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011: 陆南风手机备注的小天使是沈知意

沈知意她们来得有点晚,若是再早一个小时,还能看到渔家泛舟的情景。

郑美苏在旁边收拾好行李,开口道:“说实话,刚刚我看江雪梨主动找你的时候,还真怕你们吵起来。”

沈知意在车上没有睡好,她打了个哈欠,只要江雪梨不妨碍自己的事业,其他都是浮云:“吵起来又对我有什么好处?以前我傻给她热度,现在我也是要靠事业去谋生的啊。”

郑美苏见到如此上进的沈知意,忍不住会心的笑容:“你放心,就冲你这个态度,姐早晚会把全娱乐圈最好的资源都砸到你一个人身上!”

两个人正说着话,沈知意忽然感到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她向来没有接听陌生号码的习惯,于是直接按下挂断的按钮,然后将手机搁置在床头,自己便踩着拖鞋转去了浴室。

女爱豆在护肤上向来内卷,因此无论去哪里都会带很多的瓶瓶罐罐。

沈知意偏爱泥膜,整张脸都被涂抹成绿色,便听到浴室外面郑美苏在喊:“知意,手机又响了,需要接吗?”

自己进浴室的半个多小时里,手机响了十几次,而且都来自同一个陌生的号码。若是搞推销的,应该不至于那么执着;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原主没有存对方的号码,刚巧又被认识的人有急事找。

沈知意走出浴室,看到郑美苏报着陌生的十一个数字,她对郑美苏道:“回过去吧。”

郑美苏开的是免提,这样沈知意待会儿冲洗泥膜时,也能听到对方说了什么。

电话倒是很快接起,但是通了后却没有一点儿声音。

恶作剧吗?

“不说话就挂了吧。”

沈知意的声音软糯糯的,穿进鼓膜,让听的人觉得酥.麻。

陈鹿鸣一下子就明白了陆南风的快乐。

抵达联盟后,教练虽然心痛但见到陆南风吊着胳膊,也不好说什么,距离第二轮比赛还有一段时间,应该足够脱掉石膏。

陈鹿鸣见在电脑前满面愁容的陆南风,还以为陆南风在担心L2春季赛第二轮怎么办,毕竟是并肩作战的好友,他过去故作深情地宽慰道:“别担心了,老乔不也没有怪你嘛。”

“手机借我用一用。”

“嗯?”

陈鹿鸣虽然疑惑,但还是将手机乖乖地塞进了陆南风的手里。

不过细心的他有注意到陆南风正亮着的手机屏幕里,备注angel的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对方都没有接。

陈鹿鸣记得沈知意爱陆南风爱得死去活来,所以不存在打电话不接的情况,因此陆南风的天使肯定是江雪梨。

想到这里,陈鹿鸣暗自想自己真是个大聪明。

陈鹿鸣摇摇头,某些男人表面上说着不要不要,没想到身体却是很诚实的嘛。

陆南风用着陈鹿鸣的手机拨打了十几次都没有被接通,正想着问走到过来的老乔换手机呢。

老乔还没掏出手机,陈鹿鸣瞧着屏幕上的数字,便对陆南风说:“对方打过来了。”

陆南风难掩喜悦,却又保持着理智,对陈鹿鸣道:“你接。”

陈鹿鸣虽然按下接听按钮,但也不知道同陆南风的天使说什么,所以导致电话被沉默很久,直到对方在听筒里说出不说话就挂了,陈鹿鸣才借题发挥:“等会儿江雪梨,我有话要说的!”

郑美苏放的是外放,听到这个陌生号码将自家艺人错认为江雪梨,就气打不到一处来,对着听筒听了一声道:“我们知意声音,不比江雪梨那个公.鸭.嗓好听?大哥,你若是听力不太好,应该去配一副助听器。”

被损了一通的陈鹿鸣感受到来自陆南风的压力,他怎么知道沈知意才是陆南风那个闷.骚.男的小天使!

不过,他好像在这一瞬间里,明白为什么哪怕沈知意无论怎么作,陆南风也不愿离开的理由。

沈知意也没想到郑美苏会那么维护自己,虽说江雪梨的老爹嗓与她的那张纯.欲脸不是很相符,但被郑美苏用公.鸭去形容,她脸上的泥膜险些要绷不住。

“对不起啊。”陈鹿鸣怂,知错就改:“我不知道这个号码不是江雪梨的。”

“那你现在知道了,电视剧里的江雪梨声音用的都是配音!她们团队哪天要是敢让她用原声,我直播倒立吃翔!”

郑美苏不光是为了维护自家艺人,也因为她同江雪梨的经纪人红姐不对盘,公私加在一起,情绪难免激动了些。

沈知意终于绷不住,脸上的泥膜脱了一小块,她趁着郑美苏与陌生电话扯皮的功夫跑回浴室的盥洗台前。

“知意。这次是陆神的电话。”

水流冲掉了那些绿油油的东西,沈知意抬起脸,看到镜子里映出自己带着水珠素净的面容,她修长漂亮的手指去取出洗面巾认真擦拭着脸,然后温婉道:“挂了吧。”

外放的声音挺大的,沈知意在浴室都听的清楚,陆南风语气透露着不悦:“怎么把我拉黑了?”

郑美苏捏着手机,怪不得她觉得这个号码陌生呢。

本来以为是刚刚那个脑残粉又跑来将沈知意错认为是江雪梨,郑美苏还没开骂,对方就来句找知意,听声音还挺熟悉的。

郑美苏想了半天,才意识到是陆南风,所以报给沈知意。

沈知意懒得同陆南风扯皮,她明天还要拍摄,需要休息保存体力。

“陆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也不用总是换号码骚.扰,咱们好聚好散。”

骚.扰?

陆南风正想说自己已经清空了购物车,让她别为陈鹿鸣闹乌龙的事儿生气,现在她倒是越来越有将自己气到的本事。

陆南风被气笑了:“我也同你讲过,我没同意。”

沈知意不想再给陆南风交谈下去,因为绕来绕去又是一个出不来的僵局,就在她要挂电话时,对方压低了声音:“听说古镇晚上闹鬼——”

郑美苏刚打开窗户,夜风吹过沈知意刚洗干净的脸,结合着陆南风说得那句话,让沈知意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她直接挂断陆南风的电话,在心里不停地默念富强民主和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