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028: 受伤

《有个恋爱,想跟你谈谈!》录制到现在,基本上还算顺利。

无论是嘉宾投票,还是观看直播的观众们的投票,毫无疑问,风意CP都是票数最高的那个。

姜导自然也不会辜负观众的期待,将房子的优先权给了沈知意。

因为姜导已经从沈知意这儿尝到了甜头,他现在越来越相信沈知意是个宝藏,只要运用得当,她必然会给自己带来无限的惊喜。

就在数十万在线观众也以为沈知意这次要虚让一番,却没想到沈知意在众目睽睽下直接选了最好配置的房间。

【666啊。之前有人不还以为我们知意小仙女会继续整一些幺蛾子,现在就问你脸疼不疼!】

【也不知道那些弹幕酸什么?我们沈姐姐凭实力给南风哥哥赚到的好房子,你们家哥哥姐姐优秀怎么不自己争取啊。】

【以后谁在说我们家知意,我第一个站出来开撕。】

.....

姜导那边本来不满沈知意直接选择好房子,但看到收视率没有下滑,反而还有上升的趋势,脸上线条才开始逐步缓和。然后通知主持人华哥,让他先安排嘉宾们离开后厨房。

按照投票和积分综合选择,依次回到各自的房间里休息。

这是他们来古镇的第二晚,赶巧赶上了当地居民的篝火晚会。

之前姜导也通知了各位嘉宾,华哥对没有住在好的房间的木桃与厉皓南加油鼓气:“希望大家在晚上继续努力。”

见木桃面上并不好看,华哥继续补充说就像是人不可能一直阴沟里栽倒,幸运的人也不可能一直幸运,所以不能够气馁,要鼓足勇气继续努力才有希望早日改变坏的境遇。

气氛逐渐被缓和。

比起木桃,厉皓倒是挺能适应的。

尽管木桃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可是还架不住一推开门,就看见挂在墙角上的蜘蛛。

也不是木桃为了节目效果做作,是她向来怕这些奇奇怪怪的虫子,尖叫着跑到了厉皓南的身后。

厉皓南则是淡定地用扫把清扫掉墙角的灰尘,不多会儿就将方才还比较破烂的屋子收拾得整整齐齐。

木桃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厉皓南说:“谢谢。”

厉皓南并没有回复木桃。

他清扫完卫生后就走出了房间,木桃还幻想着厉皓南是出去给自己换房间了。

现在的房间干净是干净,可是架不住空旷,并且床上就两块木板,木桃实在不敢恭维。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左右,厉皓南再回来时手里面多了被褥,他的话虽然少,但却都落到实干上。

“晚上你只管在里屋休息,我在外面将就一夜就好。”厉皓南为木桃铺好床褥后,自己则是退了出去。

尽管知道这些都是节目效果,但木桃感觉自己的心不可抑制地跳动了一下。

华哥说得不错,自己肯定要努力,是能够改变现状的。

现在厉皓南与自己是搭档,木桃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不能让人家跟着自己受苦。

古镇的天黑得倒很快。

沈知意感慨着自己的机智。

因为若是再谦让一番,虽然不知道其他房间的内部如何,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在民宿也能住上总统套房。

沈知意与陆南风进了门后就开始分房,各自有点隐蔽的空间,不至于尴尬。

篝火晚会参加的时间是在晚上八点。

再此之前,姜导在微信里通知他们晚饭后就来到小广场附近集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举行篝火晚会的原因,今晚的路上竟然没安排路灯。

借助着微弱的月光,沈知意迈着小碎步摸到共享单车停放的区域,可前路一片漆黑,沈知意也不敢赌自己可以骑行。

“小广场离这里也不远,不如我们走着过去吧?”

本来就对黑就有点儿恐怖的沈知意,刚转身就看到陆南风那张在手机里手电筒照耀下惨白的脸。

陆南风不是故意要吓唬沈知意的。

方才陆南风会打开手机内置的手电筒,是因为今天路上没有灯,他怕沈知意手机不好扫码,所以想着用自己手机的光帮她罩着,却没想到会意外吓到她。

“知知!”陆南风俊脸都是歉意,愧疚在一瞬间盖过了所有的情绪,他将瘫在地上失神的沈知意拉了起来:“有没有摔到哪里?”

后背的疼痛是后知后觉的。

沈知意是惨白着一张小脸,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任凭谁看了都心疼。

也不知道是不是华哥在后厨房讲得那些诡异的道理,以至于沈知意都觉得自己的好运基本上都快用完了。

陆南风本来就不想让沈知意在篝火晚会上向其他人展示舞技,知知那些曼妙的动作,只能供他一个人慢慢观赏。

沈知意长话短说,把自己现在的情况告诉给了郑美苏。

比起国内较多经纪人,郑美苏算比较仁慈的。她刚出民宿没多久,听到沈知意的消息后,又重新赶了回来,并与陆南风一同将沈知意安置回房间。

郑美苏记得自己带来的医药箱里还有药,就低声嘱咐陆南风好好看着沈知意。

陆南风的心也焦灼得不行,要知道知知平时最怕疼了,现在也不知道后背是什么情况,听到她细微的喊声,陆南风恨不得那个受伤的是自己。

沈知意趴在床上也觉得不是很舒服,她以为郑美苏还在房间,便闷哼道:“美苏姐。你现在还在忙吗?不忙的话,帮我看看后背,瞧瞧有没有蹭破皮啊?”

陆南风没有吭声。

他拎了一块刚刚浸湿的毛巾,毛巾还热乎着。

陆南风轻轻掀开沈知意的衣角,看到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疤痕。

应该是刚刚被吓到后直接倒在了共享单车的车轮上,那些痕迹和被刮破的皮下还渗透着点滴血珠,陆南风都不忍心下手给沈知清洗消毒杀菌。

陆南风有些失神地拿着毛巾,直到毛巾的温度变冷,他才又重新恢复了神智。

“知知,可能待会儿消毒的时候,会有些疼,再稍微忍一忍。”

沈知意没想到刚刚看自己后背伤口的竟然是陆南风,本来就处于极度不舒服姿势的她现在更加又平添了几分痛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