从立刻退出去,将病房门关上。

“这次的事情办理的很好,不单单是科长,就是处长也感叹你的奇思妙想啊,事实表明,这次抓捕的两人都是日特间谍。”

“那个山崎虽然年轻,可是此人的叔父中村哲次郎目前在沪上特高课出任课长,还兼着宪兵司令部的司令,可谓权势滔天。”

“此人排在我们猎杀名单的前列。”

“虽然山崎年轻,但是此人身份特殊,知道一些绝密消息,而且我们从此人手里得到了这个。”齐元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崭新的法币递了过来。

李唐疑惑的接过看了看,齐元不可能平白无故让自己看这枚法币,这张法币一定有特殊的作用。

是什么呢?接头暗号?接头信物?

李唐注视了半天,仔细查看,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如今法币发行不过才一年多时间,“废两改元”之前一直是银两和银元并用。

这枚壹佰元的法币,蓝红灰几种颜色交织在一起,四个角上都有“百壹”的标志,最上面写着“行银通交”。

居中位置是一副火车驶过铁路的图案,图案两侧还有竖些的“壹佰元”字样,左右的“壹佰元”上各有一串阿拉伯数字编码。

李唐记得还有大额壹万元的法币,不过是由中央银行发行的,上面的图案也不相同。

看到李唐也毫无头绪,齐元立刻得意洋洋,笑道:“怎么?看不出头绪吧?”

输完自顾自的又从兜里拿出一张法币,这张上面明显有皱褶的痕迹,李唐接过来,拿着两张法币对比,还是毫无头绪。

齐元装成功了,很得意。

解释道:“这就是山崎交待的,日本人目前正准备实行一向秘密计划,具体的计划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从山崎交待的情况和我们预估分析得出的结论,显然日本人是要印制法币,扰乱我们的。。。经济,嗯,经济市场。”

“哈哈,虽然我老齐读的书不多,但是钱不值钱的道理还是懂的。”

“我刚才给你的那张法币就是他们印制出来的,已经找中央银行的专家鉴定过,按照他们的说法,如果不是多番对比,根本看不出这是假币。”

“目前此事重大,老头子发话了,要抓紧时间侦破此案,不仅仅要找到他们造假的假币母版,还要除掉这些人,如此才能以绝后患。”

“因为人是你抓的,老齐我就给你说说,哈哈。”

李唐点了点头,也感觉这件事情棘手,这可不仅仅是假钞的问题,而是关乎整个经济民生。

齐元说完了山崎,又说道:“至于那个张文书,已经完全交待,还从其住处搜出了电台,不过这厮也是狡猾,竟然在电台处捆绑了手榴弹,为此,行动队还死了两人。此人的上级我们已经密切监视,争取将其一网打尽。”

齐元对此信心满满。

“科长,有件事情,还是要给你汇报下,就是关于王启年。。。”李唐趁着齐元心情好,立刻打算将这件事情解决。

说起这个,齐元就来气,不过李唐却从其眼中看到了些许幸灾乐祸的意味。

果然,齐元意味深长的看了李唐一眼,说道:“你可能不知道,王启年和向科长是老乡。这件事情,党务调查处的官司都打到处长哪里去了,你在住院,自然躲了过去,但是向科长却不能不接这个霉事,放心吧,他的人他自己会处理的。”

李唐点了点头,安心不少。

。。。。。。。。。

齐元说完事情就马上离开了。

李唐想了想假钞的案子,没有丝毫的头绪。

不过对于齐元说的对日特间谍一网打尽,却有些不以为然。

照目前的情况看,这些人都是以组为单位,4人或者6人为一个小组活动,组与组之间并没有互相联系交织的迹象。

而组上面大多都是通过电台和上级联系,要一网打尽不是那么容易,除非找到这些组之间共同联系的地方。

是什么呢?李唐陷入了沉思。

金陵火车站,两名西装革履的男子,在一个穿着大褂长袍,带着礼帽的男子陪同下,下了列车。

不远处站台外面,藤田和宫美扮做夫妻,正站在一辆轿车旁边等待。

看到三人出来,藤田立刻迎上去,相视点头,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倒是带着礼帽的男子注意到宫美,微笑着说了一句流利的“你好”。

看到此人卖弄自己的华夏话,这让一旁的藤田暗暗恼火,没想到沪上总部竟然排了此人护卫。

可是这个消息却没有告诉自己,这样藤田更为恼火。

难道是沪上总部出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这个该死的家伙,才刚刚晋升少佐就跑来金陵耀武扬威。

此前不过和自己一样是个大尉而已。

此人的到来让藤田感觉到了威胁和危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