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染血的菩提叶

伦敦南部的一家酒吧里。

一个中年男子拿起红酒,晃了晃,问道:“李向已经到了时钟塔吗?”

“上午到的。”

回答的他是一位青年,金发碧眼,鼻梁很高,“但阿斯塔蒂一直在他的身边,我们找不到机会。”

“阿斯塔蒂……”

中年男子眼睛闪过一丝忌惮,喝了口酒,将酒杯放在桌子上,说道,“有她在,失败是正常的事情,以她的能耐,说不定已经查到了我们祈神学社的头上。”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青年显然有些惊慌。

“不急,上次试探的结果怎么样?李向实力如何?”

中年男子摆了摆手,问道。

“一般,没见他使用魔术,倒是动作矫健,还懂点儿剑术。”

青年回忆起操控水猴子看到的场景,想到了个词,说道,“就像是会Chinese Kungfu!”

前两年《卧虎藏龙》的火爆,将功夫的名气推上新的高度。

而且时钟塔本身就开设了八极拳课程。

“那还好。”

中年男子敲了敲酒杯,说道,“他现在回到时钟塔,使用暴力手段会被法政科那群疯子盯上,要换个方式。”

法政科,是时钟塔隐藏的第十三学科,又名第一原则执行局。

顾名思义,它们代表着魔术师的法律和政治,运营、管理时钟塔的机构。

凡是有利益有纠纷有战斗的地方,就有它们的存在。

任何想要搞事的魔术师,都会选择绕过它们。

中年男子沉思片刻后,笑道:“时钟塔内部的事情最好由法政科处理,我记得学社有一位法政科执法队的小队长,或许能合理合规解决我们的烦恼。”

“妙啊。”

青年也笑了起来,说道,“李向刚加入时钟塔,连魔术师的阶位都没有,不会引起法政科高层的关注。而就算是阿斯塔蒂,也不能公然阻碍法政科。”

一位红衣女人走进酒吧,很快来到他们的面前。

“露西娅,总觉得你会带来坏消息。”

中年男人揉了揉眉心,说道。

“你的占星术又精进了不少。”

露西娅回以笑容。

只是有些勉强。

“这不是占星术,是心理学,我看得出来你的心情并不好,说吧,是什么?”

“染血的菩提叶被苍崎橙子盯上,我们不得不放弃。”

“冠位人偶师啊。”

中年男人理解的点了点头,说道,“放弃是明智的选择。”

冠位,是魔术师阶位的最顶层。

即使是十二君主也没有到达的层次。

更不用说苍崎橙子背后还有一位能使用魔法的妹妹。

“所以我们需要寻找另外的途经,以获得龙血,否则的话,将无法启用仪式。”

露西娅期待看向中年男人,问道,“伱能否用占星术?”

染血的菩提叶源于《尼伯龙根之歌》的记载。

英雄齐格飞以圣剑斩杀恶龙法夫纳后,用龙血沐浴,获得近乎不灭的肉体。

但因为背部被一片菩提叶所阻挡,而留下了唯一的破绽。

祈神学社感兴趣的不是齐格飞的圣遗物,他们在意的是菩提叶上的龙血。

“占星术不是万能的。”

中年男人说完陷入了沉默。

他看了眼右手掌心,里面全是恶臭的脓疮。

因为占卜李向的事情,他遭到了反噬。

祈神学社成立超过百年。

有不少和他一样的天体科魔术师,没事就用占星术进行窥密仪式。

但涉及到神灵的从来没有得到回应。

直到几个月前,中年男人从仪式中获取了李向的信息。

“想要短时间得到龙血,只有一个办法。”

中年男子低头看向地面,说道,“秘骸解剖局。”

另一边,李向也是同样的动作。

因为他尝试仙人模式失败。

虽然阿斯塔蒂的城堡魔力浓度很高,但远远达不到真以太的水准。

在神秘衰弱的现代,魔术师想要找到真以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对型月很了解。

李向恰巧知道在时钟塔的地下有一个神代的遗迹。

或许还是整个世界最大的遗迹。

一条超过两千米巨龙的坟墓。

灵墓阿尔比昂。

由时钟塔秘骸解剖局管理。

那片遗迹充斥着大量的真以太,甚至仍有不少幻想种生存。

但只有特别许可的人和秘骸解剖局的成员才能自由出入。

其余的人一旦进入,便再也不能返回。

不过他就是在门口蹭蹭,又不是要进去拿里面的东西。

从难度上来说,似乎是可以操作的。

李向不再试验仙人模式。

第二天清晨。

他被阿斯塔蒂叫醒。

两个人吃过早饭后,就来到了矿石科所在的学园都市。

因为李向基础太差,他没有和阿斯塔蒂在一个教室。

“卡修老师。”

李向在办公室见到了他教室的负责老师,就相当于班主任。

时钟塔不分年级,但分教室。

比如大名鼎鼎的埃尔梅罗教室。

因为负责人是君主·埃尔梅罗二世而格外受欢迎。

一般情况下,君主是不会授课的。

“我没有想到你会选择我的教室,但我相信你不会失望的。”

卡修在看完他的资料后,露出热情的笑容。

特招生,通常意味着李向拥有良好的家世,或者绝佳的天赋。

无论是哪一个,对他而言,都不亏。

卡修领着他来到教室。

在简单做完自我介绍后,李向朝着阶梯教室的后面走去。

“嗨!来坐!”

一个身穿蓝色西装小马甲的青年向他招手。

而且说的是中文。

虽然不太流利,但仍然引起了李向的注意力。

“我叫路易。”

青年热情说道,“时钟塔的种花家魔术师稀有的仿佛是熊猫,你知道熊猫吧?”

“知道。”

李向笑了笑,说道,“在我们蜀地都是骑熊猫上学的。”

“酷!太酷了!”

路易兴奋地身体前倾,“噢,我的上帝,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熊猫!”

“所以你才去学中文?”

“不是,因为我之前是考古学科的学生。”

路易大倒苦水说道,“你不知道考古学科要求我们至少精通五门国际通用语言,对于我而言,就像是让一只猫去学狗语一样痛苦。我受不了,就申请转到了矿石科。”

李向抽了抽嘴角,赞同说道:“确实很痛苦。”

他想起自己学习英语的惨状。

如果不是后面得到了过目不忘的天赋,否则的话,他怕是在伦敦寸步难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