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咖啡(求推荐求月票)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3057字
  • 2022-03-20 14:07:13

就在李唐欣慰今天的行动取得不错战果的时候,一个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王启年觉得自己运气不好。

自己是中尉的时候,李唐是中尉,后来李唐做了副组长,自己还是组员。

李唐立功做了组长,猴子也晋升为中尉,做了副组长,而自己还是个中尉组员。

这让王启年很不开心,也很想不通。

李唐是运气好,立功做了组长,但是猴子呢?眼看一个个军衔比自己低的人如今都升上去了,自己还是个组员,一个光杆司令,这让他很恼火。

王启年是科长向林的老乡,也是安插在下面的眼线。

组里面的任何风吹草动,王启年都会在第一时间汇报给向林,没有想到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为此王启年找向林哭诉,向林的回答却让王启年无可反驳。

因为李唐如今是处座看中的人。胳膊拧不过大腿,王启年拿向林没有办法,拿李唐没有办法,但是猴子呢?

所以对于这次行动,王启年有些不以为意。日本间谍又不是傻子,会跑去看刑罚?

即使去看了,那么多人,谁知道那个人是日特?日特的名字又没有写在脑袋上。

所以对于王自力和几名手下传递的消息有些不以为然。

根据描述,对方是一个瘦弱的年轻男子,带着墨镜和礼帽。因为照片没有洗出来,王启年得到的信息也就这么多。

好在他身边也带了几人,很快就找到了目标。

王启年不觉得这人有什么问题。天气热别人包裹的严实了就形迹可疑?笑话!

但是随着跟踪,目标的几番试探之下,王启面终于意识到出现问题了。

打起精神,亲自上去跟踪时,对方却从电影院后门离去,留下的只有一个礼帽和一件黑色的长袍。

对于这个结果王启年很恼火,虽然礼帽和长袍不一定就是目标遗落的或者说故意丢弃的,手下也为此找借口。

但是自尊和傲气却让王启年不愿接受这个结果,也不愿接受这份巧合的接口。

宫美由姬子,此刻很恼火。那个该死的小山君(程度),竟然不报告就擅自行动,实在是咎由自取。

组织分工明确,纪律森严,没有命令,不相关和没有交织的人是不允许私下联络的。

这个程度仗着以前和自己执行任务有过一夜春风,在金陵遇到自己后,竟然继续纠缠自己,这让宫美很苦恼。

既得意自己的魅力,也恼火程度色胆包天。

一个特务处的行动人员和一个“暗娼”频繁接触,虽然算不上什么。

但是在宫美看来,频繁的接触就意味着危险。虽然上次程度透露的消息让自己提前汇到上去,避免、规避了组织其他人员的风险而受到表扬,但是对于程度私下的出手,宫美还是很恼火。

一名情报人员最大的价值就是凭借脑力获取和传递情报,而不是可笑的刺杀。

宫美觉得一定是程度的暗中出手,让特务处怀疑到了自己,不然今天为什么会有人跟踪自己,看来暗娼这个身份不能再用了,想到这里,宫美不由怒火攻心,变换身份就意味着要失去很多客户,失去很多资源,失去很多情报来源。

不过想到程度的下场,宫美暗自警醒。安逸的环境虽然安全,但是会麻木,会慵懒,会失去一个特工具备的警惕,那样距离暴露也就不远了。

同时宫美心中还又一些疑惑,一向亦步亦趋,反应迟钝的华国特工这几次为何会屡屡失手,折戟其中,莫非是组织中储粮叛徒不成?

这个想法一跳出来,宫美自己就急忙否定。大和名族培养的优秀特工在可能叛变,不为自己着想,那应该为那些远在国内的家人着想。可是这行,没有人相信一个被逮捕的人。

想到家人,宫美突然多愁善感起来。不知道高木军此刻在东北过的怎么样,自己的女儿南和嘉子过的可好,哮喘是不是缓和了。

听说国内的无价最近上涨了不少,不知道沪上那边有没有把钱捎回去,希望他们一切安好吧。

就在宫美暗自伤神的时候,突然从旁边走过来一名男子。

此人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带着圆框眼睛,看上去文质彬彬。

“小姐,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马?”

宫美想不到自己刚从电影院摆脱跟踪,又去鞋店逛了逛,来到这个咖啡厅,刚坐下来一会就有男子搭讪。

心中微微警惕,面上不动神色的说道:“随便。”

男子不以为意的笑笑,招手问服务生要了一杯咖啡。掏出一包三炮台,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宫美眼中闪过一丝恼怒,虽然自己也抽烟,但是还是很讨厌这么浓烈的烟气。

男子丝毫不以为然,从服务生手中接过咖啡,喝了一口,说道:“鄙人贾有财,不知小姐芳名?”

宫美闻言,看着男子流里流气的模样,有些恼怒,自己此刻的身份可不是暗娼,而是穿着旗袍,打扮精致的淑女。

而且看此人寒酸的穿着,不知道哪里的勇气搭讪自己。

宫美现在立刻马上想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刚刚起身,却听见男子说道:“小姐,不知道樱花开了没有?”

这句话听在宫美眼中,仿佛惊雷。

回头去看,对面的男子,端着咖啡,侧头注视着街上来往的行人,看不出任何表情。

宫美只好再次坐下。还不待她开口,对面的人转头继续说道:“昨日雪如花,今日花如雪。”

这是接头的暗号,闻言,宫美松口气的同时,暗自疑惑此人的身份。

不想刚才还文质彬彬的此人,说完这句诗词,突然目光变得锐利。此刻更是凌厉地盯着宫美。

“为什么不回复接头暗号?”男子低声训斥。

“我。。。。”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记住,从现在开始,你接受我的领导。”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命令今晚会通过广播传达。”

“首先,恭喜你摆脱今天的跟踪,其次你应该检讨自己愚蠢的表现。咖啡听对面那个黄包车车夫看到了没有,已经在哪里逗留了几分钟。”

“不用去看,那人不是跟踪监视你的。”阻止了宫美去查看的举动,男子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一会扮做情人,先离开这个地方。”

宫美听到这话,点头的同时,留意到斜对面有个苦力模样的男子此刻和服务员为了咖啡的价格争论起来,还抱怨咖啡太苦不好喝。

留意到男子的打扮,在回想贾有财刚才说的黄包车车夫,宫美明白外面的车夫一定是跟着苦力模样的男子前来的,自己误入了一个被别人监视的场所。

不过此刻模样功夫去操心苦力男子的窘迫和身份,起身买单,随意地挽起贾有财的胳膊,摇曳着苗条的身形,款款离开。

此刻不远处,王启年带领几个手下没头没脑的继续寻找着,一个大活人突然就这么消失了,这让王启面恼怒的同时,也憋足劲的寻找。

而此刻一名手下也看到了贾有财和一名妩媚的女子搀扶着路过。这名手下觉得贾有财有些熟悉,想了想此人刚才也在不远处的市场出现,立刻报告给了王启年。

王启年看着此人伴着美女,一脸的猥琐样子,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目光却落在了不远处有些鬼鬼祟祟的黄包车车夫身上。

在普通人看来,这名车夫没有任何问题,就是个在咖啡店外面揽客的车夫。

但是车夫目光却不是注视着咖啡店门口,而是透过玻璃,伸长了脖子查看里面的景象。

是客人已经给钱预定了车夫?但是车夫的”焦灼“状态显示情况显然不是这么回事。

是在监视?这是王启年突然想到的,因为在他看来这个黄包车车夫显得太不专业,太不敬业了,一个车夫空余时间不好好休息,脖子伸那么长干什么?再看不远处两名假装看报的人,目光却一只瞄着咖啡店,这个想法瞬间肯定。

这三人一定是在监视目标,那么是什么人监视什么人呢?

这时候一名手下给出了解释。

“头,是一处的人。”

一处就是党务调查处,二处则是戴春风负责的特务处。

按理说,不管是徐增恩负责的一处,还是戴春风负责的二处,明面的上级都是背后的二陈兄弟,但是戴春风一只在消除这种影响力,特务处也从来不觉得自己归属二处,因为特务处和党务调查处本来就矛盾重重,斗争不断。

而随着老头子有意扩大特务机构,戴春风独立的想法就越发明显。

既然是党务调查处的人,那么十九八九监视的目标就是红党了。

确定了目标,瞬间王启年就有了火中取栗,戴罪立功的想法。

虽然丢失了一个日特嫌疑人,但是抓到一个实打实的红党,岂不是功劳更大。

至于监视的这几人,王启年压根就不放在眼中,也不怕因为此时引起矛盾和斗争,谁抓到了人谁就有话语权。

这个想法一经冒出,王启年就不想放弃了。

对着旁边的手下耳语几句,几人瞬间再次化明为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