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教父

如果以最在乎的标准排序,在宇智波鼬的心目中,排在第一的不是佐助,而是木叶。

原作中佐助叛逃,他将别天神暗自埋在漩涡鸣人的体内。

一旦他这位弟弟企图对木叶复仇,必然会和漩涡鸣人交战,届时别天神·守护木叶触发,将强行扭转佐助的意志。

所以李向的问题对他而言,不是问题。

即使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他也会选择拯救木叶。

“你说的危机指的是什么?”

宇智波鼬原本以为木叶最大的危机是宇智波一族,但听李向的意思,反而和猿飞日斩有关。

他实在是不能理解。

“正如我说,火影背叛了木叶,他的火之意志出现了问题。”

李向咬了一口兔肉,说道,“火之意志不是用来铲除异己。”

宇智波鼬逐渐冷静下来,问道:“异己是谁?”

“你这么聪明,难道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李向摊了摊手说道,“异己就是我们啊。”

“可是……火影他……”

宇智波鼬欲言又止。

他觉得李向说得过于离谱。

因为就他个人的感觉而言,猿飞日斩对于木叶可谓是尽心尽力,不存在背叛的可能。

“凡事都有两面性。”

李向前世就明白猿飞日斩在收割小朋友信任的方面很有一套。

不可否认,他说的时候绝对是真情实感,但他却没有做到知行合一。

尤其是在宇智波一族的处理上,显得左右摇摆。

不想用武力解决,但又不制止团藏的行为。

“你只看到了正面,却以为反面仍然是一样的。”

李向指了指篝火上的兔腿,说道,“上面没有熟,下面却是焦黑,你知道翻面,为什么在火影的身上看不到另一面呢?”

宇智波鼬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兔肉。

此时的他脑袋一片空白。

李向微微挑眉。

看得出来,宇智波鼬显得很犹豫,举棋不定。

他发现自己又忽视了一个问题。

止水的死亡对于宇智波鼬而言,影响太深。

但这件事情现在没有发生。

宇智波鼬远远比不上三年后的他。

他还有一段路要走。

虽然李向正在极力劝导他不要走上这条路。

“我应该怎么做?”

宇智波鼬在这一刻把李向当做了止水。

是一个可以交流的朋友,也是可以给他目标的老师。

“你应该问你自己,而不是我。”

李向把兔腿放下,双手交叉,这让他有种教父的错觉。

他想到一句话,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教父。

“你的目标是什么?”

“守护木叶。”

宇智波鼬不假思索回答。

“谁的木叶?”

李向又问道。

“大家的木叶。”

宇智波鼬仍然没有迟疑。

他受止水影响,两个人想法其实相当一致。

希望木叶的各位和睦相处。

“你已经知道了答案,不是吗?”

“……”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下,他的聪明使得他很快明白了李向的话。

如果把木叶比作一艘船,火影就是船长。

船长出现了问题,反而跑去修船,无疑是一种本末倒置。

“那么现在我就可以说说,我和止水的谈话内容,以及为什么火影背叛了木叶。”

李向露出满意的微笑。

和聪明人说话并不需要消耗过多的精力。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宇智波鼬和止水的心目中,木叶是第一位,而不是火影。

宇智波鼬极为认真地倾听。

十分钟后,他若有所思:“原来止水昨天在木叶警务部的行为是出于这个目的。”

就是办法很邪门。

不愧是李向想出来的。

很跳脱,也很有用。

“暗部既然追踪我们,就证明火影大人确实不愿意看到这种改变,无论是木叶警务部和止水,他都希望维持原状。”

李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明。

猿飞日斩或许会谋定而后动,但志村团藏不会。

他能用大和去刺杀三代,自然可以用根部刺杀李向和宇智波鼬。

在木叶高层中,锅影无疑是最希望宇智波一族灭亡的。

因为他觊觎写轮眼实在是太久。

他觉得自己得到写轮眼后,又有柱间细胞,实力能大增到足以登上火影之位。

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这点儿心思。

原作中宇智波鼬上报叛乱的情报后,猿飞日斩请求他拖延时间,但团藏以佐助的性命为交换,让他诛灭全族。

“我会让止水哥去审问后面的四个暗部,而我们照常进行任务。”

李向继续说道。

止水有万花筒写轮眼,完全可以做到修改暗部的记忆或者说潜意识。

他和宇智波鼬不会暴露,而止水也会得到他想要的猿飞日斩的态度。

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宇智波鼬不知道李向所想,但他相信止水。

两个人继续上路。

片刻后,就进入了神奇山谷。

如他们所料,没有任何人,只在规定的地点找到了一张纸条。

“将二十万留下,你们可以离开。”

李向笑了笑。

这绑匪还挺专业的啊。

宇智波鼬拿出一个储物卷轴,直接倒钱。

“……”

李向扯了扯嘴角。

他全身的家当都没有十分之一。

宇智波鼬撒B的行为,让他想到了前世的某个富二代。

李向最讨厌的就是炫富的以及为什么不是自己。

咳咳,说回正题。

“我们双线并行。”

李向开口说道,“留下一个分身等待取钱的绑匪出现,同时按照你预设的路线,我们分头去找。”

宇智波鼬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个想法。

两个人分别行动。

但没过多久,分身就传回了消息。

他们立即碰头,跟随着绑匪到达了他们的大本营。

“还是太急躁啊。”

李向摇了摇头,本以为是遇见了专业的,没想到这么忍不住。

或许是二十万两铺开太过于壮观吧。

“有问题。”

宇智波鼬眼神一凝,打量着这座只有三十米左右的山峰。

“实在是太安静了啊。”

李向握住武士刀。

团藏果然如他所料采取了简单又粗暴的行为。

袭杀。

下一刻,天空中下起了黑色的暴雨。

手里剑的无差别攻击。

李向手腕一转,在他的面前顿时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刀墙。

手里剑纷纷被击飞。

宇智波鼬深吸一口气,巨大的火球伴随着扭曲的高温,径直沿着手里剑飞来的方向疾驰。

同时眼中猩红之色闪烁,三颗勾玉缓缓旋转。

“三个上忍,我对付左边两个,你对付右边的那个。”

宇智波鼬表现得非常冷静。

虽然他知道他和李向想打败三个上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弄不好得交代在这里。

李向微不可闻点了点头。

他有自知之明,对付一个上忍就已经是比较勉强的事情,也不会逞强为宇智波鼬分担。

但他不是特别慌,只要止水赶到,他们自然会安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