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外国人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3669字
  • 2022-04-23 23:29:53

他的周围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能依稀打探出脚底石阶的轮廓;旁边的黑夜有许多较为浓郁的像是披着黑暗衣服的人,像人影;

杨聪一脚踩上第九十八层石梯;脚下发出一声弯折破碎的响动,他踩到了石梯上的枯叶;

杨聪战战兢兢的观察着四周,寂然的山上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

除了闯入山上打破了这份岑寂的人,杨聪所制造出来的脚步声,彭,彭,彭……

慢慢的,当来到第两百层石梯的时候他的额头上渗出了一丝冷汗;粗重的呼吸声,砰砰作响的心跳声;

杨聪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阶楼梯,也不知道后山的石梯总共有多少阶。

一切都是黑暗的;时间过去了多久他不得而知,只因他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有关时间的物件,比如手表;

杨聪感觉过去了半个小时;提心吊胆的他觉得像是过去了半个世纪那么漫长;

最难熬的数学课也比它快;他开始胡乱的想象;“鬼打墙,鬼堵墙”一个恐怖的故事从他的记忆里蹦出;

完全阻止不了,他心烦意乱起来,紧盯着自己的左边;因为在他的脑子里,那团黑色的圆柱型黑色轮廓后,马上就会有一个鬼魂杀出来。

他吞了吞口水,如坠冰窟的前进着;他身上唯一的物品就是那本属于同学的科教书;

可杨聪还没没有靠近哪本灵异类书刊上有说过科教书能用来威慑鬼,抵挡鬼的。 

右边的背影草团窸窣作响;

杨聪整个人都呆住了,面对这突然发生的情况他显得不知所措;就连挪动双腿逃跑也无法办到;

他的眼瞳巨缩起成了一个很小很小的黑点;大气不敢喘的盯着那儿。

溯,溯~

又有声音传到了杨聪耳朵里;他感觉自己口干舌燥,脸上冷汗直流。

杨聪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一个人上来,蠢就蠢点,总比被吓死好……

无尽的恐怖人物涌向杨聪的脑子;他全神贯注的盯着古怪窸窣声的发源地。

杨聪的身体开始忍不住的发抖,浑身打了个冷颤;恐寂的情绪从他的眼底透露出来;胆怯在他的脸上暴露无遗。

呼吸声越来越重,忽然,一团黑影窜了出来。

“啊”杨聪不要命的扯开嗓子疯狂喊叫;“有鬼,有鬼啊”

他面目扭曲,双腿发软,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瘫倒在地,手中的书籍也掉落一旁。

杨聪双手不停的拖着身体往石梯下走;他摔空坐下到了下一阶;被吓破胆的他用一种含糊不清的声音叫着:“救命,救命”

那团黑色的影子趴到了一另一柱黑影上;黑豆似的小眼睛;约略半米还要矮,帽子大小的身体;

一抹浩大的尾巴——松鼠;它在夜色下观察着大喊大叫的陌生来客;停留几秒后它迅敏的一缩,嗖的一下便不见了。

杨聪看出来那是一只松鼠,大松了一口气;虚惊一场后的他脸上那种惊恐万状的神色缓慢的褪去。

杨聪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吊到嗓子口的心脏重归原地。

他已经不敢再往前走,他没有那个勇气,他被吓的够呛;

杨聪原地叹息了一句,好在没有带人一起来,要是自己胆小的怂样被同行的的人传出去,那真是没脸见人了。

他弯腰捡起被扔在了地上的科教类书籍;正要原地折返。

忽然看见前面就是山顶,一片平地;周遭环绕着树木的黑影;像是被保护着一般的平台;

杨聪眼珠子转了一转,他咬咬牙,心说都到了目的地,要是还害怕原地返回;可就太……太……太逊色了。

杨聪鼓了鼓气;重新转换了方向;一举走到了土地的平台上面;

边缘一圈都被铺天盖地的黑色树影遮住,看不见夜空;

平台呈圆形;半径约四十米,杨聪刚要往中心走;忽然听见右前方传来一句地地道道的外国语言;

“I saw him”

杨聪原以为是哪位同学或老师在练习英语,可转念一想,不对啊,谁会大晚上跑到这黑不拉几的地方来练习英语?那不有病吗?

杨聪觉得声音也不对头,怎么听怎么像个外国人,别扭极了;

于是他赶紧俯下身,蹑手蹑脚的蹲在一棵粗壮的树身后边;

按照心里的想法做,杨聪是能有多快跑多快立马离开;可按耐不住好奇心。

杨聪蹲树后观察了起来,他屏住呼吸;悄然无声,准确来说;杨聪怕鬼,至于人……?

忽的,平台中心发出了亮光;温色的暖光调;点燃了以三米为半径的周围;这已然足够杨聪看清远处的男人。

平台上停着一架与外星飞蝶UFO的形状完全一致的飞船;光亮就是从它的突出的圆形玻璃驾驶舱中发出来的;

它以四个脚架支撑飞船的重量,通体为不易被发现;颜色存在感偏底的深灰。

太震惊了;杨聪从没有想过会看见晴天霹雳般突如其来的飞碟;

他暗暗揣测说话的会不会是外星人;他完全把自己来这的目的忘到了脑后;用手擦了擦眼睛;

杨聪屏气凝神的朝那位距离自己大概七八米的站于树下的人望去;

杨聪得以一睹真容;让他感到失望的是;他不像面目另类的外星人,倒像是——一个纯粹的外国人。

棱角分明的面容,脸上分布着成熟男子的浓密胡须;严俊;

浓郁的亚麻色金发,深邃的眼眸中透出一股精锐,高挺的鼻梁下是那浅素的双唇,嘴角带着一抹完成了什么似的轻松微笑。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左眉骨上那一排小小的闪着彩色光芒的彩虹黑曜石眉钉,和他的眼神一样闪着犀利的光芒。

“He's on his way back to the student house”

他又说话了,杨聪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他并不是个十足的学渣;

“他在学生公寓的路上”

“Isn't it?”

杨聪“是吗”他在心里复读出了男子的话。

“OK”

杨聪看见男子放下手中的黑色望远镜;将手放进黑色长风衣的口袋中;看样子是打算离开。

杨聪看着他朝飞碟走去;也打算离开去告诉谁;

虽然他感觉不会有人相信自己的一面之词;也许他们会当自己在胡说八道,在吹嘘。

他又恢复了蹑手蹑脚的姿态,准备悄无声息的离去;杨聪蹲走着向后退去。

安静的山顶咔吧一声,杨聪踩到了一段树枝,它成了两截。

与此同时,与他只隔着七八米的外国男子放下手机目光冷寒的朝杨聪所在的地方看了过来。

“Who is there”杨聪听见背后的外国男子在喊;

“听觉可真够灵敏的”杨聪忐忑不安的朝一片走去;

杨聪想我还能告诉你我叫什么?

“Quick to roll out”背后又传来喝令声。

杨聪回头望去,就这一眼,他差点被吓的魂飞魄散;

外国男子拿着手枪,目色警然,正步步走近;

“Get out of here or I'll shoot you!”男子可不像在看玩笑,他打开了保险栓;定眼瞄准。

杨聪大惊失色,无力的瘫软在土地上;

彭,一颗子弹打在了杨聪头发上,从树身穿透而出,距离杨聪的头部偏差只有几微米。

栗栗危惧,杨聪的胸膛起伏巨大;他什么也不管了;死命的朝石梯下狂奔而去;那本书则被他丢在了原地;

杨聪很快一脚踩不住刹车,走空连滚带爬的摔下了几层石阶,摔进了一团草丛中。

男子持枪赶来凝望着身下昏黑的石梯尽头;

男子死神般站在上面察视了十多秒;隧放下枪,跑着奔向飞船;打开飞船的门,下来一道铁梯;男子迅速的爬了上去;启动飞船;

UFO腾空而起,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余下一片静谧。

学生公寓;

七楼;

1705号房间,一间四人居住的宿舍;宽敞的房间里铺着白色的瓷砖;

空调风扇,洗衣机,卫生间一应俱全;

两轮大吊扇正匀速运作;轻风微微吹拂着;

房间内部有着一道窗户,四张椅子围绕一张方桌四面摆放;

平坦的实木床;苏簌用毛巾擦拭着润色的黑色短发;身上散发出出浴的洗发水香味。

他擦了擦自己俊逸干净的脸。

苏簌的床尾内部有着一道凹槽,摆放着几本他晚自习也还在看的教科书;

Z型的床有两个,一床靠右墙在前,一床靠右墙在后;

苏簌睡在上铺,他晾好毛巾;踩着拖鞋走到了阳台上;站在光滑的地面双手靠在栏杆上;

眺望着远处,在阳台上能看见地面的篮球鞋,远方的教学楼,位于教学楼右侧的后山;教学楼后是一栋米白色的大厦;

介于教学楼与篮球场之间的操场和足球场,中间的办公大楼并不能完全挡住它们。

办公大楼这时已经没了光亮;篮球场左侧的食堂却还灯火通明,光线透出窗户的玻璃洒在人工湖的湖面上。

女生公寓在男生宿舍的侧面对面,中间隔着一条长十米的道路,毅立着一座古香古色的钟楼;

钟楼后面是教师公寓,教师公寓的右边是一大片花圃,一个花园。

晚风不时的吹来,吹拂着苏簌的头发;高处不胜寒;

苏簌的头发变的愈发柔顺,湿漉漉的短发被自然的晚风吹干了。

苏簌收回留在后山上的目光;转过身走进房间;

打算上床睡觉;某个五官精致的男生坐在贴着装饰海报的墙面桌旁,在写练习册;

柔美飘逸的像绸缎一般的头发;桃花眼;细唇;中高大直鼻子下完全没有胡须。

他白色的短袖下端塞子牛仔短裤中;青春而少年。

他叫孔溯,是一位带着点女性那般可爱的男生。

书虫,不喜欢打篮球,也不喜欢足球;有着丰富的旅行史;

太行,江川,独角峰,青云寺;情人湖,爱情河;诗人海;极冷山等等……

他爱唱歌,犹爱吉他;是个十足的文艺青年;他不喜欢暴力,曾在一次遇到打架事件的时候胆怯的躲在苏簌身后。

身上带着轻逸的体香。

他弹起吉他来让人感叹不已;不知道内幕的人都认为这是天赋异禀;

但其实不然,他说自己初次接触到吉他的时候,开头的几个月里,听到他弹吉他的观众们或是无意间听到他练习吉他的路人们,都想把他的吉他砸成两半然后扔进垃圾桶;

所以,现在挂在离他床铺很近的墙上的那把青草绿色的吉他,是他的第二十四把吉他。

孔溯坐在自然风景海报墙面边的桌下;他脸上浮起了一团不解;

“你要睡觉了吗?”孔溯对苏簌说,声音轻和。

苏簌一身白体恤,蓝色短裤;清瘦而矫健的身材。

“恩”苏簌回答他。

“我有道题不会”孔溯求助道;

“恩”

苏簌喝了一口清水,然后放下自己熊猫白的水杯;

他从床铺这方走到孔溯身边;

在一阵通俗易懂的点教后,苏簌重新向床边走去;

苏簌双手握住挂梯两侧;房间的大门突然打开;是走廊的那边。

苏簌从斜左方看见了来人,墙后;

是李泽;

“太震惊了!”他额头上带着汗珠,显然是跑着回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