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驶途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481字
  • 2022-05-10 14:52:02

苏簌满心疑惑,他很快的猜想到,或许促成这一切的“真凶”

就是几步远处打着雨伞的笑呵呵,一脸“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该出发了”的——苏安;

苏安的脸上写着刻不容缓,苏簌这下确定,“真凶”就是他了——

举着雨伞在大雨中脸色沉重的男人——自己的哥哥;

“你究竟说了什么!”苏簌转目冲苏瑶一笑,她喜悦的脸上颇有疑惑;

叶雪则表现的更加明显,她看了一眼苏簌身边的沈诗诗,目光落在苏簌身上——她是谁?

苏簌清楚她的眼神中表达了什么;

今天的叶雪一如往日那般漂亮,惊艳,令人忍不住想要一吻芳泽。

苏簌和沈诗诗等人走回客厅,几位来客接着也收起了伞;

几人走进客厅;

来到去往车库的另一条院路,不同的是,头顶是有遮掩物的;雨水落在突出的斜三角顶上,顺着边缘,倾落在院土上,一滴滴的;

发出清脆的声响;

苏簌悄无声息的来到站在最后面的苏瑶身边;

“生日快乐”苏簌真诚的说;

“谢谢”苏瑶开心的说;

旋即她问苏簌她身边的沈诗诗是谁?她不觉得那是苏簌的妹妹;那个绝美的女生;

她是谁?苏瑶看着苏簌的脸,他有些纠结;

苏瑶隐约猜到什么:“她是你的女朋友?”苏瑶放低了声音;

她不愿意苏簌承认,紧盯着他,哪怕他欺骗自己也好。

“是的”苏簌大方的承认了;

苏瑶一阵心痛,却轻松了不少,或许她并非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不能忍受也许是苏簌的欺骗;

他没有这么做;

两人沉默,苏簌问苏瑶能不能认同三妻四妾的花心;

苏瑶转眸紧望着她,她沉默着紧抿唇;“不能”

苏瑶前进几步,和苏簌拉开了距离;

车库很大,苏簌和苏瑶站在一起,却有间隙;叶雪在一边嘟着嘴唇,看看苏簌,又望向沈诗诗;

行李箱装到了车上,一辆黑色保时捷,一辆白色布加迪;

乔潼卿和苏安分别坐上两辆车的驾驶座;

乔潼卿驾驶的黑色保时捷的座位是空的,而苏安的布加迪中只剩下一个副驾驶座;

沈诗诗望着苏簌,期盼什么,叶雪望着苏簌,希望她坐自己这边这辆车;

苏瑶悄悄的窥探了他一眼,发现他面带愧色;扭过头去;望向一边。

苏簌望着叶雪那可人脸蛋,轻轻一笑,转身坐进苏安的车里;

苏安意外的看着他,奇怪道:“你不坐那辆车吗?她们?恩……你的女朋友们”

“是同学”苏簌反驳;

“暂时性的”

汽车开启;

苏簌沉言道:“我们应该甩掉他们,自己去到云海”

苏安扫了一样后视镜,苏簌很认真——

苏安有同感,但他只是笑笑:“她的车技比我好”

苏簌沉默,他手中的水球愈发明亮,他的目光尽然落在水球上——

苏簌想自己不应该和她说那句话的;或许还是好朋友,也许好朋友这个关系没人喜欢,它没了,也不见得是一件悲事,相反;朋友的关系而已。

中途,苏安停车去大商场买了一大堆食物和七八个帐篷,由穿着冬服的商场人员扛着出来的;后座奇迹般的放下了;没有这么多人,但后面所发生的事情证明了苏安多多益善以备不时之需的念头完全是正确的

苏簌捧着手中的水球,一切都是那么奇怪,这颗水球是在极其巧合的时候被自己拥有的,那时自己只不过想走出山谷;

那是一场生死的考验,只是在完全的冷静下显得是那样毫无波澜,如一场简简单单的寻游!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苏簌想着,陡然;

苏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Babe you're too controlling

宝贝你控制欲太强

I'ma feed you to the wolves

你要是生气了回头报复我

When you get nasty back at me

我就把你送去喂狼

But baby don't distract me

但宝贝别让我分心

苏安手握着方向盘,扫了眼汽车屏幕上方的手机;

来电——布利多.索伦次.乔克;叔叔;

苏簌拿起手机接下;

“喂,乔克叔叔”苏簌道;

“是苏簌?”电话里头传来布利多.索伦次.乔克的声音,电话中非常吵闹,似乎在某个大型工厂内部;

“是我”苏簌应道;

“我有一件事忘记说了”布利多.索伦次.乔克那边的声音突然安静下来了;

“我在听”苏簌朝里面道;

“你获得灵像之钥的时候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吗?还有在你拥有灵像之后有其他的人触碰过灵像之钥,她还是一位女性?”布利多.索伦次.乔克像是一个预言家一般,未卜先知;

苏簌大为吃惊:“乔克叔叔!你在云都那学会了魔法吗?”

苏簌想,这件事自己谁也没有告诉;顾思颖知道,但布利多.索伦次.乔克都不认识顾思颖。

电话里头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并非如此,但现在就说的通了,当时我触碰灵像之钥的时候感觉不对;

它应该是冷的,手帐中所记录的,灵像之钥的第一道罪罚是极寒”

“与拥有者相异性别的人能在触碰后改变灵像之钥的罪罚;听你的语气,真是这样的话”

苏簌听见电话里的布利多.索伦次.乔克叹了一声;

“准确来说,灵像之钥又被称为万物之源,它是水的结晶;它能拥认两位主人,其两个主人的地位是完全一边倒的,灵像之钥不会允许第二个主人触碰它”

“至于正主的能力,正主拥有完全掌控所召唤天梯的力量,可随心所欲让谁能见到它,选择它是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还是神秘的,而副主则仅仅能看见天梯;

“天梯是一个奇幻的空间,正主在登上去厚,将完全消失在众人的眼里,在近距离状态下也无法看不见天梯的人无法触碰到站在天梯上的人,它不是一个完全实际存在的,它是若隐若现,可碰而不可碰的;”

“两种状态完全取决于触碰它的人能否在正主的授意下看见天梯,而不是它的位置处于何种地方;在天梯上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隐身”

“但要使用它开启天梯,则两位主人缺一不可”

“但开启天梯的过程是没有记录的,也许会有不一致”

“副主在开启天梯时必须在离正主不到三十六米的周边;你们关系应该是友好的,你和那位女性?”

布利多.索伦次.乔克追问道;他似乎屏住了呼吸,电话里没了声音;

“是这样”苏簌道,他刚说完,就听见电话里传来舒声,像是松了一口气般;

“记得活着回来,再见”布利多.索伦次.乔克;

“再见”苏簌说,而那头挂了电话。

苏簌将苏安的手机放在了左上角的手机放置架上;

苏安听的一清二楚;他问:“要不要去接她?”

苏簌摇头,他回头看了一眼:“去了也无济于事”

苏安这才想起后座已经满了,心想也是;

银河系:【你有时间吗?现在能来云海吗?来的话记得带上装满生活必需品的行李】

一秒之后,一条秒回的消息出现在屏幕上;

顾思颖:【你这个人……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吧!你昨天都没回复我的消息,你可真无情,在我帮你找到女朋友后,你就对我爱答不理了】

苏簌想她说的在理;

银河系:【对不起,能原谅我吗?】

顾思颖:【不能】

银河系:【那你能来云海吗?】

顾思颖:【如果你请我喝我最喜欢的一杯烧仙草奶茶的话】

苏簌看着这条消息,简直简单的离谱;

银河系:【当然】

顾思颖【可为什么要装满必需品的行李箱,你在海边有一栋豪宅,想让我搬过去住吗?】

银河系:【不是海边,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旅行,一个危险神秘的地方;】

顾思颖:【你要出去旅行,竟然现在才告诉我,要不是要事需要我,你是不是都不打算告诉我啦?】

【表情图案:一只白色的动漫拟人兔子插着腰,气的翻白眼】

银河系:【是这样】

顾思颖:【你真坏透了】

银河系:【我为此感到抱歉】

一分钟后,望着车窗外马路风景的苏簌目光被信息拉回屏幕;

顾思颖:【我妈不准我去!我爸叶不准,他们不知道从哪得到我不在同学家,而是留在在通云山度过一天一夜的消息了】

苏簌深吸一口氧气;【那么这场旅行不得不延迟了!】

苏簌打出几个字,就几秒,他想到了许多,比如去她家偷偷的带她出来;比如悄悄的带她出来;

但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顾思颖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她也想出来;

顾思颖那张可爱极了的脸颊浮现在苏簌的脑海中,她很乖巧;家长的乖孩子,学校里的乖乖学生。

她不可能会违反家长的拒绝;除非有什么事能大于他们,除非有什么在她心中占据了重要地位的东西,否则她不可能冒此“大不违”擅自离开;

顾思颖:【我偷偷出来,你等我,我已经准备好行李箱了,等下先让白灵姗把它带出去,然后我就和汐墨寒说去海边,你可不能不等我们,你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吗?你可不能本着“她们太慢了,这件事就此作罢”的心思便不等我们了”

苏簌清空了才打出的文字【我们的旅行要延迟了】

苏簌看着这段文字,在心中赞扬道:“伟大的友谊”

苏簌想,顾思颖真正的十分珍视自己与她的友谊,如若不是友谊,那还有什么能让她冒着违抗父母之命的大不违擅自离开了?

苏簌很确定,对顾思颖这样的乖乖女来说,这就是大不违;

“你可不能不等我们”苏簌看了这段文字,他想:“不会,也没法这样做”

汐墨寒?白灵姗;又多了两个人?

兼顾,苏簌数着,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

苏簌空咽;他思考了起来——保护六个?

他忍不住一笑,说真的,即便是用身体来挡的话都不够挡的;

苏簌想象着自己在六人身前不死之身的来回接子弹的场景;那场面可真是太搞笑了;

苏簌英俊的脸庞上露出百般忧色;而苏簌的嘴角却微微上扬,来回闪身挡子弹的样子真的太搞笑了!

苏簌继续思考;思来想去,只有一种状态能让自己产生她们处于安全状态之中的虚幻感觉;

这种感觉便是接触,最真实的触觉;只能看的见摸得着的才是拥有的,并可在掌控范围之类的;

而又时刻拥有接触这一资格的便是关系,情侣的关系;

如若没有这样的关系,那便是占便宜,非礼了;

和六人保持情侣的关系;

想到这,苏簌再一次嘴角上扬,他又被自己给逗笑了;

苏簌觉得自己在想什么痴心妄想之事,真如他所相信;世界上又不止只有你一个男人,她们凭什么要答应?

而就算世界上只剩下你一个男人,也不见得;

因为你想同时拥有六个女朋友?因为你野心勃勃。

苏簌眼底对于自身的骄傲还远远达不到让他进行如此妄想的支撑支柱;

沈诗诗知道自己同时喜欢这多人还对自己不离不弃是因为她爱自己;

汐墨寒可能会答应,因为她也喜欢着自己,顾思颖也有很大的几率答应自己,哪怕这违反了自己和她的爱情观,但出于珍视这段友谊,她或许能够勉强答应,但苏瑶呢?

苏簌回想着她对花心这个词不能接受的表情;

她有喜欢的人,所以她为什么要答应自己无理至极的要求;

还有叶雪,她很漂亮,有些傲娇,她会答应自己如此无理的要求?

至于白灵姗,苏簌完全不了解她;

苏簌捧着水球,他望着水球,清凉的感觉一直围绕在指尖;苏簌捧着水球的右手掌心微微五指开始合拢;

“让她们离开一段时间,按照布利多.索伦次.乔克叔叔所说的,自己开启天梯,开启天梯后只让自己和哥哥和乔潼卿看见它,顾思颖也会看见;”

“但那样,就只有四个人会登上天梯,踏上云都的大陆,无需担心在危险来临时为守护六个人而感到束手无策”

“危险的地方同行的人越少越好”

“就这样办”苏簌在水球中合拢放五指突然打开;

或许自己无法赢得她们所有人的芳心,但抛弃大部分人,让她们和自己分开,而不用踏上危险迷人的云都;那是自己有能力办到的;

半晌,布加迪停在了那一次开着劳斯莱斯,劳斯莱斯所停留的停车场;

布加迪前脚刚停下,后面保时捷亦停了下来;

窗外依然大雨连绵;寒气咄咄逼人,好在,苏簌面向布满雨水水迹的车窗,卖奶茶店地方一瞥,辛好,奶茶店没关门。

苏簌将水球转交到左手上,右手拿出在车门下放置的雨伞;

苏簌打开门,奇怪的是沙地上没有雨水乒啦啪啦的雨滴打落下来,车门外似乎的石面平静的很;

就好像是大雨戛然而止,但苏簌明明听到庞大的骤雨交响曲;

苏簌在副驾驶仰头一看,苏安打着伞,如松柏挺立,他身材高大,面色潇洒,玉树临风的,正步站在,像是一座坚不可摧的雕像,像是一个强大的巨人,伫立着,脸上带着微笑,右臂向外伸,做出一个夸张的请的手势。

苏簌想,他像保镖的,好像自己是什么重要人物——政治高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