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长十郎

李向在居酒屋住了三天,也在赌场玩了三天。

作为老板的枇杷十藏提供给他资金,说赢了的钱可以带走。

但李向输得精光。

他不由得吐槽这家伙情商不够。

应该提前打点赌场,让他赢得开开心心嘛。

反正李向是不会承认自己运气差的。

他幸运EX又不是假的。

不得不说,人多力量大。

药师兜能找到鬼灯满月的尸体,没道理天驱找不到。

李向扫了眼,把卷轴拿起来。

他身为鬼灯一族,在典籍中看过具体的内容,所以很快确定这是他要的东西。

“谢谢。”

李向把尸体也带走。

倒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

因为鬼灯满月是他的亲戚,曝尸荒野太过无情。

回到雾隐村,李向就把他安葬。

因为近年来残酷的现实,鬼灯水月虽然伤心,但也没有痛哭流涕。

即使才四岁,他也习惯了生死。

如照美冥所言,这样的雾隐村确实没有未来。

“通灵卷轴?”

照美冥先是惊讶,后是生气,她瞪着李向,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私自外出?”

“因为我也不确定是否能找到。”

李向随口解释说道。

理由很苍白,但好在他的身份不至于让人怀疑。

除了照美冥徒弟外,他还是鬼灯一族唯二的继承人,努力拿回家族重宝,怎么看都不是一件错事。

“雾隐村很危险,不要再随便外出。你堂哥已经是前车之鉴,你不能步他后尘。”

照美冥语重心长叮嘱。

她是最不愿意看到李向出事的。

七岁就有这样的水平,未来一定是雾隐村支柱。

绝对是她的心肝宝贝。

她此时已经开始以水影的角度思考问题。

“可惜这个卷轴帮不上忙。”

照美冥叹了口气。

现在去哪儿找七个上忍组成忍刀七人众呢?

完全无法改变他们目前的窘迫。

“倒也不一定。”

李向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可以把桃地再不斩找回来。”

“他已经是叛忍。”

一旁的长十郎鼓起勇气,插嘴说道。

他性格腼腆,看到李向和照美冥侃侃而谈,不由得有些羡慕。

“他是因为刺杀水影才成为叛忍的。”

李向提醒说道,“那时候我们不知道水影已经被控制,他本意是想结束这混乱的血雾之里。”

他记得原作中有说再不斩虽然因为失败而离开,但在外面仍然接着赚钱,准备东山再起。

可惜他遇到了初出茅庐却是预言之子的漩涡鸣人以及他的两个队友。

固然再不斩脚踢阿修罗,拳打因陀罗,还和未来的火影卡卡西打得难分难解。

但最终他还是驾鹤西去,留下和白的基友情感天动地。

嗯,如果说服再不斩,可谓是买一送一。

照美冥闻言陷入了沉思。

她对于叛忍没什么好感,但再不斩确实事出有因,而且她此时需要强者。

“再不斩已经不在水之国。”

照美冥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该由谁去找他。

她和青目前都不能离开雾隐村。

不然的话,水影出了什么事,他们赶不回来。

唯有长十郎。

照美冥下意识看向他。

长十郎注意到她的目光,顿时低下头不敢和她对视。

“……”

照美冥觉得很难受。

这种性格真的不适合成为忍者。

尤其是在雾隐村。

但她又没有第二人可以用。

暗部的忍者固然也行,却少了实力。

长十郎能拥有双刀·鲆鲽,自然是因为他确实可以继承忍刀七人众的称号。

“我和他一起去。”

李向趁机开口说道。

“不行。”

照美冥一口回绝。

她宁愿失去长十郎,也不愿失去李向。

医疗忍者实在是太过匮乏。

而且李向的水平并不低。

即使在木叶,也算得上天才。

“我有把握说服再不斩,而且有长十郎,除非遇到强敌,否则的话,是不会有问题的。”

李向露出微笑,“我对我的口舌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照美冥烦恼得揉着眉心。

她觉得自己还没当上水影就要提前步入更年期。

但李向确实能说会道。

她自己就曾亲身感受过。

原本照美冥是想收李向当护卫,和长十郎一样,结果被一番游说,最终变成了师徒。

最离谱的是她这个老师也没教过他什么忍术。

她的溶遁和沸遁,至今李向还没找到入门的位置。

而水遁,鬼灯一族拥有堪比血继限界的水遁秘术。

“雏鸟总会长大的,老师。”

李向耸耸肩,说道,“我很早就想说,你太过于担心长十郎,而现在又开始担心我。”

从原作中就能看出来,照美冥不管去哪儿都带着长十郎。

但长十郎这种性格,必须让他独立,培养他的自信。

跟在照美冥的身边,是很难改变的。

因为长十郎喜欢她,外加她实在是太优秀太强势,就会导致他的自卑感加重。

“照美冥大人,不是……”

长十郎支支吾吾想要反驳。

但他急了后脑袋一片空白,更加不知道想说什么。

照美冥抬起手,说道:“绯月说得不错,溺爱是不能让人成长的。”

她看着李向,眼中带着明显的欣赏之色。

七岁就能这样,再过八年十年,又该是如何呢?

真令人期待啊。

长十郎欲言又止,但注意到她的表情。

他有点儿被刺激到,斩钉截铁说道:“我一定会保护好绯月的!”

“这倒是你在我面前说得最大声的一次。”

照美冥不由得笑了起来。

长十郎立即泄气,脸色微红,眼神在地上乱扫,仿佛有什么金子一般。

“你们早去早回吧。”

照美冥了解长十郎的性格,如果一下子就能转变,就只能是夺舍。

而真正被夺舍的李向点了点头。

总算达成了目的。

果然最强的血继限界是嘴遁。

即使是照美冥这样强势的大美人也受不了。

“再不斩离开雾隐村后,就变成了流浪忍者,接受任何开出高价的雇佣。”

长十郎介绍着暗部的资料,“他现在的位置在波之国。”

“是因为什么?”

李向知道波之国有个大富豪卡多在原作中雇佣了再不斩,然后遇到了卡卡西的第七班。

但那是六年之后的事情。

不过六年都没有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回雾隐村也是挺惨的。

所以说做人不能太忍者。

再不斩明明已经是叛忍,却依旧遵守忍者的准则。

虽说是为了保持自己良好的信誉,但是可以偷偷摸摸干嘛。

把卡多洗劫,这来钱多快啊。

“好像是经过波之国追杀某位叛忍。”

“原来是在干赏金猎人的活儿。”

李向顿时想到了角都。

这确实是忍者来钱快的一个途径。

尤其是有自信有实力的忍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