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手臂上的刻字

致逃生者:

“0.当你看到这条讯息时,那就代表着你已经身处在了诡异事件当中,还请选择相信这一切,并一字不落的将以下内容浏览完毕,因为那将关乎到你的身家性命”

“1.在多数情况下,【它们】都不会发动必死的袭击,请将情绪稳定下来,切莫惊慌失措,冷静是每一名逃生者必备的品质”

“2.【它们】具有着违反常识的恐怖力量,任何物理或神学上的手段都对【它们】毫无用处,放弃幻想,认清现实,发挥智慧,是生存下来的唯一办法

“3.【它们】分为四个种类,逃生者们可以酌情考虑,分别展开对应的行动手段”

“4.【它们】会随着所处阶段的推移而发生变化,请注意时间”

“5.在一定的时间内,光是【它们】的克星”

“6.打开你手机上的新增软件,具体的操作内容以及相关事项将会在其中呈现”

“7.祝你好运”

看到这条刚刚从手机上弹出来,名为【诡异事件逃生指南】的信息,坐在办公室的何成皱了下眉头,划了划手机的屏幕,感觉非常奇怪,怎么会存在这样霸道的短信。

按照常理来说,手机收到信息,只会收到提示音,是否观看收到短信,全凭使用者的意愿。

但这条短信就是自动弹了出来,还霸占了整个手机屏幕,关都关不掉。

“现在连手机都会中木马了吗?”

何成努力了半天,还是关不掉这条短信,只能无奈的选择看上几眼。

用了十几秒的时间扫了扫短信的内容,有点像是十年前流行的那种无聊邮件,什么“不转发就会死,别怪我,我也没办法”那种,一般这种邮件还会再配上一些恐怖的动态图片,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恶心人。

不过这条短信除了形式上霸道了点,相比上面说的那种,也算是良心了,起码没宣判你的死期。

出乎何成意料的是,这短信在自己看完最后一条之后,自己就消失了,把操控手机的权利还给了使用者,非常的人性化。

“现在的科技真是越来越发达了。”

对此,何成不由得感叹了一句这短信制作人的本事,那还真是技术过硬。

但旋即,看到了手机主屏幕的何成笑不出来了。

因为自己的手机上多了一个软件。

名为“撞鬼之人”。

软件的图标是一只惨白的人手,仿佛要从手机屏幕里伸出,朝何成的咽喉抓来,压迫感十足。

“不是吧,还真就是那个自动安装?”

何成真的是第一次看见短信里的捆绑软件,不管自己点不点,直接就下载进了手机。

想着给这软件卸载了,但谁知这家伙根本没有卸载的选项,看样子除非自己换个手机,不然是别想摆脱它了。

骂了一声晦气,何成决定不再理会这个软件,刷了一会视频。

但就这样消磨了一会时间后,那惨白的人手似乎已经在何成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仿佛在心头上扎了一根刺一般,让人连娱乐起来都不是那么个滋味。

“行行行,我看,我看,还不行吗?”何成咬牙切齿的点开了那个新增软件,到底还是顺从了那短信发送者的意愿。

点了一下这像是游戏一类的软件图标后,没有预料之中的恐怖背景音乐响起,只是弹出一个具有三条选项的朴素页面。

选项1:【逃生者】

选项2:【它们】

选项3:【证据提交】

何成点开了第一项。

【姓名:何成】

【遭遇事件:遗忘】

【事件信息:请快些想起来吧,那件所被人遗忘的事,到底是什么?】

【事件所处阶段:探灵】

【提示1:在现在这个阶段内,逃生者们均会处于一个相对安全的时间,是调查信息和收集证据的黄金时期】

【提示2:闪灵和恶鬼可以行动,厉鬼只能渲染恐惧】

看到自己的姓名出现在了其中,何成冷笑了一声,“还能直接盗取号主的真人信息是吧,真有你的啊。”

不管怎么样,等今天下班,何成就去报警,高低要给这短信的发送人抓起来。

强制安装流氓软件就算了,还盗取号主的真实姓名,简直欺人太甚。

至于为什么是等下班处理,现在毕竟是工作时间,就先不给上头找事了。

何成没再继续点下面的选项,因为他觉得很无聊,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发这一套东西。

收起手机,原本是坐在老板椅上的何成向后拉了拉,换了个姿势,毫无形象的将双脚放在了办公桌上。

既然手机没法消磨时间,那干脆就睡一觉算了。

但闭上了眼睛后,何成却怎么也睡不着,思考起了最近的怪异之感。

何成作为酒店部的部长,平时也没什么大事,顶多就是看一下部内的流水,或者董事长来了陪着走上几圈,按照公司的要求改一改店内的配置。

虽然以前的日子也是这么闲,但总没有现在这样来的不自在。

不,应该说并不是不自在,毕竟其他的员工还在干活,何成在办公室里玩着手机,他这人还没有那样的热爱劳动。

应该说,是有些不适应。

不适应这样的生活状态。

何成的右手摸了摸兜内,里面有着一盒好烟,他却一点抽的欲望也没有。

没错,何成根本就不是个有着抽烟习惯的人,是那种抽上一根,能咳嗽半天的新手。

但为什么,自己兜里还有着这样一盒名贵的香烟呢?

如果说是别人送的,那也没见过有谁一次送一盒的,而且就算是别人送的,那为什么自己揣在了这么顺手的位置?

按照一个人的习惯来说,右手裤兜里的东西都是手机一类的东西,是平常用的最多的物品。

“奇怪啊,如果说是我今天顺手放了进去...”

想到这,何成睁开眼睛,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里面躺着一整排的各式好烟。

那么,我的办公室里却充斥着香烟,这要怎么解释呢?

何成不理解。

“奇怪,我最近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在一个细节上抠这么久,想这么多?”

何成又突然觉得自己变得十分奇怪,明明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而已。

自己不抽,那就送给别人呗。

下意识的挠了挠左手腕,何成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时,眼神迷茫的何成“吧嗒”了几下嘴,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时间已经是下午了。

“算了,出去逛逛吧,这样呆下去真的难受死了。”

何成坐直了身体,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着装,就离开了办公室。

没有乘坐电梯,何成下到了酒店部的一楼,通过了旋转式的玻璃门,站在门外,享受着大好春光。

明媚的太阳挂在天空,温暖日光照射在万物之上,空气中偶尔会吹来一点微风,这样的天气让人感到非常舒适。

在何成的身后,是这座山中洋馆的一部分,属于c栋,平常用于接待游客,提供住宿,所以被称为酒店部。

洋馆的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九几年,后在两千年被天鹰集团收购,进行了改建,成为了一套生活,住宿,体验多方位功能的旅游区。

同时,洋馆坐落在大山中,周围是一大片人造森林,后方还有着一座规模不小的农场。

根据企业计划所说,洋馆的日后将会发展出类似“田园生活”的品牌标签。

此刻,站在洋馆外的何成双手插兜,看向远方的一片绿色,心情大好。

“喂,李冰,发什么楞呢?”何成突然注意到了在门口另一边站着的前台妹子,招呼她了一声。

“啊——何部长,刚才没看到您。”

李冰穿着一身蓝色的企业制服,露出了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下午好。”

“没关系,不用这么拘谨。”

何成也笑着摆了摆手,表达了适当的关心:“你刚才是怎么了,站那一动不动,是有什么问题吗?”

“刚才突然就感觉是忘了什么东西,怎么想也想不起来,非常抱歉,下次不会再犯了。”

李冰以为何成是要批评她的工作态度,急忙承认错误,毕竟连领导都看不见,是怎么做服务的。

“这样啊。”

何成的表情有些不自在,“那没事了,你忙你的吧。”

留下一句话,何成就在李冰的目视中离开了。

看着那挺拔的身影远去,李冰感觉十分奇怪,部长什么时候这样好说话了?

以前的部长都是板着脸,对底下员工的问候顶多就是点点头,和他们说话也是带着训人的语调,今天怎么像变了一个人是的。

想到这,李冰摸了摸自己脑后长长的麻花辫,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自己...好像也有些奇怪?

与此同时。

何成沿着洋馆走了两圈,挠着左臂的频率越来越快,因为在外面呆的久了,外面的天气越来越热,这导致他的左臂越来越痒。

直到,何成的右手一凉,再度从袖管拿出时,指甲里粘着红色的液体。

血!

“什么情况?”

看到自己的胳膊已经被抓出血来了,何成停下了脚步,不可置信的解开西服左臂的纽扣,撸开袖管。

随后,何成看到了他左臂上那血淋淋的刻字,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