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谍影初现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013字
  • 2022-03-12 17:30:00

苏雅文出了医院,拿出化妆镜,口红,借着假装化妆的间隙,通过镜子暗中观察身后的人群,看到无人跟踪,才松了口气。

随手拦下一辆黄包车,左拐右转,来到城西的“心心咖啡店”。

这家咖啡厅苏雅文经常光顾,除了香甜可口的咖啡,此处还提供美味的各色糕点。

简单解决了早饭,苏雅文买过单,从咖啡店的后门离开。

咖啡店斜对面是一家电影院,影院旁边是家名叫“信远图书”的书店。

苏雅文迈着轻盈的步伐上了台阶,随着开门声,书店大门上的铃铛发出悦耳的旋律。

早上的图店很冷清,一个身穿灰色长衫大褂的中年人,两鬓霜白,仿佛岁月留下的痕迹,鼻架上戴着厚重的黑框眼睛,看到上门的客人也不招呼,只是微微点头,又埋首忙自己的工作。

中年男子推着堆满杂志报刊书籍的推车,缓缓将书籍摆在书架上,又随手拿起抹布将书架上的灰尘扶去。

苏雅文随手翻阅了几本书籍,随即问道:“老板,有原版的乱世佳人吗?”

“第三个架子,第二排第一本就是。”

书店老板随口说着,手里的活却不停歇,推车慢悠悠的到了苏雅文对面的书架后面,两个人一个看书,一个整理图书。

“老夏,叛徒已经除掉了,特务们非常恼怒,现在估计已经开始全城搜捕张海林同志。”

“放心吧,组织上已经安排好了,早上的火车,这会儿小张差不多应该快到了。”老夏的声音依旧低沉,温和,让人安心。

听到这话,苏雅文冷漠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郑重说了声:“保重。”

“保重。”老夏也低声说了一句。

“老板,这本书多少钱,我要了。“苏雅文晃了晃手中的图书。

老夏头也不抬,依旧忙着自己的伙计,难吞吞的说道:“两元钱,吧台自己结账。”

苏雅文从坤包拿出2元法币,放在吧台的铁盒里面,拿着书籍离去,仿佛没有来过一样,只有书店大门上的铃铛发出悦耳的旋律,仿佛在说“欢迎光临!”

苏南交界处,满脸喜色的张海林从驴车上下来,看着不远处迎接自己的同志,兴奋的挥了挥手。

为首的是一名干部模样的男子,三四十岁的年纪,戴着厚重的镜片眼镜,黝黑的脸上散发着真诚和喜悦。

“我叫羽芷泠,欢迎你,张海林同志。”

“您好,羽同志。”

猴子和王自力开车缓缓的跟在黄有才车辆后面。

两人低声商量着,一会黄有才回家,他们就一个先吃饭睡觉,过一会再换岗。

不过今天的黄有才却不给两人机会。

上路几分钟,遇到一个十字路口,原本右转的路线,黄有才这次却选择了左转。

猴子和王自力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

连续跟踪黄有才一天,除了送黄秘书上班下班,黄有才每天过着按部就班的日子。

今天却改变了出行路线,猴子和黄自力疑惑的同时也充满好奇。

黄有才驾驶的车辆一路极速行驶,二十分钟后,轿车突然左转,通过一座石拱桥,停在了路边。

这里是一处河边公园。

石拱桥下是一条不知名的小河,河水缓缓流淌,两岸草木茂盛,风景秀丽。

河滩靠近草坪,有一排木质座椅,不远处依稀可见几个垂钓者正在撒饵钓鱼。

此处地势平坦,视野极好,坐在河滩上或座椅上,桥上以及对面马路上的任何风吹动静都能清晰的收入眼底。

猴子和王自力心里恼恨,却没有办法,此时停车就意味着暴露,车子只能继续往前开。

两人顾不上说话,车子远离拱桥几百米,转弯之后才敢停在路边。

来不上休息,两人淌过河水,一路潜行,隐藏在大树下的草丛里。

猴子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就见黄有才此刻已经坐在了河边的座椅上抽烟。

黄有才虽然只是个司机,不过是大户人家的司机,着装却有些讲究。

此人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头上戴着黑色礼帽。

“不对!”猴子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哪里不对?”王自力问道。

“你还记得黄有才昨天戴的什么帽子吗?”

“鸭舌帽,好像是灰色的。”

“可是今天他戴的是黑色礼帽。”

“啊,我看看。”王自力挪动身子,接过望远镜。

此刻不远处河滩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短发汉子,戴着黑色礼帽,穿着粗布坎肩,黑色布鞋,裤脚挽在小腿上,拿着钓竿和渔具,踱步离去,像一个资深的垂钓者,此刻收获满满,尽兴而归。

黄有才也看到了男子,隔着老远就问:“师傅,这里有鱼吗?今天收获怎么样啊?”

男子听到这话,得意的笑笑,摇了下竹篓,“今天运气不错,三条大鲤鱼!”

远处看着两人越来越接近,像是朋友一样攀谈起来,猴子却根本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心里焦急,却又不敢靠近,只能通过望远镜密切观察两人的一举一动。

麻衣男子看似在和黄有才攀谈,眼角却时刻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此处公园偏远,除了附近的几个垂钓者和居民,很少有人过来。

随后两人一起坐在座椅上,钓鱼男子摘下帽子假装扇风,侧头继续和黄有才攀谈。

片刻之后,黄有才也拿下礼帽,放在自己腿上,钓鱼男子迅速的调换帽子,继续用帽子扇着风。

两人又攀谈几句,男子才戴上礼帽,姗姗离去。

虽然男子的动作很快,还是落在了猴子眼中,随即告诉了旁边的王自力。

“这家伙真够狡猾的,怎么办,要不要拍照?”

猴子沉吟片刻,说道:“不行,这家伙看得出是个老手,万一打草惊蛇就不好了,别管黄有才了,我马上回去向组长报告,你偷偷跟着这家伙,一定要找到他的住处,记住了,小心再小心,切忌打草惊蛇。”

王自力凝重的点了点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