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022: “陆哥哥不是怕迟到?坐上来,一起走啊。”

因为明天是恋综第一场的缘故,沈知意与陆南风只需要介绍完彼此,然后通过做饭的环节再增进一下气氛罢了。

对完台本后,陆南风的眉心仍然紧锁。

“陆南风?”沈知意稍微提高了语调,想着今天的事情,她还欠了他一个人情,语气又迅速缓和了下来:“今天的事情,是我的不对。”

沈知意不想欠陆南风人情,她揉了揉鼻子,“所以你要是台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都可以给我商量。”

“嗯。”

陆南风单手往后翻了翻几页台本,里面还有篝火晚会,就是每位男女嘉宾都要准备自己的才艺,以此获得心上人的青睐。

沈知意上大学学得是表演,舞蹈的话,从陆南风认识她的时候,就知道她的芭蕾舞跳得特别好。

陆南风有私心,他不太希望沈知意在篝火晚会上跳舞。

姜导给的这个本子似乎是想着让嘉宾打破原来对观众的认知,呈现出一种【人可以为了喜欢的人,变得更好】的现象。

陆南风拿着沈知意做满记录的台本:“这个借我带回去复习。”

沈知意虽然想拒绝,可又想到自己无意间鸽了陆南风的行为,最后选择了忍痛割爱。

陆南风走了后,沈知意坐在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不容易才顺了气。

又过了一夜。

清晨的古镇有些清冷。

沈知意从衣柜里取出一套英伦风格的过膝连衣裙,这套既不像是昨天穿的那套旗袍那么耀眼,又能很好地显示出自己的端庄活泼。

自从知道古镇的民宿附近就有停放共享单车的地点后,为了节约时间,她同郑美苏商量选择用骑行的方式抵达拍摄的指定地点。

陆南风的房间在自己的对面,大概是听到了动静,也跟着走了出来。

郑美苏冲着陆南风打了个招呼。

沈知意昨晚睡得有点晚,应该是冻着了,她刚到楼下,打了个结实的喷嚏。

“你昨晚睡觉不会开着窗户睡的吧?”郑美苏关心道。

“当然没有。”

为了保证充足的体力,沈知意这次还特地吃饱了饭。

只是沈知意没想过——

陆南风竟然要跟着她们一起骑着共享单车去拍摄地点。

陆南风的理由倒是很充足,比如说古镇上难打车,他毕竟是第一次跨行拍摄,若是迟到了不太好。

话归话,陆南风吊着条胳膊,怎么看也不太像是能够独立骑行一辆自行车的样子。

郑美苏将沈知意向前推了一把,在沈知意未开口前,她面带慈母笑容:“知意啊。不如你就载着陆神走吧?也算是还小陈总的人情。”

沈知意眼神略带不悦,她其实都想好了,若是姜导问起昨天的热搜,她肯定要将来两个人起草离婚的事情讲出来,综艺都是采取直播的形式,到时候娱乐圈出新槽点,便能覆盖陆南风的那条微博。

可陆南风似乎总能清楚自己内心的想法,所以提前做了预见。

想同她们一起搭城市共享单车的是他,但是不能够骑行又需要人载的也是他,若是节目组的看到他们骑行同框出现,怕不是又成为另一种画风。

“南风?”一辆白色的保姆车停在民宿的门前,江雪梨踩着高跟鞋慢条斯理地从车上走下开,她佯装惊喜:“好巧。我顺道来接知意去拍摄地,没想到能遇见你。”

郑美苏本来都扫完码准备要走了,可见小绿茶主动上门,便又将车子送回了指定的区域。

娱乐圈多的是你想不到的事。

陆南风反应淡漠,他的确忽略了江雪梨会来搅局,眼瞅着自己的计划就要成功了,知知的后座近在咫尺,偏生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南风。既然都是要去拍摄地点的,不如就一起吧?”

沈知意刚巧也不想载着陆南风,江雪梨千里赶着来送温暖,她又怎么会不识好歹地做恶人?

再说,女频的故事里男女主是不会受到其他不利益的影响,因为无论主线怎么变幻,结局都不可能让女配上位。

陆南风的目光并没有看江雪梨,自始自终,他都是投在了陆沈知意的身上。

沈知意倒是大方地承接了他的目光,眉眼对视间迸发出的火花倒显得沈知意有几分勾人,她弯下唇角,不用江雪梨谦让,而是直接推开了保姆车坐在了最后一排。

因为保姆车的门是被敞开的,陆南风在阳光的辅助下,能够看到女人清瘦的身形,她在车里,用最明艳动人的话道:“陆哥哥不是怕迟到?坐上来,一起走啊。”

那种感觉,活像是古装剧里的美艳的妈妈桑,用着手帕半遮面招呼着客人快来玩啊。

陆南风知道这样的比喻不太好,可这样说话的沈知意却让他有些不适。

本来郑美苏还担心沈知意这两天与陆南风闹情绪,会不顾大局地在江雪梨的保姆车干一架。谁曾想到,人家不光是同坐一排,还硬生生地坐出了举案齐眉的感觉。

江雪梨有些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她来接沈知意的目的是假,来给陆南风送温暖倒是真。

她甚至天真地想,陆南风与沈知意官宣结婚,也不过是暂时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沈知意的手里。

沈知意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

除了一张美艳的脸,演技差,没情趣,说话还没脑子!娶这样的媳妇儿进家门,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再说了,这年头就算结婚怎么了?结婚都还有离婚的可能,何况又是在娱乐圈这个连真心都不会被交付的圈子里。

江雪梨琢磨着只要自己肯努力,用不了综艺结束,沈知意与陆南风就会官宣离婚。

话虽如此,可是当看到沈知意像一条八爪鱼贴在陆南风的身上时,一向不尽女色的陆南风眼底竟然露出江雪梨从未见过的温柔,江雪梨又有些难受。

“雪梨姐。今天多亏了你来接我跟陆哥哥,不然的话,我们肯定是要迟到了呢。”

红姐坐在驾驶座上启动着引擎,透过后视镜,她注意到坐在后排的沈知意正同自家艺人道谢。

那道谢的状态,也不像是说要起冲突的样子。

红姐在心里祈祷,希望今天装在车里的摄像头能够拍到一些对江雪梨有价值的画面,而不是像前几日似的,掀不起什么波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