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高中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631字
  • 2022-04-20 18:18:55

地球的自转,黑夜悄无声息的过去;光线散落到所以它力所能及的地方。

小区楼房里的少年用手揉着眼睛,双眼之下明显有着熬夜留下的黑眼圈;

他的手臂脱出被子的束缚,他向床边的长长柜子里摸索着,上面放着花瓶,手机。

冰冰凉的感觉从指尖上传来,他心下一惊;猛的清醒,奋不顾身的扑下床;

彭的一阵响,手肘直接碰到了床头柜的横角,一阵发麻,他感觉自己痛苦的很。

他长松一口气,目光一秒也不曾离开的照在双手捧着的花瓶上;

“如此猛虎扑食般的速度和反应,恐怕也只有哥我能做到”他自言自语道。

慢慢的,他小心翼翼地将花瓶重新放好;看着完好无损的花瓶,和瓶冒出的花枝与散发出香味的花苞,他这安心。

但下一秒,他想到自己刚刚要做什么;又是一阵心惊;只见他慌张的拿起手机,打开;

刺眼的白光让他忍不住避开,逐渐适应,一看时间——六点三十二;

呼~少年掀开被子,走到了卫生间;镜中反映出他的容貌,单眼皮,中分发型,高鼻梁,嘴唇扁平;整体五官很平平无奇,唯一与众不同的是他那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让他平添了几分俊秀。

额头上挂着几颗青春痘,脸上还算干净,除了眼底的黄色颗粒实在是有些拉低内在颜值;

脖子下的锁骨很粗,若是能少一些的话看起来会好不少;

他刷着牙,嘴里满是白色泡沫,他放下自己手上的慵懒加菲猫的牙刷杯;

伸出自己馒头白的手臂,暗自发力,肌肉微微突起,他满意一笑,吐掉口中的泡沫,灌下一口清水吐出,拿毛巾擦了擦嘴巴。

水龙头哗啦啦的流出清水,他胡乱的洗了一把脸,最后背上书包走出了房间;

楼房外,少年拿着一瓶牛奶,将上面附带着的吸管插了进去,他看见一排垃圾桶,于是又把吸管抽了出来,一把丢进垃圾桶。

他对着牛奶瓶口灌着,在一处小摊上买了个煎饼果子,等在公交车站,坐下;茫茫的望着一侧,咬一口煎饼果子,咀嚼着;

同样穿着白色校服的女生他所看到方向,巨大的广告牌下,人来人往的白色塔楼下是一个圆形的球形建筑,在云上瞭望塔那边。

她头发轻轻晃动着走过来,女生绑着两个马尾,白色的宽松风衣,紧贴皮肤的牛仔裤,背后挎着黑背包,她小跑着向公交车站奔来,显得活力十足。

公交车站背后的大玻璃荧幕上有着白色的背景,上面是一则护肤品的广告。

两个各自注意到了对方,互换几秒;

“李泽”

“江雅”

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两人在学校里是同桌;

江雅注意到李泽眼底的黑眼圈,再看了看李泽整张脸;像国宝,她不禁捂嘴轻笑:“你是不是熬夜了?”

李泽抬头看着她,不好意思的挠着发丝;“黑眼圈真的很重吗?”

江雅真诚的点点头,又问:“你几点睡的啊?”

李泽竖起一根食指:“凌晨一点”

“这么晚,临近高考了,你不会……是熬夜打游戏吧”

“恩”

公交车这时到了,两个走上去,早高峰的人挺多;但出乎意料的是李泽竟然发现了一个空位;他朝后看去,江雅显然也发现了这个座位。

“你坐吧,我站着就好”李泽绅士道。

江雅嫣然一笑,伸手抓住身边的长杆:“你坐吧”

公交车很快到站,两人穿过一处热闹的街道;学校便到了;

希云高校,黑色高铁门,黑色制度保安,里面是一栋高大上白色楼房,旁边是一个人工湖,再是巨大的操场在人工湖后,后山则在更远的边际处。

江雅与李泽一前一后走进校门,人来人往皆是穿着校服的少年少女,清纯的气息老远就蔓延开来。

江雅与李泽同桌,黑板上写着离高考还有九天;

默读的声音在教室中形成了一首交响曲,班级干部游走在各组的间隙间。

“交作业了,交作业了”

李泽翻开自己的书包,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他拿出一堆完成的作业;却在看到顶头语文练习册的时候心下一凉——完了。

“交作业”声音越来越近了;一个面目白净的男生携着一沓作业本走近:“李泽,你的……”他注意到李泽紧绷着的面部:“语文作业”?

后面一个文文静静的女生也走过来,她甜美的声音在李泽的耳里像催眠咒一样恐怖。

“李泽同学,你的英语作业?”

“我待会再来收”男生善解人意的离开了;

“那我也”女生也善解人意的离开了;

一场危机就此平淡的结束,李泽无力的倒在课桌上;

半分钟过去,他极不情愿的抬起头来;弱弱的问:“江雅”

嗯?江雅放下手上的书本转过头来,静等着李泽接下来要说的话。

“语文和英语练习册”他眨了眨眼,装可爱装的怪奇怪的;

双手合十,恳求着说:“借我抄呗,好同桌”

空气仿佛凝固了,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在各种公式与题列背诵下悄然的进行着;

“唉”江雅叹息了一声“诺”她大方的将自己的英语以及语文练习册递给了李泽。

“万分感谢”李泽急切的翻开自己空白的练习册打开了笔盖,快要走到江雅身边的他和她都见到了这一幕,于是直接绕过了她,收去了后面的作业。

铃声准时的响起,这时要是再有人从教学楼外闯进来,那准儿会被门口低头看书的学生会成员给拦下,记姓名写班名,再后扣分;

李泽伸了个懒腰,他感到一阵轻松,欢快的站起身拿着作业走到了先前的男生,然后是女生面前;

——那么,好了,一切都完成了,忘写的作业?

毫无负担的李泽向教室四处张望着,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们都认真的低着头,课桌上的书页一面一面的翻越而去,嘴上则是轻语什么:

a2-b2=(a+b)(a-b)a3+b3=(a+b)(a2-ab+b2)a3-b3=(a-b(a2+ab+b2)

a+b|≤|a|+|b||a-b|≤|a|+|b||a|≤b<=>-b≤a≤ba-b|≥|a|-|b|-|a|≤a≤|a|

李泽四处的张望着,他的目光有时落到漂亮的脸蛋上,有时落到自己所好奇的人身上;

他望着坐在第一排的那个自带儒雅和神秘气息的男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可能意识到自己该复习了,才收回自己观察的目光。

苏簌坐在第一排,他昨晚睡的很好;此时的他正面对着一页写着数学公式笔记的数学书页,默背了两三遍,随之翻到下一页布着公式的页面;

一个一个的公式记到心里,一直到两个时辰过去后的第三节课下课;

苏簌放下手里的数学书;在心中反复吸取复习的内容;苏簌感觉自己无需再继续这样背下去,期末测考已经证明了他的成绩;

但苏簌在休息了几分钟,还是继续背了;他想着许多,更多的是自己的未来;踏上其他星球的梦想,他不知道是否能够实现,如果可能;

那他想自己要走遍大江南北;游遍整个地球,带着画板画出每一处漂亮的景色;

不过做这些之前先要干什么呢?应该考个驾照,然后买车;不对,不对,时间的进度条推的太前了,应该复习,现在。

于是苏簌轻松的沉下心来,一直到第四节课下课了;苏簌又想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令自己不安的;

他今天没有见过父亲,他窝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他有些担心,不知是哪来的莫名担心;苏簌觉得自己想多了;深吸一口新鲜空气,拿起书。

“喝什么,果汁,奶茶”叶雪从苏簌身后冒了出来;

她提着一袋子饮料,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秀美的长发从雪白的额头上落下来;颇有一种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地美感。

她今天的打扮是蓝边领的白色校服衬衣,胸前系着粉色的蝴蝶结带;

灰色格子短裙下露出一双长腿,脚上则是一双洁白的运动鞋。

她的声音很适合恬静的氛围,温柔极了。

“不喝”苏簌头也没回的说。

叶雪带着一丝无所适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苏簌旁边的座位上,他俩是同桌;

“好吧”叶雪翻开书,她看看书,又偷偷的看看他。

“你的心情不太好是不是?”叶雪脸上挂着好看的笑容望着他,关心的揣测道。

“你怎么知道?”苏簌转头看来,有些好奇的盯着她。

叶雪笑了笑,她算是看出来苏簌很想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出来他心情不太好的,于是盛开的如花开般的夏季笑容绽放的更美了,她俏皮一笑:“不告诉你”

苏簌也笑了,脸上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那意思像在说;那……好吧,随便。

苏簌继续起刚才的默读;

叶雪悄悄的观察着苏簌的脸,确认他完全不会生气;便也看起书来。

这个疑问要永远的封存起来了,没人会再提起。

除了学习的学生,苏簌还有另外一种身份,确切的说,应该是背负在身上的职务——美术社副社长;

苏簌好好的思考着自己还要不要去,不去的话;可能会有百分之不知多少的几率被赶出社团;

学校内被踢出社团,学校外被踢出社团;那又怎么样呢;

自己马上就要离开这座学校,就算不是即将离开,社团在苏簌的心里也提不上很重的地位,难不成说,退出社团后自己就会失去绘画水平,不能绘画了吗?

思考再三,苏簌觉得还是去;带着要记背的书,无非是去报到,人在就好;

苏簌抬起头来看向黑板之上,机械式样的挂钟显示出时间已经是第四堂课下课的休息;

苏簌带上书,阔步走出了教室;一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有很多;社团教室在顶楼。

苏簌爬上顶楼,这儿的房间都有着巨大的落地窗;

一排社团教室中,美术社团教室是最独特的那一个;美

术社团教室的门说是门,但更像是一堆瘦弱的枝叶,大堆的连接在一起,远处还有棵树;

似乎用双手将枝叶从中摊开向两侧,真的能进入一片绿意盎然的森林般。

苏簌握住一凸出的树枝,打开了社团教室的门;这只是美术生的作品;

教师与学生都很满意它,所以它得以保留下来接受其他社团教室学生投来的羡慕地情色。

墙面上贴满了杰出的作品,建筑,人物,科技城,星空……

美术社团教室占有十乘十多面积;地上铺着木板,讲台很小;

黑板上画着水流与桥,桥上有一位忧伤的少女,她眼巴巴的望着竹林,竹林很奇怪,腾空的根部立在空中;

而另一边,是一片雪花飘落的树木,它们换上了白色的衣裳;这是一幅未完成的画作,它的创造者正拿着粉笔一步步绘画着它;

少女的右手被画出来,再后是右边多出一个人来,一个古怪的人;

全身上下满是时钟,他的手臂上带着灰色的齿轮,怪人抓着少女的手,能看的出来,他在拉着少女往雪那边走。

苏簌观察着黑板上未完成的画,他很快明白了创作者的意思;

腾空而起的竹子,高种——高中,雪花飘落,大雪——大学。

古怪的人所代表的很明显是时间,时间推着一切往前走;向未来而行;

苏簌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这是一个可旋转的黑皮椅子,面前架一架白色的画板;

左侧是一柜子,里面有着齐全的绘画工具;它们的主人是,处于苏簌旁边座位的女生——美术社团的社长。

社团教室里安安静静的,苏簌拿出书,看了起来;

半晌;

“你觉得怎么样,色彩调的很可以吗?”这是一道温柔的声音,天生如此的温柔腔调;听着让人心中暖意回肠的。

这声音小到只给苏簌听见,所以他明白问题不可能是问别人的;

苏簌抬起头来看了看,他没有都没说,低下头;目光落在书里的字里行间,两秒过去了,他放下手里的书。

仔细的端详起画纸上的色彩来,用手撑着棱角分明的脸部,下颚;

浑然天成的色彩,山水,城堡,水,他们都那样的真实,比照片更美,出于现实的景物,却比现实更美的景物,他看到了一股繁荣,安然流水的恬静。

沉默许久-

苏簌的双瞳忽的扩张:

“太美了,我都不敢相信是你画出来的,你是绘画的……天才,聪明极了,你一定会是一位伟大的画家,不,你现在就已经是了”

苏簌微微颌首,对这画和它的创作者丝毫不吝啬的表达出自己的赞美。

苏瑶被苏簌夸的不好意思了,她低声道:“你说的……太夸张了”

“或许”苏簌在心里想“是你太谦逊了”

“社长”一个男生从下方走上前来,苏瑶转过头来:“怎么……怎么了?”

也许他是有话想要说,但这会他却注意到苏瑶的画作了;

接下来他滔滔不绝的夸赞了起来,最后以一句:“我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画,真是绝了”的感叹终于收场。

“恩”苏瑶脸上升起两团红雾她感激道:“谢谢”

“你吃过午饭了吗?社长”

苏瑶摇了摇头:“没有”

“那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我正有一家很好的餐厅要推荐给你?”他眉毛高挑,喜出望外而又激动的说。

“啊”苏瑶绞着双手:“我还不想这么快去吃午饭”

“那便等一会再去吧,我有点是时间;你什么时候饿了我们再去”他就当苏瑶答应了他。

苏簌对发生的谈话充耳不闻,他确实没有听见;

要知道在特别专注的时候,是可以真正做到心静自然凉的那一境界地;

苏簌对脑子里或许还残存着苏瑶的画作,但他的心思却已经移到了书上;

看书对他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说不定就因为这几分钟;多一分少一分,皆在一念之间;兴许就一分之差,梦想就会抛弃自己而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