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035: 可那养眼的小帅哥在叫我姐姐嗳

郑美苏刚想要说些什么,厉皓南却挑着那双狭长的丹凤眼,凑过来道:“这位就是沈老师的经纪人吧?经纪人姐姐如果不介意螺蛳粉味道冲的话,可以加入我和沈老师哈。”

不同于陆南风的高冷,厉皓南的性子倒是多了几分懒散,加上他留着细软的短发,瞬间将时下的少年感拿捏得死死的。

郑美苏也不想沈知意跟厉皓南一起去吃螺蛳粉啊,可厉皓南那样养眼的小帅哥在叫自己姐姐嗳。

“美苏姐?”

若不是沈知意叫她,郑美苏恐怕还停留在厉皓南那声姐姐的称呼中。

“嗯?”

“要一起吗?”

沈知意馋螺蛳粉很久了。

古镇这边能吃的东西种类少,可也有不少博主在某书里安利当地的螺蛳粉,吃过的都称呼绝绝子。

“经纪人姐姐不去吃的话,会很吃亏的!”郑美苏还没来得及回复沈知意,厉皓南那边又笑着道:“那家螺蛳粉真的很好吃~”

对厉皓南的话,沈知意倒是表示赞同。

郑美苏不自然地挠了挠头发,她应该是太久没出来营业,才会被年下弟弟不经意间的话语撩动了心。

沈知意那边倒是反应平淡,她其实内心处在一个比较矛盾的境地。

沈知意矛盾的地方在于自己既想喝螺蛳粉,但又不想单独跟厉皓南在一起。

这并不是说沈知意看到网络上一些风评变好,就开始耍大牌。

虽然因为恋综,以前躲在电脑另一端黑沈知意的那部分人,现在有一部分已经变成了她的铁粉。

但沈知意也没有因此自满,她最清楚在娱乐圈这个大平台里,任何一点风吹草动,若是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都会无限放大成万劫不复的深渊。

沈知意没有被迫害妄想症,她也不是觉得厉皓南跟木桃似的,走哪里都先蹭点热度。

之所以说不太想和厉皓南在一起独处,是防止自己的热搜体给对方带来不便。

沈知意向来有恩还恩,睚眦必报,更何况厉皓南捡到自己的房卡,她请客回报是必然的。

有时候越是想低调,生活却喜欢给你许多意想不到的意外。

古镇因为要保存一些历史古迹,所以有些店面从民宿出发要打出租的时间,都能靠步行走好几个来回。

沈知意自从与郑美苏无意间发现城市扫码共享单车后,每次要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骑着它倒是很方便。

但当沈知意看到厉皓南租了辆城市电动三轮车,倒是有点被整不会了。

郑美苏在看到电动三轮车时,眼睛开始冒光,甚至连语气都变得亢奋:“知意。早知道咱们之前就该像厉皓南这样,租一辆电动三轮车,多气派,多拉风啊!”

沈知意只是在心里认同郑美苏的看法,却并没有开口表达。

路上通过交谈,沈知意才了解到厉皓南曾经来古镇旅游过。

这也就不奇怪——厉皓南为什么对于那些花花草草表现出熟悉的姿态,嘴里的解说比找专门的旅游解说都要详细了。

厉皓南的电动三轮车拐进了胡同口。

一个急刹车,让原本有些犯困的沈知意差点儿整个身体甩出去。

“沈老师。对不起,是我的技术不太行。”厉皓南有些愧疚地向沈知意弯腰道歉:“待会儿你多吃点,才能弥补我的愧疚。”

“好。”沈知意揉了揉自己磕到的额头柔声地回应道。

厉皓南种草倒是靠谱。

螺蛳粉被老板娘端上来的时候,垂涎已久的沈知意已经迫不及待地掰开筷子吃了起来。

郑美苏第一次吃味道那么重的东西,她迟迟不敢动筷,最后见沈知意吃的那么开心,才捏着鼻子浅尝了一小口。

这一小口,倒是彻底打开了郑美苏的全部味蕾,她也顾不得形象地狼吞虎咽起来。

吃过螺蛳粉的沈知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得到满足,相反地,她倒是觉得心里某块变得空落落的。

吃过饭后,厉皓南手机里来了一个电话,挂断后他充满抱歉地对郑美苏和沈知意告别,“这样沈老师,我的车钥匙给你拿着,等回头我忙完了,再去找你要钥匙。”

“好。”沈知意小幅度地点点头。

“啊。我忽然意识到我好像还没有沈老师的微信。”厉皓南故作苦恼地道:“那可怎么办呢。”

沈知意并没有责怪厉皓南来的时候将自己和郑美苏带来,走之后便直接甩锅不认,毕竟每个人都无法估量自己能够在未来发生什么样的变故。

“别告诉我——你没感觉出来那小奶狗对你有意思?”郑美苏瞧着厉皓南远去的背影突然感慨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年下。”

沈知意耸了耸双肩,纤细的修长的手指绕着钥匙扣转动。

等到沈知意与郑美苏回到民宿后,面对空大的总统套房,沈知意总算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陆南风并不在房间。

从今天一早出门,除却拍摄时间,倒现在未归,怎么看都像是在外面有人了的征兆。

不对。

沈知意摇了摇头,她翻了个身子,立刻否决了自己的脑海里那些可怕的念头。

她与陆南风都是要离婚的人了,他在外面有没有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今日难得因为天气原因,较早完成了拍摄任务。

沈知意的后背还隐隐有些疼痛,她辗转反侧,最终还是掏出手机,编辑了条短信发送了刚从黑名单里拖出来的陌生号码。

几小时后。

陆南风刚放下耳机,身边的陈鹿鸣欲言又止地望着他。

比起陈鹿鸣的忸忸怩怩,陆南风倒显得干脆利落:“现在还觉得单手的情况,会影响春季赛第二轮?”

“那倒不是。”

陆南风的技术,陈鹿鸣一向无条件信服。

眼下倒有个比较棘手的问题,他实在不好在陆南风的兴头上浇其热情。

陆南风瞧着陈鹿鸣,看着对方惊慌失措的表情,他沉了半边的俊脸:“你该不会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吧?”

类似上次在知知面前故意说江雪梨才是自己的天使,害得知知对自己失望。

陈鹿鸣立刻跳了起来,他将手机塞给陆南风:“我发誓,里面的内容我一点儿也没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