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036: 年少多甜蜜,现在就有多讽刺。

陈鹿鸣还不如不说话。

他的话,搭配上他现在的举动,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掩耳盗铃、欲盖弥彰。

陆南风从陈鹿鸣手里接过手机,他的指骨渐渐泛白,心脏好像一下子被灌进了很多的冷风,疼得他都快失去了知觉。

陈鹿鸣抬眼,小心翼翼道:“该不会是因为我把你叫来练习,所以你家小天使生气了吧?”

【明日回江城,陆先生若是不忙的话,就一起去民政局早点儿把离婚证拿下来吧。】

陆南风的指腹摩擦着屏幕上的短信,并没有回复陈鹿鸣的问题。

是知知发来的消息。

陆南风以为这些天,自己已经将情谊传达得很清晰,也一直尽最大努力在修补与知知之间的关系。

可最后到头来,他还是会成为了被抛弃的那个人吗?

陈鹿鸣闷着头,陆南风不说话,他也不敢随意开口。

“走吧。”沉默许久后,陆南风忽然对陈鹿鸣道。

古镇方才还是大雾,现在却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

因为城市水域系统因为比较落后,所以很快路上那些坑洼不平的地方很快积蓄了不少雨水。

天空阴沉沉的,陆南风有些看不清楚远方的景色。

“陈哥。”陆南风鲜少这样称呼陈鹿鸣,着实让身后被点到名字的吓了一跳:“你说我会不会就这样失去知知了?”

“嗯?”

看到陆南风这种为情所伤的状态,陈鹿鸣作为狐朋狗友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笑,但理智告诉他如果此刻自己嘲笑陆南风,否则下一个鼻青脸肿进医院的也会是他。

陈鹿鸣认识陆南风时间不够长,只记得最初他和他同时签到一个俱乐部的时候陆南风就已经有女朋友。

直到前不久,陈鹿鸣从网上对风意CP考古八卦里拎出几条有效的信息,并凭借他超绝的智商完整地了所有的起承转合。

“我对她检讨了我的错误,我甚至向她保证只要她不离婚,哪怕我就此退役都可以。”

“我看你是疯了!”面对面前这个恋爱脑的男人,陈鹿鸣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是的。

陆南风也觉得自己疯了。

人们常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从十三岁到二十五岁,整整十二年。

不是二年,也不是两天。

陆南风不明白,明明那么爱自己的沈知意,如今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呢?

他还记得因为从小生长环境的不同,刚搬到筒子楼住的沈知意总是受不住北方寒冷。

陆南风每次都会热好牛奶,然后装作不经意间放在她的帽子里。

彼时沈知意正与家里闹独立,冬天步行去上学的她走在路上,热牛奶传到手心的热度,倒是比暖宝宝见效快很多。

陆南风那样的行为,偶尔也会有被沈知意抓个正着的时候。

沈知意总是会笑嘻嘻地将小脑袋扎到陆南风的怀中,然后霸道地把两只手都放在他的口袋里。

年少的时光多甜蜜,现在看起来就有多讽刺和感伤。

也许是以前的路过得太顺风顺水,从校服到婚纱一路畅通无阻,所以才会让老天心里变得失衡,才会开始给他们的生活开这样一个玩笑。

其实于陆南风而言,沈知意不光是自己的小太阳,他其实更愿意换个词语去形容她——

天使。

天使下凡历劫,不经意间救赎了凡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