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038: “知知。你心疼心疼我,不要再提离婚了,好不好?”

沈知意沉默的这半晌里,陈鹿鸣瞧着面前倒在吧台醉眼迷离的男人,随即微叹道:“如果很麻烦的话,就算了。”

“地址发我手机上吧。”就在陈鹿鸣佯装要挂断手机时,听筒里传来沈知意有些沙哑的声音。

“行了。别装了。攒攒演技,省得你家小天使一会儿来接你的时候都看穿了。”

陈鹿鸣将手里的手机丢给陆南风。

还烂醉如泥?俱乐部谁不知道陆南风是千杯不醉!

陈鹿鸣算是看清楚了什么所谓的情伤,都不过是陆南风那个狗男人的把戏罢了。

沈知意那边来的倒是快。

因为电动三轮车没有车位停靠,所以抵达酒吧的她只能在马路对面给陈鹿鸣发消息。

陈鹿鸣接到短信后,搀扶着装醉的陆南风走出酒吧。

在看到电动三轮车时,陈鹿鸣嘴差点儿没裂开,不过还得表现出异常吃惊:“啊。沈小姐,好巧,你也来酒吧庆祝?”

“不是你在电话里通知我说陆南风喝多了吗?”沈知意蹙眉,拿出手机,随即拨通了方才陈鹿鸣拨打过来的号码。

陆南风的手机果然开始发出震动的声音。

“哦~”陈鹿鸣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南风的天使,是沈小姐啊。”

当众被外人说出这样的称呼,面子薄的沈知意,耳根幽幽地红起来。

好在沈知意也没有在后面说什么,陈鹿鸣将人塞进电动三轮车里后,则是转身打开了自己的车门。

陈鹿鸣对沈知意倒是放心,车子极速奔驰在羊肠小道也未留下只言片语。

好在有夜色裹住秘密。

沈知意将电动三轮车驶回民宿时,好巧不巧地撞上了车主人。

厉皓南扬着手机,还特地打开手电筒,剧烈的强光让沈知意不得不下意识抬起手臂遮挡。

“沈老师这是刚回来?”

“啊。”

沈知意硬着头皮扶着比她高出不少男人,陆南风高大的身躯靠在她的身上,倒也没有想象里那么沉。

若非是节目组都知道两个人是已婚的关系,只怕第二天的热搜估计又要爆。

因为此时此刻,他们两个人像极了被抓女干.在.床偷.情的小两口。

沈知意珉了珉有些干燥的唇,她将钥匙还给厉皓南,然后搀扶着喝醉的陆南风走进节目组分配的总统套房。

厉皓南指骨发白地攥着沈知意刚还给他的钥匙,他的眼神变得幽深莫测。

阿意。

你到底还是忘了我。

沈知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陆南风拖进了民宿的总统套房。

房间里没有开灯,沈知意摸着黑将人安置到沙发上,正当她打算折到门口让客厅重见光明时,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沈知意的心漏跳了半拍,她忽然想到了在蓝山咖啡馆那个意外的吻。

陆南风趁着沈知意失神的功夫,将其裹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用下巴抵着她瘦削的左肩,凑在她的耳边哀求道:“知知。你心疼心疼我,不要再提离婚了,好不好?”

沈知意身体微僵。

她甚至怀疑原主是不是弄错了,这样的陆南风又怎么可能会和江雪梨不清不楚?

借着月光,沈知意看到陆南风那张英俊的脸上挂着几分委屈。

他的瞳仁幽深莫测,那双勾人的桃花眼故意勾出醉酒后的那点儿迷人。

陆南风虽然喝了不少酒,确实也在清醒的状态。

包括进民宿前,他虽然闭上眼,也能听到有个男人在同知知搭讪。

若是内容再聊得过分些,说不定陆南风在门前就会“苏醒”。

沈知意后背还有伤,陆南风不敢太过于用力拥抱她。

今晚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天气的影响,他总是在脑海浮现出过去的点滴。

陆南风记得同样是这样的阴雨天,他在外面忙着做兼职回家晚了,沈知意就抱着抱枕蜷缩在沙发上,也不开灯,听到门转动的声响,直接扑向他的怀里。

沈知意哭得撕心裂肺,偏偏陆南风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宽慰她,可也不想让她一直这么哭下去,就俯身堵住了发声源。

本来她对他就是不可控的存在,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陆南风还记得自己一遍遍对沈知意讲:“知知。我爱你,我会负责的。如果你愿意,我们明天就把证结了。”

事实上,他也像自己承诺的那般,真的在法定年龄过了后将沈知意写进了户口本的配偶一栏。

此时沈知意有些不舒服地在陆南风怀里动了动,这样的动作自然也引起了相对应的尴尬。

好在陆南风现在还是醉酒的状态,所发生的一切的意外都可以被理解。

沈知意的手挪开后,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小声自言道:“救命!喝多了还那么敏感的吗?”

可话音刚落没几秒,沈知意感受到自己唇边的凉意,她下意识地瞳孔紧缩。

那种在身体里灌入电流的感觉,从蓝山咖啡馆被过继到现在。

陆南风坐直了身子,在这个深夜里用他最温柔的方式来回摩挲。

他的唇角还残留着淡淡的酒香,陆南风喑哑着嗓音:“知知?不离婚好不好?”

沈知意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下一秒,沈知意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子强大的力气抬起。

她顿觉眼前一黑。

沈知意下意识地单手抓住了陆南风领口,她不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只是生理很本能地做出了一些反应。

她想,或许陆南风并没有醉。

醉的人,应该是她。

沈知意出于本能地抱住了陆南风,因为太多年,陆南风熟悉用什么样的一种方式能让沈知意更容易找到感觉。

窗外的夜雨敲打着玻璃,遮掩了许多的声音。

“知知。我们和好?嗯?”陆南风轻柔地为沈知意擦拭着额头的汗水。

已经没多少力气的沈知意打了个哈欠,因为太困,随口应了个好。

翌日。

因为第一期恋综拍摄完毕,其他嘉宾也陆续回自己原本生活地等待着姜导下一步指示。

沈知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

浑身的酸楚仿佛在提醒自己,昨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