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音你心动

  • 也曾,未曾
  • 顾子鸢.
  • 1540字
  • 2022-05-21 22:14:37

我隔壁的诗人说:“如果心里只装得下一个人,要么是童话,要么是谎话。”

虽然并不完全赞同,但是的确让我坚定了些。记得曾经男生宿舍讨论过一个话题,就是说自己喜欢的女生,限定范围是在班上,想来大概这是每个男生宿舍必定会有的事,细节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我当时并没有考虑过,为了合群随便编了一个,他们都告诉我说,你对有个人好像很不一般的。我不以为然,他们又告诉我,可能这是你的潜意识,你自己都不知道,我也没太放在心上。

直到我编出来的那个人有了喜欢的人并从以前一贯的腼腆变得主动,直到阴差阳错之下换座位但室友口中的“那个人”前面,就发现自己对编出来的那个人有喜欢的人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不应该吃醋,伤心,至少怅然若失吗?然而并没有,我甚至犯困,一点关注的兴趣都没有。

但是一天早上,阳光正好,微风吹拂,带着慵懒的睡意,突然嗅到一阵幽香,似幻似真,恍然如梦。意识到幽香的来源,感觉到左心房的加速,我问隐晦地问隔壁的诗人,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很好闻的味道,香味?眼神飘忽,往香味的来源瞥。

这位诗人笑了笑,然后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我鼻炎。”

我:“←_←?”

于是我又写下了一句:有种暖风熏得游人醉的感觉,我好像真的醉了。

难道被我那群不靠谱的室友说准了?我不清楚,还好,那个人跟我还比较熟,不怕她。但是,好纠结,于是我晚上又跟隔壁诗人书面交流,于是就出现了开篇的那段话,细想之下,编出来的那个人我可能只是觉得她好看吧,毕竟小小个的确实很招人喜欢,但绝对说不上喜欢吧,本就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我是一个很在意细节的人,我的心太敏感,所以我总是能发现别人某个小小的变化,虽然我大多数时候不会说出来,但是都了然于心,虽然我跟有些人表面上玩得有来有回,但是心里从来不会放下戒备,但是“那个人”好像不一样,我愿意相信她,她懂得理解我,她温和漂亮,虽然疯疯傻傻但是很重感情。

自从高一结束以后,我对有些事情很失望,我也遭遇了很多暗淡的时刻,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以前的我,记忆中是那么自信,开朗,现在已经近乎阴森了,但是即使是一次偶遇,换了我在前面可能会直接先行离开,但是她没有,她特意绕过来等待,等我一起,虽然在别人眼里或许只是很小很小的事,但对我不一样啊,我好希望有这样的人在我身边,我也很孤单,但是我封闭太久了,当我发现自己需要别人的时候,我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和别人打成一片了;我开始害怕热闹,也会在人多的时候选择闭口不言,只听;我更讨厌和不认识的人靠近,所以很多人都说我高冷。

真的很小的一个举动,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会让我开心一整天,甚至无比期待第二天,刻意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难以控制地去寻找她的身影,不用怀疑,她在,我只需要一眼就能找得到。

这样的状态会给我带来负面影响吗?好像不会,我似乎更期待了,早上不会想要赖床,也更有动力,是了,总要变得更优秀才能把选择权握在自己手里。只是我又觉得好遗憾,都快要到终点了才认清,才坚定,才面对,才义无反顾。所以我想在认真一点,把终点变成下一个起点,虽然无比渺茫,虽然还那么遥远,但是,总算是有了值得期待的东西。

我为自己而活,我也无比在意我在意的人,这是我第二次为她写下文章,她也是第二个在我笔下留下不只一个篇文章的女孩子,只为看清,只为遇见,记得曾为一句歌词而喜欢整首歌:“我不怕爱错,只怕没爱过。”大概爱从来都没有对错,只是有人等烟雨,有人却怪雨急。

阿音,我就这样叫你好了,我才不要和别人一样,当然你也答应了。原谅我的冒昧与迟疑,我喜欢你,少年懵懂的心跳也好,无知的错觉也罢,都是你了。

或许十年二十年之后再读会觉得无比幼稚,但不在乎了,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走过情场的大人,我只有这些,音你心动,我曾经只想让自己的文字变得朴实无华,但是我却想用最华丽的词藻来堆砌你最完美的盛世之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