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047: 佛前不打诳语

小知意被陆南风说得满脸通红。

幸好夕阳的光晕透过树枝落在小知意的身上,若是陆南风问自己为什么脸红,她还能狡辩说这种情况是因为天热。

佛前不打诳语。

陆南风并没有再继续调侃小知意。

小知意求了个平安符,她双手合十,虔诚地跪在圃垫上。

整座元西寺漂浮着一股不知名的气息,小知意有好多的愿望想要向佛祖倾诉,但她的手里只有三炷香,做人不能太贪心的道理她从小就被沈东毅教导过。

小知意只好捡最主要地说,每许一个愿望,便朝着佛像一叩首。

身后的陆南风听到女孩额头触碰地板的声响,藏在袖口的手忍不住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下。

拜完佛像后,女孩又变成了元气满满的少女。

她热情地对陆南风说,为了表示他带自己来元西寺,今天的晚餐陆南风想吃什么她便请他吃什么。

陆南风淡漠的眼睛里,像是藏着一汪幽深的泉流,他摇了摇头拒绝了女孩的好意。

山脚下。

小知意看到有人卖孔明灯的老人,禁不住对方的推销,便买了两个。

小知意追上只顾闷头向前走的少年,她塞给他一个孔明灯:“呐。你刚刚在寺庙里都没有许愿,就这样走了的话,会留遗憾哒~”

陆南风看着手里干瘪的灯笼,他没有说话,或许有的误会不需要解释是因为外表过于华丽可以遮挡住虚虚的内里。

他并没有告诉小知意,自己没有上香是因为他已经来过了一次,所以才没有许愿的。

陆南风与小知意才见了两面,家里的事情,他也不愿意同陌生人讲。

更何况,小姑娘好像也有很多的心事,他也不希望打破现在的平衡。

所以,不如就让这些,成为一个美丽的误会。

陆南风从卖孔明灯的老人手里要了一支笔,小知意不知道他在上面写了什么。

直到陆南风写完后将手里的笔递给小知意,她才接过笔,用惯用的楷体写下两个字——

再见。

妈妈,再见。

小知意并没有写上许艺如的名字。

明明只写了两个字,身体像是被抽离了所有的力气。

不多会儿,月光吞咽了最后一抹夕阳,他们在老人的帮助下放飞了孔明灯。

漫天漂浮的孔明灯,仿佛是被放大眨眼的星星,小知意与陆南风就那样静静地站在街道上。

小知意仰起脖子,在心里暗自祈祷夜风能将她与陆南风的心愿好好传递给佛祖。

直到眼里已经分不清楚夜空中哪一个是刚刚自己放的孔明灯,小知意才意识到脸颊上的刚刚流下的泪水。

阿嚏。

习惯了总统套房乍一换成普通单间,沈知意倒是有些不太适应。

陆南风将人轻轻地放在沙发上,起身将房间里的窗户关紧。

沈知意不知道在从进门到关窗的时间里,陆南风忽然想起了一些过往。

她的小腿好像有些肿,沈知意懊恼地想,早知道就不该一连两晚放任自己本心了。

借陆南风关窗户的空隙,沈知意踢掉了高跟鞋,一边捏着小腿,一边问陆南风:“阿南。你有没有看热搜?”

“没。”男人转过身,看着沙发上正蹙着眉捏腿的沈知意,他坐过去,单手将她的右腿搭在自己的身上,尽管力度拿捏得当,沈知意还是闷哼了一声。

“酸化开了就不那么胀了。”陆南风沉默了一会儿,他叹着气:“若是实在觉得疼得厉害,就刷刷手机分散下注意力。”

沈知意倒不是想刷手机,网上的风评不用猜,肯定是骂的比捧的更多。

可是从自己说不去看陆南风比赛后,本来就沉闷的男人好像变得更加淡漠。

为了避免尴尬,沈知意只好拿出手机有模有样地刷了起来。

她用余光偷偷地瞄了一眼陆南风,捏个腿而已干嘛要那么专注,就好像是正式参加比赛似的,也不知道主动给自己说说话。

越是沉寂的时光,沈知意的心情越变得浮躁。

一个人心不在焉的时候,总是容易想多。

其实在知晓男主没有背叛原主后,沈知意心里在庆幸之余更多的又是担心。

她担心自己那么轻易地就被男主吸引,而男主可能透着她的身体,想的爱着的都是原主。

如果自己就是原主就好了。

沈知意自私地想。

呸呸呸!

怎么那么卑微?应该是去他幺蛾子的替身文学!

她沈知意需要的爱,从来都是独一无二。

陆南风为什么会同意和原主在一起呢?

沈知意微微闭上眼眸,书中好像是有这么一段细节。

似乎是年少时男主因为家贫,经常被学校一些混世魔王欺负,有次更过分的是他们还合伙设局污蔑陆南风偷了班费。

那段时间,陆南风确实是在饮食上与平日不同,甚至说以前在食堂都舍不得吃荤的他,饭盒里也多了不同种类的肉菜。

班费找不回来,有些看陆南风不顺眼的,就跑去到班主任面前打小报告。

陆南风家里情况,教过他的老师都是知情。

就算没有学生打小报告,这段时间陆南风在衣食住行上的改变也被所有人共睹。

所以一时间,班主任也没能给出正确的回应。

那名刚毕业的女教师,为了在领导面前树立起所谓的尊严,没有去考究,反而只选择相信自己所相信的。

她甚至还苦口婆心地找到陆南风,劝说他把偷的班费还回来。

班主任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上升到陆南风小小年纪不能学他那个父亲,被干反社会的浑事。

而原主的态度,正是推动了原主与男主之间的感情线的契机。

当时原主是去办公室交报表,她望着办公室少年惨白的脸,直接对班主任道:“不是他。”

在没有了解事情的起因,就那样盲目相信男主的,恐怕就只有原主一个人。

也就是这个时候,对男主对原主的态度发生了改变。

班主任自然是认识面前的这个明媚的女孩,她爸给学校捐了几幢教学楼的事迹在教师队伍里传得沸沸扬扬。

是个不好惹的。

可班主任仰仗着自己是老师,脸难免有些挂不住:“知意啊。你刚转学来,不是很清楚陆同学的家庭条件......”

此时少年抬起阴郁的眼眸,让班主任自动将还未讲完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