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什么是火之意志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繁殖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石楠花的气息。

木叶村的忍者学校也到了最繁忙的两个月。

老生毕业,新生入学。

宇智波浪,或者说李向就是毕业生中的一员。

他今年10岁,同期的学生除了宇智波鼬外,没什么太大的名气。

李向携带着记忆重生,又有过目不忘的天赋,在学校表现优秀。

唯一不太满意的是他的查克拉。

他这几年没有贸然行动。

一是因为年龄太小,二是因为没有话语权。

但好在他的实力一直在提升,和宇智波止水、宇智波鼬关系也还算过得去。

如今距离灭族之夜仅有三年,李向知道已经到了实施自己计划的时候。

计划的名字就叫做《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宇智波》。

“恭喜你毕业,浪。”

李向听到声音,转头看向来人。

很罕见的团子鼻,身穿深色高领短袖上衣和三角形护具,背着一把小太刀。

宇智波止水。

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获得‘瞬身止水’之名的宇智波一族天才。

他比李向和宇智波鼬大了三岁。

虽然族中的人认为宇智波鼬能追上他,但目前来说,两人仍有不少的差距。

“止水哥,你怎么来了?”

李向对于止水的观感还不错。

虽然囿于自身的局限性,被火之意志洗脑,但却没有如同宇智波鼬一般,对自己的族人们痛下杀手。

性格开朗温和,多次在忍术和体术上指点他。

“我听说你今天毕业,刚好没事,就过来看看。”

止水笑容有些勉强。

他刚刚在族会中和人吵过架。

心情郁闷下,走到了忍者学校的附近。

“这样啊。”

李向知道他有些言不由衷。

按照原作的剧情,宇智波一族因为止水的自杀,将叛乱推迟了两年。

换句话说,这个时间段族内已经是乱成一锅粥。

主张政变和反对政变的两拨人就差兵戎相见。

明年,止水自知无力阻止,会见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将自己的万花筒写轮眼能力全盘托出。

结果却被志村团藏偷袭,夺走了一只眼睛。

但到了这种地步,他仍然不愿看到自己的族人和村子发生战争。

在绝望之中,他选择了自杀。

李向只能想到一个词。

愚忠,或者说天真,不懂变通。

“我们走走吧。”

李向见毕业程序走完,便发出了邀请。

止水自然没有拒绝。

他和宇智波鼬是挚友。

而宇智波浪又是宇智波富岳的徒弟。

李向随手买了两串三色丸子,递给止水。

“谢谢。”

止水咬下一个丸子,说道,“味道依旧是这么正宗,如果鼬在这里,他肯定会喜欢的。”

李向没有接话。

他咀嚼着三色丸子,却是想念种花家的美食。

这种甜甜的东西,他不怎么喜欢。

因为他是坚定的咸党。

“这几年我在学校学到了不少东西。”

李向组织着语言,开口说道,“尤其是在理论上。”

“哦?”

止水有了兴趣,因为学校的理论课主要内容是关于火之意志的。

而且这句话让他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宇智波鼬也曾是这样思考过。

在止水的印象中,宇智波浪是一个天赋不错的少年。

虽然比不上宇智波鼬,但仍然是同龄人的佼佼者。

就是一天到晚笑眯眯的,为人和善,没什么烦恼。

而宇智波鼬七岁起就能以火影的角度思考问题,所以止水很欣赏他,并且教导他许多火之意志。

如果宇智波浪也有这个趋势,他很乐意再多一个同行之人。

“但我学得越多就越加迷惑。”

李向停下脚步,认真地问道,“止水哥,你觉得火之意志是什么?”

这个问题在止水看来,不亚于,兄弟你传火吗?

他很高兴。

在宇智波一族中,能有这种思考的族人实在是少得可怜。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止水想到了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笑道,“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应该是树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火光将会继续照亮村子,并且让新生的树叶发芽。”

“我有点儿明白,但没完全明白。”

“你能这么回答,说明你确实认真思考过。”

止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街上不太方便,如果你有了解火之意志的决心,去我家吧,我家挺大的。”

不要啊,止水哥。

李向下意识浮现这句话,但没有拒绝。

止水拉上门,席地而坐,沉声说道:“我曾经也有过你这样的疑惑,但后来我明白原因所在,不是火之意志的问题,而是我们没有跳出家族的禁锢。”

李向适时做出倾听状,眼神中透漏出不解。

“简单地说,你思考问题的角度,不是从宇智波一族出发,要以大局为重,为木叶着想。”

止水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必须拥有摒弃家族概念的决心,才能彻底领悟火之意志。”

李向听出了他话语中的坚定。

止水的口头禅是决心。

他已经说了两遍。

其实他的观点某种意义上说是正确的。

但有个前提,木叶是大家的木叶,而不是猿飞日斩或志村团藏的木叶。

“如果家族和木叶出现了分歧,该怎么办?”

“……”

夸夸而谈的止水沉默了下来。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很多年。

至今为止没有找到答案。

不过他认为宇智波浪提及这个问题只是巧合,而不是因为他现在左右为难的处境。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需要判断哪边是正确的,再从中斡旋。”

止水暗自叹了口气,回答说道。

但不是所有分歧都能有对错的。

他知道他这个答案是不合格的。

“如果有一天出现家族和木叶站在各自角度都是正确的呢?”

李向自然说的是宇智波一族的政变。

站在宇智波一族,他们拥有强大的实力,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权力。

除此之外,还有木叶居民的背后非议和木叶高层的暗中打压。

换做他是宇智波一族的族人,肯定是希望政变的。

但在木叶的角度,宇智波一族强大且自傲,不受控制。

尤其是前几年的九尾之乱,出现在九尾眼睛里的写轮眼标志未免太过于明显。

外加从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继承下来的精神,作为徒弟的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怎么可能不戒备宇智波一族?

止水沉默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看着处在阳光下的李向,竟然有一种想要逃避的感觉。

或许很早以前,他就有类似的想法。

木叶和宇智波的矛盾,宛如漆黑夜幕中涌出来的无声怪物,要将他吞灭。

他第一次被提醒火之意志并非是万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