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激战(加更)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3597字
  • 2022-03-22 10:41:25

老夏挂断电话,思考片刻,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把驳壳手枪,插入腰间,面色如常的出了房间。

看了一眼赵团长休息的房间,叫过院中一位年轻的同志叮嘱几句,拿着院中的垃圾就要出门,走了几步突然停下,将自己的黑色大褂和衬衫脱下,手枪也放下,就着单薄的灰色粗布背心,出门而去。

老夏提着垃圾出门,径直走向巷口的垃圾场。

远处,巷子另一头两个抽烟的特务看见有人出来,一人立马打起精神,注视着老夏的一举一动。

旁边的人笑道:“小胡,不要紧张,我刚才踩过点了,那边是个垃圾场,这人出门就是扔垃圾,放心吧!”

小胡立马请教:“赵哥,你怎么知道他只是单纯的扔垃圾,而不是伺机逃跑呢。”

“嘿,看你小子顺眼,我就教教你。”赵哥也来就兴致。

“看到没有,那人上身只穿着背心,下面是长裤,皮鞋,说明只是临时出门,你见过逃跑穿成这样的吗?”

“赵哥,都要逃命了,谁还顾得上穿什么衣服。”小胡对这番解释不以为然。

”哼。”赵哥冷哼一声,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只看到那人现在穿了背心,观察仔细,注意肤色,此人面色白皙,脖子和胳膊的肤色也一致,说明他平日穿的是长袍或者长袖,所以我才说是临时出门,懂吗?”

“嘿,赵哥,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还是赵哥您技高一筹。”

面对小胡的马屁,赵哥只是笑笑,继续低头抽烟。

果然,片刻口,那人扔了垃圾,转身回去了,大门再次关闭上。

小胡这下终于有些佩服起这位赵哥来,心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不过看到赵哥无动于衷的模样,小胡再次问道:“赵哥,我们现在不抓人,还等什么?”

赵哥望了一眼远处巷口修鞋的男子,撇嘴冷笑:“看到特务处那几只狗了吗?也不知道从哪里闻到的腥味,敢来抢爷爷们的口粮,等一会我们的人到了,让他们好看。”

“好,我听赵哥您的。”

同一时间,看到老夏回去。王启年招手让三名手下过来嘱咐道:“都看到了吗?主要抓这个,看年级和气质,应该是红党的负责人,记住了,抓活的。”

“是。”

“王哥,要不要向组长汇报?”其中一人问道。

闻言,王启面皱起眉头,凝视着此人。

看到王启年凶狠的眼神,男子讪讪后退,闭口不言。

王启年起身,说道:“将在外有所不命,这会儿汇报来得及吗?好了,检查武器,一会咱门抢在党务调查处那帮杂碎之前抓人。”

“王哥,不给组长汇报,至少也要通知行动队吧,就我们几个搞情报的,万一一会交起手来,这。。。。”

“怎么?怕死?怕死就早点滚蛋。”说完脸色铁青的看着几人,斥责道:“记住了,这里我的军衔最高,我说的话就是命令,临阵脱逃者死。”

“是。”

“是。”

老夏作为工作多年的地下党员,斗争经验丰富,当然这些都是血的经验换来的。

刚才出门,老夏虽然目不斜视,但是余光还是察觉到巷口擦鞋工换人了,远处也逗留着几人。

巷子另一头也有两个抽烟的人。

看来让蒲公英同志说准了,敌人早就对这里监视了。

要不是蒲公英同志的示警电话,这会儿自己估计还蒙在鼓中,万一敌人突然袭击,后果不堪设想。

一进门,老夏为门口倾听了片刻,立刻将大门顶死,然后吩咐一边的刘海英准备武器。

小刘虽然年轻,但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后门也有一人,”

老夏点了点头。

如今这个院子除了赵团长,赵二牛和一位赵敏儿的女同志,就自己和刘海英二人。

尽管情势危急,但是想到上级交待的任务,老夏紧握双拳,瞬间心下就做出决定。

老夏走进赵团长休息的房间,此刻赵二牛呆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横着脸,一脸的不情愿不如意。

赵敏儿正在给赵团长胃药。

看到一脸严肃的老夏,赵团长忍不住问:“老夏,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说完指了指一旁的赵二牛,“是不是这小子惹出来的麻烦?”

老夏没有理会这个问题,直接说道:“老赵,情况危机,来不及解释了,一会儿我让小英带着你们从后门转移,我来吸引敌人注意力。”

“老夏,不行,你告诉我是不是这个小兔崽子惹出来的事?”赵团长挣扎的起身。

“老赵,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按理说我们两个属于不同战线上的人,没有上下级关系,但是现在我就仗着自己年龄大,资历老,党龄比你久,我自己就做主了,现在我们不是闲聊,而是命令,这也是上级组织交给我的任务。”

“二牛,一会你背着赵团长,从后门转移。”

“小英你来带路,记住了,出了门一直跑,不远处有条小河,小河上有条船头系着红丝带的小船,那上面是我们的同志,会安排你们后续的转移。记住了,一直往前跑,不要回头。”

老夏脸色凝重严肃的说完,拍了拍小英的肩膀。

小英红着眼圈点了点头。

这时候赵二牛突然梗着脖子喊道:“我不走,为什么要走,不就是白狗子吗?我又不是没有杀过。哼!”说完还不服气的瞪着老夏。

小英看到都这个时候了,赵二牛还如此蛮不讲理,双拳紧握,咬牙裂齿的瞪着赵二牛。

老夏也懒得理会赵二牛,深深的看了一眼赵团长,说道:“老赵,赵团长,记住,我说的是命令。”说完看着一旁焦急却沉默不语的赵敏儿,说道:“小赵,一定要照顾好赵团长,记住,这是组织交给你的任务。”

赵敏儿珍重的点了点头。

老夏出门离去,小英也跟着离开。

赵团长挣扎着起身,赵敏儿刚要过来扶,就被赵团长一把推开,颤颤歪歪起身下床,挪移着走到赵二牛身边,”啪“一个巴掌就打了过去。

随即吼道:“闹够了没有?”

赵二牛看到团长发火,立马怂了,低头盯着脚尖不说话。

这时候老夏拿着几把手枪进来,递给几人,随即又把一颗手雷交给赵敏儿保管。

还没说话,就听见远处传来撞门的声音,老夏面色一紧,立刻说道:“快走。”

看着还有些发愣的赵二牛,吼道:“愣着干什么,快背赵团长走!”

随即一把扯过赵二牛,背负起赵团长,有转头喊道:“小英,带路。”

小英认真看了一眼老夏,红着眼圈,跺脚离开。

随即在赵敏儿的搀扶下,赵二牛背着赵团长跟了上去。

几人刚出房门,老夏就看到大门墙上露出一个脑袋,随手就是一枪。

“砰”一声,刚好打中那人的额头,随即只听“咚”一声掉落地上。

门开传来几声惊呼,尖叫声,随即砸门,踹门的声音更加剧烈起来。

老夏回头看着往后门跑还犹自回头的几人,吼道:“快走。”

后门处,一直留意动静的黄包车车夫,化名黄大牛的杨仁宽,此刻听到前门的动静,接着就是枪响声,立刻明白这些家伙动手了。

狗日的不是说等人到齐了再动手吗?动手也不通知自己,该死的,这是要抢功劳啊。

不过听枪声似乎是驳壳枪的声音,应该是红党的武器,奇怪了,自己这几个同事为什么不开枪呢?为了抓活的也不至于不开枪吧。

正疑惑着,突然后门传来响动,杨仁宽连忙拨出手枪,埋伏在后包车后。

这时候后院的大门突然开了,一个年轻的男子为首,后面还跟着两人,背上还背了一个。

嗯?背人的不就是自己的“憨憨兄弟”赵二牛吗?背上那人应该就是赵二牛嘴里的团长了。

想到这里,杨仁宽开枪就打。

刘海英早就留意此人,此刻也是开枪还击。

“砰”

“砰”

两声枪响,刘海英胳膊中了一枪,杨仁宽却依靠黄包车躲闪过去。

背着赵团长的赵二牛看到黄大牛的瞬间,再傻也知道自己被骗了,立刻开枪还击。

小英怒气冲天,喊道:“我掩护,快走。”

说完看到赵二牛依旧愣神开枪还击,闷哼着扯了一把赵二牛。

“砰”

“砰”

“砰”

几声枪响,却是杨仁宽抬头还击,赵二牛肩膀中了一枪。

另外两枪却是赵敏儿和二牛背上的赵团长开的。

其中一枪刚好打中杨仁宽。

刘海英忍住胳膊的疼痛,立刻扑上去补了两枪,直到杨仁宽倒在墙角一动不动。

刘海英懒得理会,此刻还怒火滔天,嘴里骂着“狗特务”的赵二牛,指了指黄包车,喊道:“快,快上车。”

在赵敏儿的搀扶下,赵团长顺利的转移到车上,赵敏儿在一旁护卫,赵二牛拉着。几人快速出了巷子。

这时候刘海英指着路口说道:“赵二牛,记住了,一只往前面跑,一直跑,看到看到河,记住船头缠着红丝带的小船。快走。”

说着不顾伤痛,狠狠推了黄包车一把,然后在赵敏儿回头的视野里,再次从后院冲了进去。

老夏一枪命中,确实延缓了对方的攻击,可是在几人的联合攻击下,大门摇摇欲坠。

这时候远处党务调查处的赵哥和小胡也赶过来加入了战团,大门“砰”一声就被破开,随后六人一起攻入了进来。

“砰砰砰”

“砰砰砰”

密集的枪声响起,子弹在大门处,房间门框处来回穿梭,火星木屑飞溅。

争吵声,尖叫声,此起彼伏。

老夏探头开出一枪,将一人命中倒地,随即手腕上也挨了一枪,手枪瞬间掉落在地上。

攻击的几人,互相对视一眼,立刻挪移步伐,形成一个扇形,包围上来。

老夏苦涩的笑笑,随后面色坚毅的咬了咬牙,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看着欢喜地围拢上来的几人,另一只手拿出一颗手雷。

“叮”的一声响起,手雷的拉环开了。

伴着“手雷,快趴下!”,“快跑”的声音,轰隆一声爆炸响起,白烟升腾,尘土伴着断肢和手雷爆炸气流掀起的众人四处飞溅。

这个时候,跑进来的刘海英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睛发红,怒火攻心,立刻开枪朝地上翻滚的几人射击。

“砰砰砰”枪声响起,地上翻滚的两人猝不及防,再次倒在地上。

这时候从大门处,冲进来几人,立刻开枪。

“砰砰砰砰砰”

几声枪声过后,刘海英“咚”一声倒在地上,胸口、嘴角的血水,将地上的尘土染红,暗红色的土地变得诡异,沉重!

刘海英睁着眼睛,眼光瞟着房间的方向,却怎么也找不到老夏的身影,只觉得好累好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