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危机(求推荐求月票)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3369字
  • 2022-03-21 10:40:34

张文书被捕了,这是李唐随后接到电话确认的,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副科长齐元亲自出马了。

李唐此刻在乎的是那名咖啡店中自己同志的安危。

“花园咖啡”门口,赵二牛提着打包的咖啡和点心,在店员嘲讽的目光下走了出来。

赵二牛转身的时候还对着咖啡店吐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地低离开。

心中想到,果然和政委说的一样,这些狗日的资本家,就知道剥削老百姓。

刚刚偷偷喝了一口,我呸,这么难喝的东西竟然这么贵,要不是看团长动了手术,吃啥都没有胃口,打死他也不会来这种地方。为了给团长改善伙食,出门还特意打听了一番,都说这里的点心好吃,哼,又骗自己。

想到这里,赵二牛眉头紧锁,家里那个老夏和那个医生,还说什么做完手术只能吃流食,素食,猪肉都舍不得,真够抠门。

哼,自己上次中枪,炊事班的老王还不是偷偷给自己吃了鸡腿和鸡蛋,吃啥补啥,自己的枪伤还不是一周就结疤好了,城里人真抠门。

嘴里嘟囔叫骂着,赵二牛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的黄包车车夫低头用余光打量着自己。

赵二牛一路走走停停,穿过一条巷子,突然又折返回来,这把后面跟踪的黄包车车夫吓了一跳。

此刻已经来不及了躲藏和掉头,黄包车车夫只能硬着头皮上去,问道:“兄弟,坐车不?”

赵二牛看着这个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满脸讨好的车夫,再看其穿着的布鞋上,大拇指都露出来了。

心里觉得有些同情和可怜,可是身上又实在没有钱,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大哥,问下赵家巷是不是从这边过去?”

车夫闻言一愣,敢情这家伙是迷路了。立刻憨厚的笑着说道:“兄弟,你刚才走过头了,从这里直走过去,再左转就到了。”

“反正不远,要不我载你一程。”黄包车车夫殷勤的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知道路。”赵二牛拒绝了黄包车的好意,转头离开。

知道路还会迷路?车夫暗暗鄙视。

不过走了几步,赵二牛突然又转身回来,瞪着眼睛仔细打量黄包车车夫。

黄包车车夫心眼瞬间提了起来。

莫非暴露了?

这个憨憨难道是扮猪吃老虎不成?

就在黄包车车夫慢慢挪动脚步准备动手时,赵二牛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突然低声说道:“大兄弟,我看你也是个苦命人,为什么不去投奔游击队,干嘛在城里受白狗子欺负。”

车夫听到这话差点笑出声来,不过还是掩饰的很好,假装愁眉苦眼的说道:“兄弟,哎,一言难尽,再说我也找不到游击队啊。”

赵二牛一听,喜上眉头,果然是个心向革命的苦命人,拍了拍胸脯说道:“只要你想去,我可以带你去,就怕你受不了苦,我们哪里条件有些差。。。”

黄包车车夫听闻此言,连忙拍了拍胸脯,“我黄大牛最不怕苦了,只要可以杀白。。杀白狗子,再苦再累我也愿意。”

“黄大牛?我叫赵二牛。”

这么巧?车夫暗暗叫苦,心情下次一定要编个好听的名字。

“行,那好,过几天我回去的时候联系你。”

“啊,兄弟,到时候怎么联系,我去哪里找你。”

“我就住赵家巷。。。就这里吧,到时候我们还是在这里接头。”

“啊,究竟是哪天啊?”

“哪天?我也不知道,我们团。。。我们掌柜的离开的时候我再通知你。”赵二牛难得精明了一回。

说了半天话,赵二牛害怕团长醒了,今天他可是偷偷跑出来的。于是急忙告别了车夫,小跑着消失在巷子里。

黄包车车夫,此刻眼中那还有刚才的讨好和温和,眸中精光闪烁。向后挥了挥手,另外两人从另一条巷子继续跟了过去。

黄包车车夫留在原地,嘴里嘀咕着:“团?团长?团长!”

他知道自己终于待到了一条大鱼,只要抓到此人,不要说奖励,连升三级也不在话下。

车夫名叫杨仁宽,本就是红党早年的叛徒,刚开始吃香的喝辣的,可是后来没有情报,失去了价值,也只能鞍前马后,做些跑腿的事情。这让杨仁宽很不甘心,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

今天,他知道今天自己终于时来运转了。

另外两名党务调查处的特务,一路小跑,终于看到了赵二牛的身影。

从赵家巷进去,消失在第二户人家。

等待了片刻,其中一名特务才假装路过,仔细的查看了门牌,转身离开。

不远处,露出王启面的身影,此刻他已经扮成了擦鞋的苦力,蹲在街头,余光注视着巷口。

身后不远处,两名王启年的手下将原本的擦鞋工驱赶离开。

距离王启面上一个电话已经过去一个小时,李唐暗暗着急,却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名同志是不是组织的人,也没有办法传递消息。

也不知道这位同志现在是被捕了还是被跟踪监视。

怎么办?

李唐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办法。

给苏雅文打电话?这是下下策,虽然这几天李唐和对方也讨论过局势和战争的话题,李唐也不敢肯定对方一定就是自己的同志。

再者自己也不知道苏雅文的电话,而且苏雅文上的是夜班,这个时候估计在睡觉。

怎么办?

李唐从床上下来,来到病房门外的栏杆处,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正午的阳光有些刺眼,李唐却觉得晒在身上暖阳阳的很舒服。

突然李唐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苏雅文是谁。

苏雅文不是夜班吗?这个时候跑医院来干嘛。一身白色连衣裙也就罢了,竟然还戴着口罩。

要不是注意到身行,李唐还真的不一定发现。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李唐决定孤注一掷。

李唐低头喊了一声:“苏医生。”

苏雅文闻言,愣了一下,脚步微滞,继续向前走去,没有丝毫的停留,仿佛没有听到。

李唐继续喊,喊到第三声的时候苏雅文终于忍不住抬头。

一瞬间,李唐从苏雅文的眼神中捕捉到责备、诧异和恼怒的意味。

苏雅文此刻来医院拿几种消炎的药剂,为了不想让人发现,还特意乔装了一番,不想却被李唐一眼看穿。她还真的怕李唐一直喊下去弄得医院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此刻来了医院。

既然被发现了,苏雅文索性不再伪装,拿下口罩,落落大方,踩着高跟鞋上了二楼病房。

虽然很生气,但是苏雅文掩饰的很好,打趣的问道:“李组长,李长官,今天心情这么好,舍得出来透气了?”

“我可是听说李长官直接征用了我们医院办公室的电话。特务处虽然权大威风,但也不用这么霸道吧。”

“哈哈,苏医生见笑,医院又不是只有一部电话。今天心情好,所以出来透透气,看看有没有人请我喝咖啡。”

“你不是说自己喜欢喝茶吗?怎么突然换口味了?”

“哈哈,刚才接了个电话,一个苦力打扮的红党嫌疑人都能去喝咖啡,我就想试试,这咖啡到底有什么魅力,让红党不惜暴露身份。”

“当然了,也要感谢咖啡,说不定今天能抓几个红党,立功受奖呢,到时候我一定请苏医生好好吃一顿。”

李唐仿佛不经意说出的几句话,听在苏雅文耳中仿佛冬日惊雷,在脑海中炸响。

苏雅文不知道红党嫌疑人喝咖啡是什么意思,为了什么?接头?

可是打扮成苦力模样的的红党她偏偏就认识一个,而且这几天还见了好几回。

这个叫赵二牛的不但脾气犟,还爱自己拿主意,除了哪位赵团长,谁的话也不听。

苏雅文一直搞不懂,组织上为什么会安排这样一个人前来护送,相比较而言,同来的另外一位女同志就机灵多了。

这么想着,苏雅文瞬间忘记了前来医院的目的,随口敷衍李唐几句,立刻转身离开。

李唐看着苏雅文掩饰的表情若有所思,但愿一切安好!

拦了一辆黄包车,快速离开医院,苏雅文察觉到没有人跟踪,才在中途下车,步行到街角的公用电话亭。

“嘟嘟嘟嘟嘟。”电流声响起,电话一直没有人接,苏雅文急的跳脚,汗水顺着白净光滑的额头留下,她已经开始做最坏的打算。

一遍没人接,直到第三遍,电话终于被通了。

“喂?”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雅文压住喜悦,立刻说道:“请问是胡大夫家吗?我家赵姨生病了,能不能来我家看看。”

赵阿姨指的就是赵团长。

“你打错了,我姓夏,这里没有什么胡大夫。“电话哪头传来老夏熟悉温和的声音。

“老夏,是我,情况紧急,你马上去看看赵二牛在不在家里,再问问他今天有没有偷偷出去买咖啡。”

“赵二牛?刚才还在院子里,好,你不要挂断电话,我马上去问。”老夏虽然疑惑,还是满口答应。

苏雅文不想这一等,几分钟时间就过去了。看着手表上,指针来回摆动,苏雅文心急如焚。

“到了出什么事情了,我问了一遍对方不肯说,只好告诉了赵团长,在他的逼问下,赵二牛才承认今天出去买过咖啡,小苏,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老夏,你听我说,赵二牛今天出去买咖啡,被特务跟踪了,这会儿家里估计已经被监视,情况危机,需要马上转移。”

老夏知道蒲公英同志不会信口开河,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但是此刻来不及细问,马上说道:“好,我知道了,我来安排。”

“小苏,记住,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联系,安全后我会想办法通知你,要是明天还没有我的消息,你自己马上离开金陵去延州。”

“老夏,我可以帮忙的。”

“蒲公英同志,记住,这是命令。”电话那头老夏的声音斩钉截铁,随后又低声说道:“保重。”

“保重。”苏雅文挂断电话,眼泪忍不住留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