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男的岂不是更好

白是雾隐村血腥统治下悲惨的缩影。

他出生于一个下雪的村庄,继承了母亲的冰遁。

但村里的人们极度厌恶和害怕血继限界。

他的父亲因为发现母亲的冰遁,带领村民将她打死,再准备杀白的时候,他用冰遁反杀。

一夜之间成为孤儿的他,在水之国四处飘荡,最终遇见了再不斩。

或许说,不管是谁,只要向白伸出援手,他都愿意用余生报答。

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应有的善良,无疑是难为可贵的。

糟糕的不过是这个悲惨的世道。

“等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出来。”

李向叮嘱说道。

白沉默地点头。

他很清楚的是再不斩的野心。

如果真的像是李向所言,这毫不疑问是个绝佳的机会。

他也不愿意看到再不斩再次刺杀水影。

这种方式是最危险的。

但白也做好了准备。

假如被骗,他会杀掉李向。

“别担心,我可是真心想请再不斩回雾隐村。”

李向笑了笑,说道。

“我没有担心。”

白回答说道。

他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

李向没有拆穿他,朝着火花四射的再不斩和长十郎走去。

同为雾忍,他们皆是擅长无声杀人术,故而没有采取迷雾暗杀的方式。

光明正大比拼刀术和忍术。

李向的眼神在他们两个之间来回转了转。

长十郎处在了下风。

他年龄小,经验不足,又不够狠辣。

“绯月?”

长十郎抢先一步注意到李向。

再不斩本该趁着他走神的瞬间偷袭,但他没看到白,心头一震。

“白呢?”

“你看到我,难道还不明白吗?”

李向反问说道。

“这个废物!”

再不斩怒骂说道。

他握着斩首大刀的手臂青筋爆起,空气中的杀意浓郁到了极点。

李向察觉到他的真实情绪。

再怎么冷酷无情的男人,也有一处是温暖的啊。

“他再怎么没用也是我的人,你杀了他,就给他陪葬!”

再不斩纵身一跃,斩首大刀呼啸着朝着李向的脑袋落下。

“谁告诉你,他已经死了?”

李向临危不惧。

但他这个逼没装成。

长十郎双刀交叉格挡在他的面前。

再不斩骤然听闻这个消息,斩首大刀没了后续,被强大的力量打得退了几步。

站稳后,他问道:“白在哪儿?”

长十郎有点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他看了眼李向,干脆守在他的身边,以防止再不斩的偷袭。

“你在乎他?”

李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只是我的工具,不值得我在乎。”

再不斩冷声说道,“但好歹有点儿用。”

口是心非的男人啊。

李向露出淡淡的微笑,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何必知道他在哪儿呢?”

再不斩没来由一阵恼怒,他说道:“我会一颗颗敲下你的牙齿的!”

“说起来白和你完全不是一种人。”

李向无视了他的威胁,说道,“但他对于你倒是忠贞不二。”

再不斩沉默,但又把斩首大刀举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白真正的性格,和他自己截然不同。

但他是不可能会妥协。

鬼人再不斩从不受人威胁!

除非是给了太多的钱,可以暂时忍一忍。

“你难道除了战斗就没有其它的手段了吗?”

李向恨铁不成钢叹了口气说道,“我记得你的愿望是想结束雾隐村的混乱,但你自己却身处混乱之中,你真的想过成为水影之后,该做什么吗?”

“……”

再不斩觉得很奇怪。

一个只有七岁的小朋友对他说教。

最要命的似乎还很有道理。

至少大部分忍者不可能有这般的见解。

再不斩想到白,终究是没有动手,他说道:“只要我足够强,这些都不是问题。”

典型的强者为尊思维。

某种意义上说,不算错,但是不可能带来长久的和平。

就像是漩涡鸣人用一个所谓的梦想外加拳头说服了所有的人。

但终究是暂时。

在博人传中,他连九喇嘛也被迫失去。

虽然有作者的锅,但漩涡鸣人确实没有真正实现和平。

“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没有资格从实力的角度出发和我谈这件事情。”

李向语重心长说道,“如果你足够强,现在就该是踩着我的脑袋。”

他见再不斩又充满愤怒的双眼,不急不缓拿出忍刀通灵卷轴。

“你应该知道这卷轴是什么,雾隐村已经打算重新建立忍刀七人众,而你如果回来,就有机会成为水影。你也可以践行你的理念,打败所有竞争者,证明你的实力。”

再不斩沉默。

他虽然暴躁易怒冷酷无情,但又不是个蠢蛋。

何况他的把柄,白,被人抓着。

让他难得听得进人话。

李向所说的,无疑是他曾经想走的一条路。

只是被控制的枸橘矢仓没有给他机会,他只能采取最暴力的手段。

“现在的水影呢?”

再不斩想到问题的关键。

明明水影还在,怎么一个个都在想着篡位?

“我相信你还拥有雾隐村忍者的荣耀,所以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水影从很早开始就已经被人控制。”

“什么?”

以再不斩的心性,听到这个真相,都难以觉得惊诧。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忍界也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最有权力的五位影竟然被人控制,简直离谱。

“邀请你回去,正是想解决这件事情,让血雾之里彻底终结。”

李向的话,令再不斩想起了他的初衷。

他在各个国家流浪接取雇佣赚钱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李向见他有所意动,便让白出来。

白低着头,有点儿不敢和再不斩对视。

他的行为更像是一种背叛。

再不斩扫了他一眼,没有任何伤势,便松了口气。

他说道:“准备东西,和我回雾隐村,这一次水影一定是属于我的。”

白顿时惊喜看向他。

“但你和外人串通的事情,我也不会忘记。”

再不斩冷哼一声,说道,“该有的惩罚是不能少的。”

白露出了笑容。

不远处的长十郎挠了挠头,问道:“我怎么感觉他们两个不对劲儿?”

“是吗?”

李向叹了口气,“你要是有白一半的美貌和勇气,说不定和老师的事情就有了希望。”

长十郎反应过来,大为震撼。

李向想起前世和朋友争论白究竟是男还是女。

后来他朋友经过社会的毒打,大彻大悟,说,男的岂不是更好?

咳咳。

回归正题。

再不斩和白的事情解决,和带土的差距已经到了可接受的地步。

李向得思考该怎么给这家伙一个深刻的印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