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039: 那可是补气血的汤啊……

枕边已经没了陆南风的身影。

沈知意总觉得造物者在这个方面,其实还挺不公平的。

且不说陆南风一只手行动自如,第二天还能醒那么早,就跟没事人似的。

一点儿也不像她,方才只是脚刚触碰地面,就差点儿因为腿酸瘫在地上。

为了缓和身上的酸意,沈知意挣扎了一会儿,踉跄着去浴室泡了澡。

先前因为后背因为滑倒受伤的位置已经结成痂,尽管沈知意尽最大可能不要让浴霸的水珠落在受伤的地方,但就像是情感似的,哪里又是受意志所控制的呢。

沈知意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

泡澡最大的好处就是能缓解身体的疲劳,本来要吹头发的她听到客房那边传来细碎的声音。

沈知意屏住了呼吸,她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蹑手蹑脚地顺着声源摸去。

陆南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从沈知意的视角望去,倒是能看到男人单手系围裙的模样。

沈知意虽然隔着远,但鼻子敏锐的她还是嗅到了香辣鲤鱼的爆香。

过了一会儿,陆南风推开厨房的门,对上了沈知意的杏眸,他蹙眉看了她一眼:“怎么不多睡会儿?”

清早陆南风是被民宿的前台电话吵醒。

电话那头告知他,说节目组都已经退房回去。

若是总统套房超过十二点还没有退房的意向,那民宿就当他们主动续订,也不会找钟点工上门来清理房间。

陆南风看着自己身边还在熟睡的小女人,沙哑着嗓音低声地对电话那头说他们再续一天。

阳光细碎的打在沈知意恬淡的睡颜,陆南风忽然想到昨晚知知后面的主动,明明是他故意为之,到了后面却臣服于她的引导。

刚洗过澡的沈知意头发还是湿漉漉的,陆南风绕过她身后的吧台,应该是今早起来后采购的物资:“先去卧室,用吹风机把头发吹干!”

“哦。”

沈知意小声地应着,倒没有想象里那么易怒。

本来陆南风还在担心沈知意会不会因为自己酒后的一系列行为,然后今早醒来就把他领民政局办理离婚,可现在看她顺从的模样,陆南风倒觉得他这招险棋算是走成功了。

本来沈知意的皮肤就比别人要白皙和娇.嫩,陆南风借煲汤的功夫想要给自己再添把柴火,不经意间看到沈知意手腕和脚腕上还留着赫然醒目的红色痕迹。

他昨晚明明用最大的能力去克制了。

但现在看来,还是有点狠。

沈知意正吹着头发,没留意陆南风也已经走进了房间。

不多会儿,吹干头发后的沈知意用头绳绑住长发,露出细长的天鹅颈。

在留意到沈知意脖颈也有触目惊心红色的痕迹后,陆南风又陷入了某种自责之中。

他悄然握紧了拳头,若是附近有面墙,恐怕陆南风早就挥拳发泄了压抑许久的情绪。

不该做得那么狠的。

沈知意感受到有束光一直在灼烧着自己的后背,她下意识地放好吹风机转过身,果不其然陆南风就在自己的面前,仿佛要将她看穿似的。

【知知。你心疼心疼我,不要再提离婚了,好不好?】

四目交接的灯火通明里,沈知意挑着好看的眉毛,昨晚吃亏严重的她决定好好地调.戏陆南风一番:“陆先生是太久没见过女人了吗?”

民宿放在床头的盒子全部拆开,若不是最后她实在是没什么力气,恹恹地说了句太累了,沈知意相信陆南风一定还能继续坚持。

这话传到陆南风的耳朵里倒是燃起了斗志,很明显他的俊脸黯淡了些许光。

“沈女士。”陆南风沉默半晌后,薄唇勾起一抹淡笑:“我们一个半斤,一个八两,不是吗?”

本来这种多情就是男情女愿,陆南风的言下之意是单纯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是促不成这样的宏伟的工程。

沈知意嘴巴上也不饶人:“还好意思说半斤和八两?”

女人家都喜欢说反语。

陆南风的俊脸开始阴晴不定。

明明昨晚陆南风单手都已经差点儿让自己晕厥过去,更不要说如果他如果那只胳膊健全了后会发生怎样的状况。

沈知意愣了一会儿,等到完全反应过来,陆南风再次转进了厨房。

不想甘拜下风的沈知意跟了过去,陆南风将刚煲好的汤盛了出来。

“关于昨晚的学术,等吃完饭再来讨论。”

陆南风做了是四菜一汤。

香辣鲤鱼是主要的硬菜,鸡汤里放着枸杞和红参,陆南风给沈知意盛了一碗:“趁热喝,好补补气血。”

沈知意刚想出口成章,可又考虑到吃人嘴软,何况陆南风已经提前刹住闸,自己也不能老拘泥于这里,不然会显得自己格局很小。

那可是补气血的汤啊……

“姜导他们今早离开的。”陆南风将闷头吃饭不语的沈知意道:“我又续了一晚房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或许这就是成年后的世界,即便是doi后,也可以这样云淡风轻地掀过。

沈知意越想心里就越堵,酒醒的陆南风一点儿都不可爱。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档期在空窗期的话,你要之前不是很想去古镇旅行吗?我们可以趁着空窗期一起去逛逛。”

“咳……咳……”

沈知意显然是被陆南风的话吓到了。

如果她刚刚没出现幻听话,陆南风是在邀请自己一起出去玩?

原主和男主肯定是因为什么产生了误会,经过昨晚,沈知意也觉得陆南风不会跟江雪梨发生什么的。

陆南风见沈知意还是沉默着,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垂着头。

“昨晚是我不好。”陆南风顶不住沈知意的沉默,都没等到沈知意咨询,陆南风就已经开始如实交代:“知知。我还是那句话——除非我死,否则你这辈子别想着离婚!”

沈知意:“……”

她漂亮的杏眸闪着黑人的疑惑,沉默了一会儿后,她笑得勾人精魂:“谁告诉你说我要离婚?”

陆南风闻言猛然地抬起了头,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难掩得知不离婚后的兴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