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043: 沈知意不会去看陆南风的比赛

沈知意与陆南风也没什么急事,比起在古镇逛,沈知意更在意还是陆南风接通的那个电话。

当时陆南风虽然没有背着自己接,可听筒的声音比较小,她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Summer。

沈知意不清楚陆南风战队的问题,事实上在两个人和好后,沈知意也决定给予对方绝对的信任。

不知道是不是下雨的缘故,留在服务区这边的人倒挺多。尤其是自助那边好像是有什么活动,人围得水泄不通。

沈知意的肚子有些饿,陆南风本来想跟着司机师傅一起要碗拉面,但考虑到沈知意觉得晚上吃面食容易变胖,所以才抬脚转去了西餐厅。

陆南风单手扫码付款准备与沈知意汇合时,那收款的小姐姐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尖叫道:“你是不是《有个恋爱,我想给你谈谈!》恋综的男嘉宾?”

“不是。”

陆南风故意压着声音,真不要是不想给沈知意招黑,反正他戴着口罩,鸭舌帽只露出两只漆黑的眼,应该不至于被看出来。

“不可能啊。我前两天还看了好几遍回放来着,就是你——”收银的小姐姐恍然大悟,猛然用手指着陆南风坚定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同沈知意一个队的那个厉皓南!”

他还真不是。

陆南风满额头黑线。

兴许是受到了顾云卿的影响,他在与知知完成浩大的工程后,陆南风偷偷地在搜索引擎里搜索自己与沈知意的名字。

出来的词条倒是多。

但无论路人也好,粉丝也好,甚至说部分黑子,竟然都觉得沈知意与厉皓南各方面都很搭配。

有些更为过分的营销号,在明知道陆南风与沈知意已经领证是合法的夫妻后,还专门杜撰了一篇编造沈知意与厉皓南的万字爱情小作文。

收款的小姐姐还为自己认对了认沾沾自喜,她随即从抽屉里掏出纸笔,兴奋地对陆南风讲:“我真的很喜欢你们的南意CP,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签名?”

“我说过我不是。”陆南风沉了沉脸,他薄唇泛起嘲讽:“你应该去找厉皓南要签名,而不是找我。”

“你真不是厉皓南吗?”收银的小姐姐倒是被陆南风冰冷的眼神吓到了,她下意识躲闪道:“可是真的好像啊。”

“哪里像?”原本在服务区那边与司机师傅一起等陆南风回来的沈知意突然出现在西餐厅,她扬起灿烂的笑容:“我们阿南可比厉皓南英俊多了。”

收银小姐姐当然认出了面前这个杠自己的人是谁。

“小姐姐若是眼神不好使的话,这边建议你去医院好好挂个眼科哦。”沈知意笑盈盈地补充道。

哪怕厉皓南的名字里也有个南字,但能被沈知意叫阿南的,只能是陆南风。

都怪自己嘴碎,但是沈知意霸气护夫的样子也好帅啊!

收银的小姐姐一下子就磕到了两个人的CP。

“对不起。”反应过来的收银小姐姐立刻向陆南风道歉,并说为了表达自己的疏忽,他们今晚点餐的这顿由她请了。

陆南风还想说些什么,毕竟依照沈知意的性格,肯定不会接受这样的道歉方式,可身边的沈知意只是轻飘飘道:“那就谢谢小姐姐了。”

道完谢后的沈知意又回刚才占好的座位上,这家西餐厅传菜的速度倒是快,不多会儿就把陆南风点好的东西上完了。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有刁难那个收银的小姐姐?”沈知意从陆南风的手里接过被切好的牛排,她笑着说:“我是觉得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就好。”

“再说啦,我们家阿南刚刚也没摘口罩,没让那位小姐姐看到帅气的英姿,我也不算吃亏。”

陆南风沉默几秒,总觉得车祸后的沈知意看问题好像通透了许多。

只要方才自己没有给她招黑,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沈知意将叉好的切碎的牛排送到陆南风的唇边,陆南风的耳根不自然地红了起来,他张开口吃到嘴里的牛肉没有立刻在嘴里咀嚼,反而目光有几分痴傻地回味着刚刚被知知的投喂。

面前的沈知意却是与网上铺天盖地小仙女的通稿不同,她静静地在饭桌前思考问题的时候,明艳动人,让陆南风忍不住动了动喉咙。

牛肉都没来得及细品,直接顺着喉咙进了胃腔。

陆南风强.迫自己收回视线,他稳了稳自己的心智,像是鼓足了勇气:“等回到江城后,我可能要回俱乐部集训。”

沈知意用余光瞥见陆南风微颤的俊眸,想到面前这个男人是在向自己报备行踪,忍不住眼底晕开笑意:“好。”

“你......”

听到沈知意同意自己的报备,陆南风的表情明显有些错愕,他有些不自然地抓着面前的果饮,一口喝到了底。

“我什么?你是不是以为我会拒绝你?”

何止是会拒绝。

不光会拒绝,还会歇斯底里地控诉自己打职业就是在单纯地给在游戏世界玩物丧志的自己找借口。

看来知知确实是变化不少。

不过陆南风并没有回答沈知意的问题,生怕刚被答应的一切因为自己的多此一举统统都作废。

陆南风摇了摇头:“不,我是在想你回到江城后若是觉得无聊,也可以来俱乐部看我集训。”

“不了。”沈知意撑着下巴,然后对看到陆南风明显暗淡的眼神,她捂抿着唇笑道:“我怕我去的话,你会分心。”

虽然沈知意说得是实话,单是现在这样坐在自己的对面吃饭,陆南风就有些承受不住沈知意的风情,更不必说她若是在俱乐部又像是在民宿那样对自己说出那些句子......

可还是想让她看自己并不是打游戏虚度光阴,竞技比赛里也有自己拼搏的信仰与荣耀。

“那春季赛的第二轮......”陆南风试探性地开口问道。

“不去。”

沈知意虽然嘴上说不去看陆南风的集训和比赛是怕影响自己,但当事人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失望笼罩了情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