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三个年轻人

“团藏只是为了他自己的木叶着想而已。”

李向一针见血回答,“正如我先前跟你说的,木叶和火影是不能画上等号的。”

宇智波鼬听到火影两个字,看向沉默的止水,问道:“你审问暗部的忍者有什么收获吗?”

他对团藏没什么好感,但对猿飞日斩很上心。

因为和李向的聊天,所以他想知道火影到底有没有背叛火之意志。

“暗部的忍者说他们的任务是追踪浪。”

剩下的话,止水没有说。

但宇智波鼬已经明白他的弦外之音。

一切正如李向所料。

木叶高层对于宇智波一族的态度显然易见。

无论是猿飞日斩,亦或者志村团藏都不打算学习二代千手扉间,试图将他们收为己用,或者说让他们融入木叶。

止水的心里很难受。

他因为火之意志对于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存有一层厚厚的滤镜。

如今消失。

他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李向大概能明白他的心情。

就跟前世他听见他老婆石原里美结婚一样。

他扫了眼烧为焦炭的山顶。

没有绑匪,也没有人质。

李向估计他们已经被根部处理。

由志村团藏训练出来的忍者,可不懂得什么心慈手软。

用夸张的比喻,就算是蛋黄也给摇散。

“坏了!”

李向忽然一脸凝重说道。

“怎么了?”

止水立即摆脱了低沉的情绪,连忙问道。

“我的第一次任务失败了啊。”

李向唉声叹气说道,“明明打算刷一个百分之百完成率的。”

他是一个有强迫症的人。

前世玩游戏的一大乐趣便是点满图鉴,或者收集满道具什么的。

“……”

止水扯了扯嘴角。

现在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吗?

但被这么一捣乱,他的心情莫名恢复了正常。

他看了眼宇智波鼬。

想来是李向跟他谈过,此时的他显得很淡定。

没有因为根部和暗部的双重针对而失态。

倒是省了他的不少口舌。

止水回到目前面临的问题,说道:“暗部的四位忍者,我修改了他们的记忆,不会有问题。但根部的这三位忍者已经死亡,我们很难向团藏交代。”

李向注意到他对于团藏的称呼已经改变,证明他不再盲从于火之意志。

他笑了起来,说道:“根部?哪里的根部忍者?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啊。”

止水微微一怔。

很快就明白李向的意思。

团藏绝对不可能承认他派根部刺杀他们的。

如果生米煮成熟饭自然没问题,但现在已经失败,被猿飞日斩知道,免不得一顿责骂。

团藏是一个体面的忍者,于情于理,他只能吃下这个暗亏。

但梁子已经结下。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只要李向不死,团藏就会卷土重来。

“以后你们外出任务,恐怕会很麻烦。”

止水皱起眉头。

他纵然想要保护,但也不可能做到时时刻刻。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那就一劳永逸解决。”

李向毫不犹豫说道。

止水不由得表情一凝。

就连宇智波鼬也一脸惊诧。

实在是太过于突然。

他们前不久还非常尊敬团藏,但转眼间就要对他痛下杀手。

“认清现实,准备战斗。”

李向沉声说道,“留给宇智波一族的时间已经不多。”

他还有另外一个担心,宇智波带土。

原作中没有说明宇智波鼬和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但大概是灭族之夜那一年。

既然如此,干脆提前三年。

止水沉默片刻,没有拒绝,说道:“此事要从长计议,团藏的实力一直以来都是个谜团,而且根部的忍者也不是好相与的。”

“如果浪你能说服我父亲,或许会更加轻松。”

宇智波鼬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我父亲其实不怎么赞同政变。”

原作中的宇智波富岳其实是见族内的形势无法控制,才答应造反。

说难听点儿,就是个墙头草。

如果水门不死,或许他的性格真的能为宇智波一族寻得一条生路。

但可惜没有如果。

现在适合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必须拥有雷霆手段,否则的话,根本就压不住族内的情绪。

等到了极致,释放出来,终究是害人害己。

宇智波富岳在灭族之夜放弃抵抗,是因为他放弃了在木叶和家族之间做出选择,将未来交给宇智波鼬。

某种意义上说,宇智波鼬就是个倒霉催的家伙。

承担了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富岳两个人临死前的重压。

但问题是他自己也没办法啊,最终走向了自我毁灭。

瞧瞧团藏,虽然菜,但是他敢操作啊。

误打误撞之下,人还真的实现了梦想,当了几天火影。

“怎么让我来说服?”

李向吐槽说道,“你不是他儿子吗?”

宇智波鼬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

正是由于是父亲,他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我也觉得这件事情非浪莫属。”

止水趁机补充说道,“我和鼬的口才和学识都不如你,而你说的话,我相信就连死人都能说活。”

“一时之间我都不知道你在夸我,还是损我?”

李向无奈摇了摇头。

他对于说服宇智波富岳没什么把握。

因为他足够年长,三观已然成熟。

前世无数事实证明,最难沟通的就是长辈。

“自然是夸你。”

止水露出了笑容,说道,“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但我相信同龄人再难找到一个比你更加优秀的忍者。”

喂喂,吹得过于离谱了吧。

就你的实力,能打十个我。

但这波彩虹屁确实可以,我给九十九分,扣一分怕你骄傲。

李向正色说道:“我尽力而为,不过我估计等我们回去,族长就会因为木叶警务部的事情召唤我们。”

“这确实是个问题。”

止水更换巡逻队只是为了试探木叶高层,但族内该如何解释呢?

他下意识看向李向,希望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

李向读懂了他的眼神。

但他又不是哆啦A梦,拿不出百宝袋。

他拍了拍止水的肩膀,说道:“遇事多动脑,不能总依靠我。”

意思是他没有办法。

止水脸色一垮,有点难顶。

倒是宇智波鼬见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情不错。

此刻他有一种感觉,似乎他们无所不能,可以和整个世界对抗。

不管是木叶,还是宇智波一族,都不是事儿。

李向如果知道他的想法,只能告诉他,孩子,你的中二期到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