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笛声(求推荐求月票)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170字
  • 2022-03-22 10:42:10

金陵,城西的汉斯旅社。

贾有财带着宫美进入203号房间,将窗帘外的一层薄纱放下来,太阳透过帷幔,安静的照耀着房间。

这间房临街,可以清晰的看见街上的景致,虽然有些喧嚣吵闹,但胜在视野开阔。

这处旅社是英国商人开设的,所以内部装修布局都是依照西式风格。

贾有财从衣柜下面拿出两套和服,将一件粉色印着樱花图案的递给宫美,说道:“去换上它。”

宫美疑惑的看着贾有财,不过听到贾有财不容置疑的话,还是去卫生间换了衣服,她也有很久没有穿和服了。

这个时候的贾有财也换了一件灰色的和服,跪坐在地摊上,不知又从何处拿出一个案几,上面还有一壶清酒和两个酒杯。

因为工作的关系,宫美也时常会接触清酒,但是职业的因素,她扮演的是一位从沪上来到金陵的舞女,怎么能对清酒感兴趣呢?

所以这几年不是喝华夏的白酒就是黄酒,以及从国外进口的威士忌。清酒是什么味道,她似乎已经忘记了。

“请坐,由姬子小姐。”

宫美,宫美由姬子腾挪步伐,缓缓跪坐在一端。

贾有财上下打量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正式介绍一下,我的真名是藤田松二,隶属于内务省特高科。”

“目前由我接手金陵所有的情报工作,直接向金陵大日本领事馆和沪上特高科汇报,从今天起,你将作为我的助手协助我工作。”

“嗨,愿意为您效劳。”宫美立刻低头恭敬领命。

藤田松二满意颔首,拿起案几上的酒杯,说道:“请。”

宫美举杯,先是点头致谢,然后用宽大的衣袖遮挡,仰头喝酒。

一杯酒结束,藤田松二凝神说道:“自从云子小姐离开金陵,这里的一些家伙就各自为战,接连损失,为此总部很不满意,所以此次金陵之行责任重大,我们不仅仅要获取华国的军事和军队相关的情报,最重要的是从政治、经济和文化各个方面彻底击垮这个庞大而愚昧的国家,让所有人都明白大日本帝国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

“嗨。”

几杯酒水下肚,藤田的神情也兴奋起来。

这个时候,房间的挂钟到了整点,发出“铛”一声轻响。

藤田松二立刻起身,打开客厅中的收音机。

调试片刻,只听收音机里传来广播的声音。

“您现在收听的是由日安公司为您播报的每日沪上。”

“下面播报今日菜价。白菜0.009元,大葱0.012元,山药0.128元......”

随电台播报,藤田松二那只纸笔记录,一串串数字,片刻就写满了纸张。

宫美看到藤田拿着写满电文的纸张,心知接下来就是译电了,立刻起身就要回避。

不想藤田却是挥了挥手,“你不必回避,以后译电工作将由你来完成。”

“嗨。”

藤田满意的点了点头,从壁炉下面拿出一本小册子,立刻专心的忙碌起来。

片刻之后,藤田满意的对着宫美笑道:“帝国派来的精英将在明天分批次到达,我们即将开启工作。在这个美好的日子里,难道不应该再喝一杯吗?”

说完径直走到案几旁边,拿起酒杯,递给宫美。

宫美看到站立的藤田,立刻起身,却不想被藤田一把按住,随即蹲下来,从腰后环抱住宫美。

“藤田君,请您自重。”宫美挣扎不开,此刻阴沉着脸。

“自重?据我所知,宫美你的家人都在国内,这几年难道身体一只空旷不成?”

“藤田君,不要说了,由姬子真的生气了。”

“八嘎,由姬子,难道你可以将身体出卖给支那人,也不愿意和我春风一度?据我所知,那个愚蠢的小山君就和你有一腿。”

“藤田君,那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我有丈夫,有家人。。。。”

“八嘎!”藤田现在哪里还有刚才温文尔雅的气度,“啪”一巴掌打在宫美白净的脸上,斥责道:“愚蠢的家伙,为了圣战,为了天皇陛下,你的身体,包括生命都可以献给长官。”

说着扑倒宫美由姬子,开始撕扯衣服,宫美挣扎不过,只能任其摆弄。。。。。。

赵二牛拉着黄包车一路疾驰,跑了一公里远,才看见一条小河。

河水浑浊不清,看起来很深,河岸也有些宽阔,依稀汇聚到很远的地方。

到了这里,赵敏儿早就累的气喘吁吁,蹲坐在地上不说话,赵团长因为颠簸,胸口的衣服上都渗出了血迹。

赵二牛现在顾不上肩膀疼痛,仔细寻找,果然看见对岸一艘老旧的小船停在河岸旁,上面坐着一个老农打扮的老头,此刻正抽着水烟,注视着这里。

赵二牛立刻喊道:“大爷,快,老夏让我们来的。”

听到老夏,船夫迅速划着小船过来,警惕的看了一眼远处,说道:“快上船走吧。”

赵二牛闻言,和赵敏儿一起将赵团长搀扶上船,然后对几人说道:“你们先走,我去救老夏和小英。”

听到老夏和小英,船夫面色黯然,然后滑动船桨,低沉的说道:“走吧,他们不会来了。”

“为啥?”赵敏儿问道。

船夫叹口气说道;“这是他给自己和同志们留的最后撤离的通道,十年了,算了,走吧。”

几人沉默不语,气氛有些压抑。

船夫摇着船桨,心底对自己说道:“小弟,我会为你和侄儿报仇的!”

小船摇曳着,越走越远,越来越小,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悠长的笛声。

正是: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金陵。

此日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下午三点钟,李唐接到电话。

王启年带领的三人,两人死亡,一人重伤,而王启年腿上、肩膀各中一枪,目前正在医院手术。

而交火的地方被证实是一处红党的安全屋,死亡二人,一人已经查明身份是书店的伙计,另一人根据现场活着的人描述,走访调查,疑似书店掌柜夏季民。另有三人逃走,目前党务调查处已经开始全程搜捕。

而王启年等人的参与,也成为党务调查处攻歼特务处的借口和行动失败的理由!

李唐沉默着挂了电话,骂了一句“蠢货。”

一个搞情报的去冲锋陷阵,为了立功,不顾自己和手下的性命,蛮干,不请示不汇报,好,很好。

李唐又给猴子打电话,王启年手术完后立刻逮捕,详细叙述今天事情的来龙去脉,顺便杀鸡敬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