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037: 你惨了,你坠入爱河了

陈鹿鸣大概永远都无法理解这样的情感。

不过换个角度去想,如果他猜得透彻,也不至于说当了二十七年的母胎solo。

但陈鹿鸣也不想看陆南风一直为情所困,他单手勾着陆南风的脖子,笑着舒缓气氛。

“你啊这么多年,就是在一棵树上吊死,所以才不知道后面的森林长得多么旺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道理,我以为你懂的。”

陆南风拨开陈鹿鸣的手:“我这辈子只认定知知一个人。”

陈鹿鸣嗤之以鼻:“肤浅。”

依陈鹿鸣看,陆南风就是贪图沈知意的美貌。

上次在蓝山咖啡厅,托陆南风的福,他有幸见过沈知意的模样。

好看是好看。

巴掌大的小脸,皮肤白皙,柳眉下干净漂亮的杏眸,樱桃红唇讲起话来像是江南女子的代表,软软糯糯,哪怕放在娱乐圈这样美女如云的地方,也是翘楚般存在。

可那么矫作,也不是陆南风能够驾驭住的。

“嗯。”

破天荒的,陆南风没有反驳陈鹿鸣。

“说实话你这态度,还真是是勾起我的八卦之心。新闻上铺天盖地说当初是沈知意先追的你,我看现在……倒像是颠倒了个。”

陈鹿鸣怕伤了陆南风的心,话到嘴边立刻憋了回去换了种方法表达。

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的例子,陈鹿鸣听了无数次,只怕就算他点名陆南风,坠入爱河的人是没办法自知的。

“新闻里说的不假。”

陆南风眼里带着笑意,过去对于陈鹿鸣的八卦他向来自动从耳边过滤,但现在陈鹿鸣居然还能从陆南风这边得到认证,倒是越来越有点好奇了。

“怎么?沈知意也像你似的,只在意你的那张脸?”

陈鹿鸣说完这话后,明显感到周遭的温度陡然变得紧张。

陆南风珉了下唇,语调听不出什么情绪:“知知当时应该觉得我比较好追吧。”

倒也完全没有否定陈鹿鸣的话。

网吧外稀稀拉拉的雨滴擦过脸颊,陆南风用指腹揩去那片潮湿。

哪怕他并不想承认,知知当年会追自己是因为这副皮囊。

直到现在重新回忆,陆南风都会思考若是当年在筒子楼他没有抱起那只浑身是血的橘猫,她是不是就不会主动同自己交谈?

从一开始,陆南风便知自己配不上沈知意。

他的知知,生来就是含着金汤匙出身,拥有过世间很多美好的东西,也值得继续在未来继续拥有。

若非是青春期里的叛逆,与家里闹独立的沈知意跑到筒子楼租房,也不会有那样惊鸿一瞥的初遇。

许是他住在她租的房子隔壁,加上两个人年纪相仿又在同一个学校念书,彼此关系也越来越近。

少年期的陆南风就比同龄人心智更加成熟,住在筒子楼里的人也分三六九等。

陆南风见过那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会偷偷开着低奢的保时捷跟在沈知意的后面,也会将一些名贵的、只有在新闻上才能看见的牌子一件件搬进沈知意的出租屋。

久而久之,筒子楼住的妇女中有眼红的。她们总爱搬着凳子编排沈知意,话语的中心无非是沈知意年纪那么小,私.生活就那么混乱,真是社会不良的风气。

沈知意面对那些编排,倒也不生气。

她笑的时候,眼里有星星:“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就算是她今天把黑的硬生生地描写成白的,那事实本来的模样,就会因为她那张嘴巴改变吗?”

夏夜萤火虫点点,陆南风忽然很想带着沈知意远走高飞,他想陪着她慢慢变老,携手经历未见过的风景。

后来,沈知意离开筒子楼,陆南风才知道原来那个经常会给沈知意送各类名牌的男人竟然是学校背后经常资助贫困生的董事长!再然后,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沈知意的父亲。

若非是身份之间巨大的鸿沟,沈知意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当时的陆南风并没有扔掉沈知意的情书,而是偷偷私藏了她好多的情书,并在每一封的情书里后面都认真地回复顶峰见。

沈知意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他要考清大计算机系,一向爱玩的她在高二像是换了个人,甚至为了保证自己的成绩可以和他念一个学校,还特地在报了艺术。

新闻上说沈知意在校园时期将厚脸皮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所以最后才抱住了陆南风的大腿。

事实上,在沈知意告白之前,他就很喜欢很喜欢沈知意。

或许是受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响,陆南风骨子里多少是带着一些自卑的。

他甚至异想天开地想要超越沈知意的父亲,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为她提供与她现在接近的生活。

陆南风不想沈知意以后同自己在一起,吃很多苦头,生活此前此后存在巨大的落差。

所以在大学确定关系后,陆南风只要有时间就会去兼职赚钱,包括后面走上打职业这条路。

网吧外的雨水似乎有停的迹象,提出喝酒的人是陆南风。

他今天已经破天荒了许多事,所以在做出什么行为,陈鹿鸣已经不觉得奇怪。

陆南风的酒量陈鹿鸣根本不担心,但几杯下肚后,陈鹿鸣才明白某些人有多狗。

晚上九点。

沈知意躺在民宿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后来,她坐起身,单手抓着长发,简直是要疯掉的节奏。

从回来到现在,只要她闭上杏眸,面前就会浮现出陆南风那双饱含深情的桃花眼。

真是要死了。

她究竟在做什么啊。

不是说要替原主斩掉过去好好发展事业,心态为什么开始现在越来越不受控了吧?

沈知意没有开灯,所以当手机有电话切进来的时候,在黑暗中变得十分明亮。

而此刻,陆南风的名字赫然在屏幕上显示。

沈知意的心莫名地骤紧,“喂?”

“天使?”陈鹿鸣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抱歉那么晚打扰您休息了,主要南风今天心情好像不好,喝了很多酒,眼下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连夜回京城去主持。您看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来魅色酒店接他?毕竟我看你是他手机唯一一个有备注的联系人。”

陆南风喝多了?

沈知意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今天行为各种失常的陆南风竟然会在收到自己发送的离婚短信后选择去酒吧买醉。

同样,她更想不到自己在陆南风的手机列表里竟然是唯一备注的联系人;以及,还有她更想不通的是陆南风给自己备注。

My angel ,我的天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