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火影背叛了木叶

片刻后,止水露出了苦笑。

他不是猿飞日斩,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漂亮的场面话。

而且骗族中的小辈没有任何意义。

他最大的愿望是宇智波一族能融入木叶。

但目前的情况,越来越困难。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止水的语气中有显然易见的迷茫。

李向明白,他一直都在寻找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如果四代火影波风水门在,或许会有转机。

但在九尾之乱中,身为族长的宇智波富岳因为优柔寡断而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他忽然想起前世的一句话,我宁愿犯错,也不愿什么都不做。

明明拥有万花筒写轮眼,又有族长的权力,却在族人和木叶之间摇摆,最终导致了最坏的结果。

“是我对火之意志的领悟仍然不够。”

止水没有心情再继续下去,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

“或许不是止水哥的问题,而是现在的火之意志出现了偏差。”

“浪,这种话不要乱说,火影大人是不会出错的。”

止水脸色肃然说道。

火之意志是通过猿飞日斩发扬光大的。

在他的心中,是不许任何人诋毁的。

李向没有再说,但不代表他已经放弃,他需要一些资料。

在门口的时候,他和族内的另一位天才宇智波鼬相遇。

他打了个招呼就离开。

倒是宇智波鼬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宇智波浪和止水没什么交集。

他熟轻熟路走到房间,看到一向镇定强大的止水脸上罕见地出现了恍惚。

宇智波鼬不由得浮现出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向来到木叶的图书馆。

直到黄昏才结束阅读。

他回到族地途经河流时停下了脚步。

“佐助,在练习忍术?”

尚且五岁的小佐助抬眼看见他便撇了撇嘴。

小孩子藏不住情绪。

他向来崇拜他哥哥宇智波鼬。

宇智波浪是族内仅次于他哥哥的天才。

但佐助认为这个位置该是他的。

换句话说,他在吃醋。

“按照辈分,你应该叫我哥哥。”

李向走到他的面前,使劲揉了揉他的脑袋。

佐助躲闪不及,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不是,我哥哥只有宇智波鼬。”

“是吗?”

李向扫了眼残留的忍术痕迹,说道,“想不想给你哥哥一个大大的惊喜?只要你叫我一声浪哥,我就教给你一式非常厉害的火遁。”

佐助最喜欢的就是他哥哥教他忍术的时光。

但宇智波鼬太忙。

除此之外,他还有个老师宇智波富岳。

然而他父亲经常用宇智波鼬做比较,导致他有点儿害怕从他的口中听到叹息声。

为此,他变得格外勤奋,在河边练习火遁已经成为了日常。

“什么忍术?”

佐助下意识抬头,问道。

“火遁·凤仙花爪红。”

李向远离了他两步,对着河面结印。

从口中吐出的火焰包裹着手里剑,如同散落的凤仙花一般绽放。

河面陡然炸开,溅起两米高的水柱。

而夹杂着高温的手里剑余势不减,没入河底。

很快形成了扭曲的热浪。

佐助忍不住睁大眼睛。

宇智波鼬四岁就上战场,见多识广。

但他不同。

对他而言,B级忍术展示的效果已经是相当震撼。

佐助顿时纠结起来。

“真的不考虑吗?”

李向恶魔般的低吟在他的耳边响起,“在你这个年龄段,如果能学习这个忍术,必然能让你的父亲和你的哥哥大为惊讶。”

某种意义上说,他没有骗佐助。

一般的下忍,只会三身术和基础的忍具运用。

而B级忍术少部分中忍和上忍才能掌握的。

“浪……浪哥。”

佐助鼓起嘴,叫道。

他很不甘心,但为了忍术,只能服软。

李向忍不住笑了起来。

逗小孩真好玩。

而且佐助这个表情让他想起前世沙雕网友发的一个动图。

佐助喊着妮可妮可.gif。

李向没有食言,将凤仙花爪红教给了他。

佐助顿时乐得像是个拿到万代正品的孩子。

新的一天。

按照木叶的程序,从忍者学校毕业后,会被分配给某位上忍。

除非宇智波富岳插手,否则的话,李向也不会有例外。

早上,他离开了家,准备去一乐拉面吃早餐。

李向是个孤儿。

前几次模拟都有父母,但这次没有。

或许是因为他开的外挂太多。

毕竟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开挂死全家。

也许这就是诸多主角是孤儿的缘由吧。

咳咳,单机游戏不算,那叫做Mod。

李向微微挑眉。

一乐拉面附近的气氛十分怪异。

四周隐约能听见妖狐、怪物什么的。

他心中了然,拉开门帘,看到了漩涡鸣人。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黄毛,正在开开心心吃着拉面,对于外界的议论充耳不闻。

李向没有理会,叫了碗豚骨拉面。

倒是漩涡鸣人听到声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眼睛里有着意外。

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敬而远之的态度。

但他什么也没说,吃完拉面就离开。

李向吃到一半,就看到了止水。

“浪,族长叫你过去。”

“好的。”

李向大概已经猜到是什么事。

和宇智波鼬一样。

不让他跟着别的带队上忍,而是为家族效力。

“止水哥,等会儿别走,我有事情向你请教。”

李向站在门外说道。

止水点了点头。

“老师。”

李向敲门进入,鞠躬行礼说道。

“浪,我已经跟火影说明,你不需要遵循正常的忍者程序。”

宇智波富岳面色平静说道,“今年多做任务,晋升到中忍,和鼬一起加入暗部。”

“是。”

李向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表情没有显露半分。

“下去吧。”

宇智波富岳摆了摆手,说道,“到时候鼬会带着你去做任务的。”

李向离开后,又到了止水家中。

“昨天和你交谈后,我到图书馆找了一些火之意志的资料。”

“是什么?”

止水不由得高看了李向一眼。

没想到他是真的有兴趣啊。

这孩子或许是下一个宇智波鼬。

虽然昨天受挫,但并不会妨碍他对于火之意志的信仰。

“是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关于火之意志的阐述。”

李向把资料递过去。

“噢,这个啊。”

止水微微一怔,露出笑容,“有什么疑问,你可以问,我看过这些资料。”

“初代火影大人建立木叶的初衷,是想让孩子们有个美好的童年,而不是在战场上厮杀。”

李向谈起木叶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因为这个初衷曾经被猿飞日斩大肆宣扬过。

“但为什么上次的忍界大战这么多孩子们被迫提前参加战争?”

止水显然没有想到是这个问题。

片刻后,他说道:“是因为人手不够,而且提前进入战场,会促进他们成长。”

宇智波富岳带着四岁的宇智波鼬上战场,亦是因为类似的理由。

但从李向前世来看,这么小的孩子就让他杀人,只有一个下场,留下巨大的心理阴影,走上一条不归路。

“人手不够?三代火影大人、志村团藏大人以及两位火影顾问他们当时在哪儿?而促进孩子成长,更是谎言。你也参加过上次的忍界大战,应该明白绝大部分的孩子都死在了战场。”

李向摇了摇头,一字一句说道:“止水哥,火影背叛了火之意志,也背叛了木叶。”

第三次忍界大战,木叶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吗?

显然是没有。

猿飞日斩、志村团藏、九尾人柱力等都留守木叶。

如果他们出手,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孩子去世。

“你说什么?!”

止水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惊诧甚至惊悚于李向的最后一句。

从来没有人敢质疑三代火影猿飞日斩。

忍界提到火之意志必然会称赞这位忍雄。

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说猿飞日斩背叛了火之意志。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