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029: “知知。我们是合法夫妻。”

由于皮肤白皙,沈知意细嫩的皮肤只要有点儿磕碰,印记很容易看出来。

陆南风瞧着沈知意别扭的模样,他弯下唇角,调侃道:“知知用不着害羞,知知的所有样子哥哥都看过。”

若是陆南风不说这话,倒也没什么。

可是他偏生将这话说出来,沈知意本来面子本来就薄,小脸很快红了起来。

玩笑归玩笑,但在掀开衣服瞧见沈知意背后那些触目惊心的疤痕,让陆南风陷入了某种自责。

郑美苏拎着药,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一向清冷的陆南风竟用最真诚的语气对沈知意说:“知知。以后若是不方便洗澡,哥哥帮你洗。”

恼羞成怒的沈知意咬着牙让陆南风滚。

“知知。我们是合法的夫妻。”陆南风摊着双手,他特地还强调了沈知意现在受着伤,很多事情做起来不太方便:“夫妻一起洗澡,不是很正常的现象吗?再说如果没有我,你后背刚缠上的伤口若是浸了水,引发伤口感染发炎怎么办?”

郑美苏老脸一红,这些难道就是不花钱听到的内容吗?

沈知意是身体娇得很,不知道是不是过去沈家一直给她顺风顺水,没怎么受过挫折的原主,面临着最大的坎坷应该就是陆南风。

大概是怕继续在同一个房间会让沈知意不舒服,陆南风借着外出买晚餐的幌子出了房间。

郑美苏拎着药有点儿尴尬,但陆南风比她想象中坦然许多,经过郑美苏的身边,陆南风微微颔首,仿佛方才那些骚.话不是出自他口。

“知意。”郑美苏将药物放在房间的小圆桌上,她对床边受伤的小女人道:“篝火晚会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将你的情况告诉了姜导。”

“嗯。”

沈知意感觉鼻子痒痒的,回应郑美苏话的时候,结实地打了个喷嚏。

“其实我觉得你跟陆南风这样相处挺好的!”郑美苏感慨:“知意。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产生一定要跟陆南风离婚的念头。但就姐这两天看到的,加上陆南风又没有做处出轨的事儿,对你也好,既然你们两个心里都有对方,不如珍惜当下,就别再相互折腾了!”

沈知意打完第一个喷嚏后,整个脑袋懵懵的,郑美苏的肺腑之言她只听了大半,但因为身体实在不舒服,连转头都有些有气无力。

郑美苏早在古镇的第二天就察觉出沈知意有些不对劲儿,那时她还问她是不是换个环境导致的,毕竟沈知意的身体情况她是最了解,哪怕被风稍微一吹,也能引起重感和发烧。

所以平日里郑美苏都是很注意沈知意的情况,郑美苏瞧着沈知意病恹恹的模样,心也有些焦灼。

她将手放在沈知意的额间,刚一触碰,便感受到滚烫的温度。

“知意,你发烧了,我们得去医院!”

郑美苏心急如焚。

瞧着自家艺人录制第一期就因为无法抗拒的因素成了这样,她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红姐今早送他们去拍摄地点的时候,将车内空调打得有些低了。

此时沈知意白皙的小脸也染上了一层不自然的红晕,但并不妨碍她在心里吐槽原主病美人的体质。

陆南风拎着买好的晚餐走进来时,房间里已经没有了沈知意与郑美苏。

单只手做什么都很麻烦,陆南风只能先将晚餐放在圆桌上,那药是郑美苏放的,两个人应该是没走太远。

陆南风将晚餐放好后,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果不其然,忙音提示着自己知知再次将自己拉黑。

郑美苏送沈知意去医院的路上,手机响了很多次,她怕打扰沈知意休息,便反手扣上了那个陌生的没有备注的号码。

陆南风瞧着通讯记录两串未被接听的号码,再盯着刚买来的晚餐,单手覆盖自己大半张脸,将所有的情绪隐藏在黑暗之中。

古镇连一家三甲医院都没有。

郑美苏担心沈知意,可看到那些像样的人民医院的大夫们互相推诿,她又只能就近原则,找到一个当地人觉得口碑不错的诊所。

好容易安顿好沈知意打上了针,郑美苏猜注意到自己的手机里有七个陌生的号码。

郑美苏担心是节目组那边出现的问题,立刻回拨了回去。

听筒那边虽然被很快接起,郑美苏揉了揉鼻子:“你是?”

电话那头的男人劈头盖脸地问道:“知知后背还有伤,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啊这。

郑美苏恍然想起她同沈知意出来的时候,忘记给陆南风留便签说明情况,她只好硬着头皮赔不是。

陆南风那边得知沈知意发烧后,沉默了片刻,再次发声的时候语气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咄咄逼人:“知知现在情况怎么样?”

“挂着水呢。具体的情况,还得等到打完三瓶后才知道。”

“地点。”

郑美苏也没考究陆南风从哪里得知自己的号码,如实地将诊所的地点发给了陆南风。

陆南风来的时候,沈知意已经在病床上睡着了。

此时已经打完第二瓶的她,就算是睡觉也不是很安稳,她的后背本来就有伤,侧过去身子时,手臂差点儿打翻另一只手挂水的瓶子。

陆南风虽从进来便一言不发,但点滴的细节都被郑美苏看在眼里。

原本郑美苏以为陆南风鬼迷心窍,所以才会跟着江雪梨不清不楚。可现在看到他为沈知意忙前忙后,尤其是那双关切人的眼神不太是演戏能做出来的。

郑美苏暗笑亏自己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竟然也会被记者捕风捉影的消息所欺骗。

“知意喜欢吃软不吃硬,你若是采用怀柔的方式,顺着她的脾气哄着,要比强硬的手段要好很多。”

郑美苏对正在帮助沈知意细心掖好被角的男人道。

“我知道。”

陆南风难得对郑美苏那么有耐心。

郑美苏忙到现在还没吃饭,即便饿她也不想留在这儿吃狗粮,于是识趣地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诊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