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邪恶的宇智波

“啊啊啊!我的右手!”

团藏按住断臂处,瞬间的疼痛以及右手的特殊让他不由得惊怒。

但很快他表现出忍者应有的素质,没有再大喊大叫。

“我要见猿飞日斩!”

团藏依旧没有脱离幻术,双重的痛苦让他的脸色一片惨白。

止水的眼睛绝对不是普通的写轮眼。

他回忆起很久远的事情,忽然身体一冷,他意识到是什么眼睛。

千手扉间曾经提到过的。

“邪恶的宇智波!”

团藏下意识说出他老师的口头禅,接着大喊,“猿飞日斩你出来啊!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如果猿飞日斩想要杀自己,他肯定会亲自到场的。

但没有回应。

团藏心中出现了一丝惊慌和后悔。

惊慌是有可能自己真的会死,后悔是自己大意了啊没有防范到两个年轻人的偷袭,导致他没有提前使用伊邪那岐。

如今右臂被砍,他没有写轮眼,无法再使用伊邪那岐。

怎么会这么巧?

他忽然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猿飞日斩你有本事杀我,你有本事出来啊!”

团藏用尽全身力气大吼。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再见到猿飞日斩。

只要他肯跟自己交谈,他就有活路。

“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

李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你在幻术中说的话外面是听不到的。”

“……”

团藏身体颤抖起来,“不!”

李向总觉得此时应该有个一剪梅的BGM。

然后猿飞日斩跳出来说,你不要再联系我了,我怕宇智波误会。

他打了个冷颤,把奇怪的联想甩出脑海,武士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有点太轻松了啊。”

李向有些感慨收回了长刀。

虽然说每个穿越者来到火影,都要杀个团藏助助兴,但估计就他最轻松。

止水听见后,不由得笑了笑。

轻松吗?

其实不轻松。

他的万花筒写轮眼可是付出极大的代价才得到的。

“我觉得你该考虑下如何开眼的事情。”

止水建议说道,“你的实力是你唯一的弱点,我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跟着你。”

“开眼吗?”

李向看着还在抵抗的根部忍者,又看了眼宇智波鼬,说道,“关于开眼,我有个想法,顺利的话,或许以后宇智波不用再因为开眼而痛苦。”

止水不由得一怔,他下意识问道:“这可能吗?我不是不相信你,但这句话太过于惊人。”

李向明白他的想法,只能说宇智波对于万花筒写轮眼的了解还不如千手扉间呢。

他拍了拍止水的肩膀,说道:“你就等着看吧。”

“我拭目以待。”

止水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好奇。

作为一个热爱宇智波的族人,他不愿意看到开眼带来的悲剧。

所以无论是他,还是宇智波富岳,从来不敢把他们万花筒写轮眼如何开启的方式说出去。

先不说是不是通用的,但为了强大的力量,某些人一定会尝试着杀父弑母,残害挚友。

“看来确实死了。”

李向一直等着团藏的尸变,但根部的战斗结束后依旧没有复生的迹象。

宇智波斑能用伊邪那岐延迟复活,团藏貌似也可以。

只不过他记得带土是三分钟,团藏好像是按秒算的。

这么久了,如果使用伊邪那岐早就该活过来。

李向忽然想到现在的团藏或许是不会伊邪那岐的,因为他没地方学啊。

“不知道这双眼睛是谁的。”

宇智波富岳用玻璃瓶将团藏右臂上的眼睛泡了起来。

“宇智波哪位族人和他关系密切?”

李向反问说道。

止水顿时表情凝固。

宇智波富岳叹了口气,说道:“只有他的队友,宇智波镜。”

止水是宇智波镜的后代。

他想起曾经自己对于团藏的尊敬,不由得露出后悔的表情。

“事情过去就不用再理会。”

李向安慰说道,“不管是不是镜大人的,你已经亲手为他报仇。”

等他们几人交谈完毕,奈良鹿久等人上前。

“富岳族长。”

奈良鹿久一脸感激说道,“根部各族的族人已经被我们带回,剩下的收尾工作就麻烦你们了。”

宇智波富岳笑了笑,说道:“这是我们木叶警务部的职责。”

不愧是最聪明的忍者。

根部经营多年,拥有众多的秘密和财富。

让他们收尾,就代表着其余忍族一分也不取。

对于纷争多年的宇智波而言,无疑是一笔天降横财。

“浪,有空来奈良一族玩啊。”

奈良鹿久走之前,专门跟李向打了声招呼。

不仅是他,还有秋道丁座和山中亥一。

猪鹿蝶向来是同进退。

“可惜我女儿只有五岁。”

山中亥一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忘记浪也才不过是十岁,要不你等几年过来提亲?”

“……”

李向虽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还是很想吐槽。

这可太刑了啊

不过他女儿井野长大后倒也挺漂亮的。

但不是他的菜。

“浪,真的是受欢迎。”

止水憋住笑,说道。

事实上他和鼬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但都是在族内。

“有时间闲聊,不如去干活。”

李向一脸无语摆了摆手,“哦对,如果有二代火影的相关资料,交给我。”

“哈哈,没问题。”

止水笑出了声,然后消失不见。

“啧,瞬身止水就是跑得快啊。”

李向懒得去抄家,他拿出宇智波鼬上交的作业翻阅起来。

直到夜晚,他才勉强看完。

“怎么样?”

“噢,鼬,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就在刚才我们清理完了根部的遗产。”

“收获呢?”

“很大,足以让宇智波吃喝不愁好几年。”

“看来这波血赚。”

李向拍了拍他的作业,说道,“这份报告写的很详细,也很用心,但少了些思考,刚好我问了几个问题。”

“你说。”

宇智波鼬立即认真起来。

“木叶的普通居民很脆弱,对吧?”

李向的第一个问题,让宇智波鼬猝不及防。

“是的。”他说道,“相对于忍者而言,他们太过于脆弱,天灾人祸都可以毁灭他们,所以我们更需要保护他们。”

“我们为什么要保护他们?”

李向看着他,问道,“忍者强大无比,他们只不过累赘,你为什么说我们要保护他们?你可以去保护自己的家人,但凭什么保护陌生人?”

宇智波鼬愣在原地。

这个问题……又一次在他的意料之外,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