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049: 秘密

沈知意的心就好像是被什么迅速填满,陆南风现在对自己越好,也就证明男主对原主的感情就越深厚。

虽然她现在继承了原主的一切,甚至说在书中的世界里,她就是原主。

“阿南。”沈知意轻轻地唤着陆南风,没有征兆地,她将问题脱口而出:“你喜欢我吗?”

或许只有这样,沈知意在看不到陆南风任何表情的情况下,才敢问这样直接地问。

“知知。”陆南风的胸口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他并没有迟疑,他用极富有磁性的声音回复道:“这辈子,我只爱你。”

他说,这辈子,他只爱她。

明明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可是沈知意却感觉到喉咙间涌入了大量的酸涩。

“那你更喜欢......”沈知意顿了顿,还是把想问的说出了口:“以前的沈知意,还是现在的沈知意?”

曾经沈知意对于热恋中的女生问男生自己和对方的母亲,若是同时掉进水里,对方会选择先救谁的问题一向觉得幼稚。

可现在自己提出的问题,又何尝不是幼稚呢?

面对这样送人头的题目,陆南风宽厚的手抚上沈知意的脸。

他深情地望着她,最后修长的食指落在了她的粉色的唇上。

有些事情他不愿意同沈知意说,是因为怕她觉得自己是个bian.态。

比如现在,知知小心翼翼地问自己此前此后的区别,而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带着颜色的东西。

知知虽然性格张扬,但在恋爱里一直是那种小女生的状态。

若一定要说比较出过去与现在……

都是自己喜欢的。

他是如此贪恋她的所有温暖。

现在的知知有自己的独立思想,她的世界里似乎不再只有他,明明他很庆幸知知能够有自己的生活圈,可有时候他也会很矛盾。

但之前种种都在告诉陆南风,若是自己不能开口给知知一个答案,那么敏感的她定会因为没有安全感而又重新跌入患得患失的境地。

陆南风单手托起沈知意的下巴,俯身吮.着那片比想象中更柔软的唇。

“......阿南......”

沈知意的声音微颤,尤其是尾调还夹杂着撒娇的成分,若是知道自己的问题会带给男人这样的反应,肯定是打死也不说出口。

“不是问哥哥喜欢什么样的知知吗?”陆南风漂亮不像话的桃花眼里饱含温情,他翕动着薄唇:“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哥哥都最喜欢知知情动的模样。”

就算平日再冷面的男人,陷入深爱的时候便会释放所有的柔情。

“哥哥知道过去让知知受了很多的委屈,以为有些话你能够明白,便没有讲出来。但这几日,哥哥想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哥哥不敢贪图知知会原谅那个时期的我,但往后余生哥哥会用实际行动去证明。”

“哥哥眼里的知知,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全世界最好的知知。所以不要将那些喷子的话放在心上,因为将你放在心上的人就在你的面前。”

谁说陆南风不会说情话,可陆南风越是这样,沈知意越是感到难过与凄凉。

难过的是陆南风不知道此前与此后的意义在于她换了个芯子;凄凉的是沈知意现在从陆南风那儿得到的所有偏宠,其实都是在原主的基础上得来的。

单间的光线不是很好,在这偏暗的光里,陆南风单手拨开散落在沈知意额间的小碎发,他俯身过去,一分一寸,很快让沈知意坚守的堡垒变得毫无抵抗力。

“知知。若是圈子里让你不开心,离开怎么样?”很长时间后,沈知意听到陆南风在自己的耳旁沉声打着商量:“虽然哥哥现在赚的不多,但也不会让知知因为离开娱乐圈,就比之前的生活档次有所下降的。”

房间静悄悄的,沈知意抬起手,指缝穿梭在陆南风茂密的短发间,她收敛起所有的情绪,摇了摇头。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沈知意感受到腿部酸胀,明显地轻缓了许多。

意外收获陆南风对按摩还有研究,算是一种惊喜。

郑美苏打来电话,问沈知意大概要几点钟能到江城。

她在电话里掩饰不住欣喜,郑美苏说有几个广告商看到沈知意第一期的节目后,就想着商榷合作的问题。

沈知意从陆南风的手里接过热乎乎的包子,呜咽地对听筒那边的郑美苏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中午可以到。”

一般说不出意外,往往是要有意外的发生的。

即便现在艳阳光照,前方施工的障碍也已经清除,但是载着沈知意和陆南风的师傅突然吃坏了肚子,来来回回跑了许多次厕所。

师傅充满歉意地对陆南风说耽误了他们的时间,也表示让他们若是着急的话,可以再去约其他的师傅,从古镇到高速服务区的这段路费为了表示歉意就不收费了。

都是在压力下讨生活的苦命人,陆南风瞧着师傅卑微的姿态不由地想到了自己的祖母。

他迈着长腿走出厕所,沈知意正在外面与郑美苏通话。

郑美苏在电话里对沈知意说:“对啦。知意,你有没有认识电脑玩得很厉害的朋友啊?”

沈知意认真地思考了下,原主好像在书中好像并没电脑技术很棒的朋友。

“好奇怪的说。昨天晚上我睡觉前,那些喷子们还在超话里骂骂咧咧,今早我在看他们突然间就没了声音,更离谱的是那些热度最高的几个大V还被封了号。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推手,哪里又说得通呢。”

郑美苏对沈知意说完这些后,更多的是往好处去想,别管在暗处的是人是鬼,只要能帮助自己,那都是她们的好朋友。

“知知。”

郑美苏听到沈知意那边传来男人极富磁性的声音,忽然间灵光乍现:“知意。你觉得会不会是......”

草率了。

郑美苏都还没把话讲完,沈知意就已经挂掉了电话。

其实就算是郑美苏不说,沈知意也清楚清大计算机系毕业的陆南风,会的领域应该不只是游戏而已。

“刘师傅的身体怎么样了?”沈知意并没有问昨晚是不是陆南风黑了渣浪的系统,所以热搜才会下降。

“吃了止泻药,看着还有些虚弱。”陆南风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当然可以。”沈知意也赞同不换司机师傅:“离第二期综艺录制还有一段时间,只要你们俱乐部不催促你,我这边没什么。”

陆南风的俊脸上流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他微微颔首:“那我回去跟师傅好好说。”

刘师傅与祖母是同类人。

他们这类人虽处于社会的底层,却仍然保持善良、积极的好品质。

在听到陆南风讲不换司机后,刘师傅又是道歉又是道谢,若不是此刻他还蹲在厕所的隔间里,恐怕都要跑到陆南风面前真能行大礼。

这不是夸张,而是在获得大赦后的真实反应。

相对于陆南风,沈知意又多了份考虑,说是就算是司机师傅不再跑厕所,也是需要好好休息的,不如他们就在这儿留几日。

兜兜转转,或许是命运使然,让他们的计划又回到了原点。

之前在录制第一期节目的时候,沈知意就听当地的人说古镇有个灵山,传说与相爱的人一起爬到山顶看到日出的,一定会幸福地度过此生。

她想,有些事情总要讲明白一些。

哪怕最后,陆南风不会接受已经被换了芯的原主,也好过现在爱得不明不白。

抵达灵山,已经是傍晚。

山里的夜晚要比镇子上降低几个温度,尤其是最近还在倒春寒,预备登山的时候,沈知意因为口渴,花了一百块买了两瓶饮料。

景区的东西都贵,沈知意吐槽商家是不是在昧着良心发财。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不知道景区东西之所以贵,是因为商家租的摊位费本来就要比外面的高。

陆南风也不想给沈知意科普卖弄这些无关紧要的知识,他的知知,无忧无虑便是最好的。

只是他没想到沈知意买的是酒。

而且古镇一生要强的商家并没有昧着良心,相反地有良心的他们用浓度高的米酒兑进了果汁兜售了出去。

这是古镇当地的特色。

怪他之前没有做好攻略。

沈知意因为口渴,喝了大半瓶,这米酒后劲又大,很快整个人呈微醺的状态。

陆南风单手搀扶着沈知意,生怕走不稳路的她再出什么意外。

微醺的沈知意努力地掀开眼皮,她的舌头有些捋不直:“阿南。我想给你说一个秘密。”

微醺状态的沈知意娇憨可爱。

陆南风的喉结滚动,星光落到他深邃的桃花眼中,他宠溺地问道:“知知想对哥哥说什么?”

“我要把车祸后醒来为什么要坚定要离婚的秘密告诉你。”

或许这些天所有情绪都压得太久,沈知意终于能借着醉酒肆意地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一切。

人们常说,酒后吐真言。

陆南风听到沈知意把坚持离婚的原因当成了秘密,扶在她肩头的尾指微不可查地颤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