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鼬的万花筒

木叶第三演习场。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你不是我的对手。”

佐助看着斗志满满的鸣人,不由得觉得很无语。

这家伙每天都要挑战他至少三次。

实在是太过于烦人。

“这一次肯定没问题!”

相对佐助的萎靡,鸣人兴奋得不行。

原本孤身一人,被所有人讨厌的他,第一次拥有了非常厉害的老师,有了同龄人的朋友,两件快乐的事情重合在一起,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在梦境。

他本来的性格就是大大咧咧不服输。

和佐助的切磋,在他看来更像是朋友间的玩闹。

他很喜欢这种模式。

但佐助不太满意,因为鸣人太弱,打起来很没有意思。

而且最令人不爽的是这家伙居然不认他当老大。

简直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这还没到忍者学校呢,就搞不定一个小鬼,他该如何向宇智波浪交待呢?

如今的木叶,宇智波浪和宇智波鼬可谓是如日中天。

在佐助的心目中,早就把他们两个人当做人生目标。

“行吧,让我打破你不该有的幻想!”

佐助没有使用忍术,在他看来太欺负鸣人。

他的身体消失,下一瞬间抬腿,便是凛冽的一脚。

按理说,鸣人是挡不住的。

但他胳膊伸出,刚好用手肘位置接下了这一脚。

鸣人闷哼一声,巨大的力量让他的右臂出现了瞬间的酸麻。

佐助倒不是很意外。

毕竟已经打了半个月,彼此之间知根知底。

他早就发现鸣人的身体素质非常的离谱。

耐抗耐揍,本能反应很快。

“你还差得远呢!”

佐助语气不屑说道。

这句话是他从李向嘴里听来的。

他很喜欢,都快成了他的口头禅。

话音落下,佐助借助鸣人的右臂一蹬,顿时飞到他的头顶,双腿如剪刀夹住他的脑袋,直接把他摁倒在地。

“叫老大!”

“不叫!”

鸣人剧烈挣扎,但无济于事。

他也就身体素质比佐助好上那么一点儿。

其余的差距很大。

卡卡西看着佐助骑在鸣人的身上,不由得笑了笑。

他想到了他的两位队友。

就是佐助的性格有点儿问题。

太执着于当老大。

卡卡西瞧了眼天空。

万里蔚蓝。

是个出行的好天气啊。

他叫上佐助和鸣人,在花店买了两束花,来到慰灵碑。

“我以前不懂得同伴和朋友的重要性,以为忍者就该只有任务。”

卡卡西拍了拍佐助的小脑袋,说道,“想当老大的前提是你和他们成为朋友,单纯的武力镇压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们终究会背叛你。”

他这段时间充分认识到了佐助惊人的天赋。

又是宇智波一族,未来必然会拥有写轮眼。

他已经把他当做自己的徒弟,可以继承衣钵的那种,所以他不希望佐助只顾着当老大,而忽视真正的宝藏。

不过卡卡西也能理解。

佐助毕竟太过于青涩,什么都不懂。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阴暗处,带土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他因为种种缘由,经常跟踪卡卡西。

就连玖辛奈的分娩时间都是他偷听到的。

“还是这么天真啊,卡卡西。”

带土懒得再听他教育两位小朋友,转身离开。

他在木叶待了快一周,都在调查。

猿飞日斩确实被万花筒写轮眼控制。

但具体的情况却和他预料的相差甚远。

比如他认为是止水争权夺利。

然而不是。

带土很快就发现了关键人物。

宇智波浪。

这段时间木叶的变化,他看得一清二楚。

一是根部解散,暗部扩招,但新成员几乎都是出自于宇智波。

二是木叶警务部成员的更换,不再是宇智波一族独大,加入了日向、奈良、山中等各大忍族。

还有什么天上人间和三剑客,这种他看不太明白的操作。

带土突然觉得木叶非常陌生。

而这一切的中心就是三个年轻人。

宇智波浪、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

其中发挥着领头羊作用的赫然是他最觉得意外的宇智波浪。

他仔细观察过,宇智波浪的实力很一般。

所以他不能理解。

但这对于他而言,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带土能很轻易接近宇智波浪,不用担心会因为瞳术而翻车。

毕竟万花筒写轮眼的瞳术千奇百怪。

贸然找上止水,指不定会出问题。

虽然他觉得自己的神威可以随便逃脱。

“嗯?宇智波鼬?”

带土纵身一跃跳到了一棵树上。

他曾经见过宇智波鼬,甚至杀了他的队友。

当初放过他的原因是觉得他可能会有用。

如果没有李向的插手,也确实对他的帮助挺大。

“谁?”

宇智波鼬忽然拔出了背后的长刀。

“有意思,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带土大方出现在他的面前。

“是你!”

宇智波鼬眼睛一缩,这熟悉的面具,他是不可能忘记的。

“怎么不攻击我?”

带土不由得笑了起来,“莫非是你还没有长进?”

宇智波鼬不为所动,问道:“你到木叶来干什么?”

他很冷静,也明白自己不是这个神秘人的对手,所以他要拖延时间以及获取情报。

带土用赞许的眼光看着他。

宇智波鼬无疑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忍者。

他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你有资格加入我们组织。”

“组织?”

宇智波鼬心中一跳,这居然是一个组织。

光是这个神秘人就足够危险。

“不错,我们组织。”

带土伸出手邀请说道,“你有天赋也有足够的能力,加入我们,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

“什么样的世界?”

“一个没有痛苦没有战争只有和平的世界。”

“怎么实现?”

“我可以告诉你,但如果你不加入等待你的只有死亡。”

带土挑了挑眉,笑道,“你还想知道吗?”

他双手结印,四个影分身将宇智波鼬包围。

凭借木遁和神威,他有绝对的自信,在瞬间将这个所谓的天才击杀。

宇智波鼬同样明白这样的道理,但他想起这半个月来的所学。

这个神秘组织绝对是未来的大敌。

“请讲。”

宇智波鼬语气平淡说道。

“胆气不错。”

带土点了点头,说起了月之眼的计划。

非常简单的说法,就是用月亮对整个忍界施展幻术。

宇智波鼬沉默。

他看着夸夸而谈的带土,突然生出了一种愤怒。

究竟是怎么样的人才能想得出如此愚蠢的办法。

被幻术蒙骗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

全都是虚幻。

“怎么样?”

带土得意洋洋说道,“你能参与这么伟大的计划是你的荣幸,在无限月读中你能实现一切。”

“抱歉,我不敢苟同。”

宇智波鼬摇了摇头,说道,“这种计划一无是处。”

“你说什么?”

带土的脸色陡然阴沉下来。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月之眼计划。

这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是他如今行事的唯一寄托。

“真是可怜。”

宇智波鼬看着他愤怒的模样,说道。

“你懂什么?!”

带土彻底被激怒,他的右眼瞬间腥红一片。

宇智波鼬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就被强大的瞳力控住。

紧接着就是带土的拳头。

力道之大。

已经听见了体内骨头断裂的声音。

宇智波鼬吐出一口鲜血,说道:“我看你才是真正的不懂。”

“我不懂,难道你懂?”

带土一声冷笑,又是一拳。

“幻想终究是幻想,它没有实际的基础,又如何能带给你幸福?”

宇智波鼬语气依旧没有什么改变,“回归现实,一切从实际出发。”

“回归现实,简直是天真。”

带土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现在的忍界只有痛苦和战争。”

“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我们去面对,而不是逃避。”

宇智波鼬睁开了他的写轮眼,说道。

“这不是逃避,是重建!”

带土有种被说中心思的羞怒。

他确实在逃避,他想要创造一个琳喜欢他的世界。

这或许是带土没有复活野原琳的原因。

“真正的和平不是以你一己之力创造和支配的世界。”

宇智波鼬忽然的情绪翻滚,他斩钉截铁说道,“那是一个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依法治理,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世界。”

带土眼中的怒火到达了极致。

宇智波鼬太过于坚定,以至于让他对于月之眼计划产生了动摇。

但很快他又重新恢复了信心。

月之眼一定是真的!

这家伙在妖言惑众。

“抱着你的理想溺死吧!”

带土右臂蔓延出无数的树枝,瞬间暴涨如同利箭一般,将宇智波鼬洞穿。

鲜血喷洒了一地。

但他没有死亡。

“你想看看我说的世界吗?”

宇智波鼬平静地起身。

他的双眼不停地旋转,最终出现了两个镰刀状首尾相连的黑色圆圈。

带土忍不住退了半步。

此时的东方升起璀璨的阳光。

他看着宇智波鼬,竟然有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