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打牌就要笑着玩

李向不喜欢七把忍刀。

不符合他的审美。

他更喜欢武士刀。

这是在忍界,前世的话,他喜欢唐刀和汉剑。

因为他觉得异常漂亮。

李向把剩下的两把刀收起来。

钝刀·兜割是用绳子连接,一边是刀,一边是锤子的忍具。

长刀·缝针则是加大号的缝衣针,拿着让李向觉得自己像是容嬷嬷。

总之是两把非常规的武器。

其实李向很早就有个猜想。

有没有可能大部分忍刀是凑数的?

真正算得上神奇的只有鲛肌。

大概是因为七是一个有魔力的数字吧。

“你明天到雾隐村去找照美冥。”

李向叮嘱说道,“在见到她之前,隐藏自己的身份。”

他虽然说出了自己的碧落代号,但暂时不准备摊牌。

第一个原因是他的扳指不在身上。

第二个原因是他要做自己的通关任务,想办法和大蛇丸接触。

无关紧要的事情可以由天驱帮助,但涉及到模拟评价的,他可不敢马虎。

“我明白。”

枇杷十藏就算是不明白也得说明白。

把李向送走之后,他转身进入某间密室。

按照总部的命令,如果是碧落,他必须立即把消息传回去。

枇杷十藏不知道的是持有碧落的那位大人已经失踪许久。

李向回到雾隐村。

带土的送别礼,他已经有了眉目。

也不是什么大场面,就是偷偷塞给他一封信。

吓退他即可。

李向可不想他因为雾隐村的反抗而变本加厉,把晓组织的成员调过来。

虽然长门大概率是不会让他乱来的。

此时的晓组织应该在全力赚钱,就连捕捉尾兽的计划都未开展。

枸橘矢仓虽然被控制,但该有的暗部保护仍然是有的。

李向跟青要了一个暗部身份。

青是暗部首领,他很爽快答应了要求,甚至原因都没问。

李向作为照美冥徒弟,又接连说服再不斩和枇杷十藏,一个暗部不算什么。

青毫无疑问已经把他当做和长十郎一样的水影继承者。

相较于长十郎的性格,他更愿意投资在李向的身上。

“三年又三年,我快要成为老大了啊。”

李向随口吐槽了一句。

在雾隐村上位显然要比在木叶村更容易。

要是长得帅,上位还能变成骑骋位。

李向穿着暗部的衣服,偷摸在枸橘矢仓的办公室放了一封信。

第二天。

带土看到了信。

更为准确地说是枸橘矢仓转交给他的。

他只看了眼,身体就颤抖起来。

信封里没有长篇大论,只有一幅画。

内容是他和野原琳。

而且是刚毕业那会儿。

瞬间,他有种活见鬼的感觉。

除了黑绝和宇智波斑外,谁都不可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你从哪里得到的这封信?”

带土脸色阴沉问道。

“我在桌子上发现的。”

枸橘矢仓面无表情回答,“不知道是谁放的。”

带土下意识握紧这张照片。

诡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觉得这两年十分的倒霉。

先是在木叶被宇智波鼬教训,后又在控制多年的雾隐村遭遇了这般的警告。

没错,在他看来是一种无声的警告。

他眉头一皱,注意到照片后的一行字。

“当你试图操控他人的时候,伱也在被人操控。”

带土突兀间有种悚然的感觉。

但又很快冷笑说道:“装神弄鬼!”

他将照片烧毁,沉默了片刻,阴霾在他的心上挥之不散。

这个人究竟是谁?

敲门声响起。

大蛇丸走了进来,他说道:“我打算过两天离开,但要带走鬼灯绯月。”

“随便你。”

带土看也没看他。

他没有心情。

大蛇丸舔了舔嘴角,如果不是没有把握,他早就想下手。

可惜这家伙有个时空间忍术,抓不住。

大蛇丸不知道万花筒写轮眼,所以认为是时空间忍术,而不是瞳术。

如果他清楚真相的话,就会更加垂涎写轮眼。

带土原本要等赤砂之蝎死亡才会以阿飞的身份加入晓组织,但因为在木叶受挫,他就计划早点蛊惑长门,去木叶扛米。

而大蛇丸到雾隐村,一是见他的新队友干柿鬼鲛,二是因为淘到了君麻吕,所以又想捡漏。

与此同时,李向正在和长十郎、枇杷十藏打牌。

因为闲得无聊。

他们在等照美冥的命令。

李向想了想,干脆打牌吧。

再不斩完全不屑。

白自然也不会加入。

“长十郎,犹豫就会败北,思考得越久,说不定越糟糕。”

“一个二!”

长十郎咬了咬牙,说道。

“过。”

李向摆了摆手。

长十郎立即松了口气,排出三张三带四。

“管上。”

李向嘿嘿一笑,三张四带三,然后连对结束。

简直是完美。

“???”

长十郎顿时垂头丧气。

“长十郎我今天教你一课,打牌就要笑着玩。”

李向很开心收下了他的一千两。

正说着,照美冥走了进来。

长十郎立即起身,下意识藏起手中的牌。

就像是学生上课偷看黑丝,被老师抓包了一样。

李向则是完全不慌。

照美冥有些无奈说道:“长十郎,多跟绯月学一学吧。”

长十郎期期艾艾点了点头。

“算了,说回正事,你们准备一下。”

照美冥雷厉风行说道,“成败就在今晚!”

他们已经不想等下去。

对于雾隐村而言,水影多被控制一分钟,就是一分钟的耻辱。

传出去,必定会颜面扫地。

李向如果知道她的想法,会安慰她,枸橘矢仓不是最丢脸的影。

夕阳挂在天边。

青和照美冥拜见了枸橘矢仓。

“有什么事?”

枸橘矢仓从外表上看就像是个少年,但实际上已经是爷爷辈。

一头罕见的绿色头发似乎和他目前的处境有所辉映。

青抬起头,取下眼罩,白眼开启。

无形的瞳力迅速扩展。

藏在暗中的带土陡然一震。

不好!

他感觉到枸橘矢仓脱离了控制。

下一刻,水影大楼轰然倒塌。

只见三条粗大长满倒刺的尾巴以极快的速度向他袭来。

庞大的查克拉充斥着四周。

足以彰显出枸橘矢仓的愤怒。

“水遁·大坝谁修哈!”

在座的都是高手,反应并不慢。

干柿鬼鲛跳向空中,吐出了一片大海。

“绯月,你后退。”

照美冥双手结印,嘴里喷出大量含有粘性及腐蚀性的酸液,毫不费劲洞穿了水浪,铺天盖地笼罩了干柿鬼鲛。

真是危险的女人啊。

一口下去,铁人都扛不住。

或许这也是她找不到男朋友的原因之一。

李向很自觉远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