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旅游?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768字
  • 2022-05-09 22:23:08

应该放手了——苏簌想,不符合自己所执愿的爱情观——

妄想拥有不止一个红颜知己,绝世佳人;

想要的太多,令人眼花缭乱,如同在山堆的金银中迷失自我的人;最终一无所得;

“等到被发现的时候”苏簌想,万事将休矣,一切不用自己,就会离自己而去;或许不在意,但是会失去;

与其坐着等待,还不如自己把握一切;与其等到时间对自己做出决判,还不如在此前挥出自己的决判权;

苏簌是这样想的,他也这样做了;

“没事”苏簌不动声色的说,他会和沈诗诗说的,时间不多了,该去云都;

苏簌拿出手机点开电话,到一个备注名为〔许安安〕的联系人,正要拨出;

突然,一道信息出现在了内置摄像头下方;

穿着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雨都下了一天了,你说什么时候会停啊】

苏簌刚要回复,又一则信息;小小星辰:【天气好冷!你绝对想不到我穿了什么外套!】

小小星辰:【今天还是个特殊的日子,我要去我喜欢的人家】

苏簌顿住,可选择的只有一人,那么,要放弃谁呢?

顾思颖;【你们现在是情侣了?】

顾思颖:【肯定不是的对吧】

汐墨寒:【运动器材,健身馆图片】出不去了,雨好大,真希望某个看见这条消息的男士能打着伞来接我,不来也没关系,我就淋着雨全身湿漉漉的回家好了】

赵雨婷【我做出那个宇宙飞船了,你要看吗?学长】

许安安【早上好】

许安安和赵雨婷,她们的QQ是在孔溯生日的那晚加的;

白灵姗:【有道数学题,班长你能教一下我吗?】

放弃很简单,放弃很难,选择很容易,一瞬之间的抉择,而又很难;

苏簌皱起眉头,沉沉思考一番,对自己说——管他那么多,随心所欲吧;

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从云都回来,可能葬身异地,葬身在一个奇幻的地界,死在冒险和拯救父亲的道路上;

所以还想这些做什么?

但——没有什么好遗憾的,生命永远停留在十八岁,这个最好的年纪,这个风华正茂的年纪。

——没什么可遗憾的;

苏簌停止思考,他对沈诗诗说:“我发现我有喜欢的人了!”

沈诗诗没料到苏簌会突然说这个,面露一丝喜悦,她既担忧又憧憬的问:“是谁啊!”

——可以是我吗?沈诗诗心跳加速;

苏簌很快做出答复:“是的,但不止是喜欢你”

“我还喜欢其他的女生”

苏簌道;

他看见沈诗诗刚溢出来的欢喜转变成了——哑然失笑;

——不止是喜欢我一个人吗?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只喜欢我一个人啊!

沈诗诗靠在苏簌身上:“没关系,只要你有那么一丝丝的喜欢我就好;我喜欢你,无论你喜欢上了多少个女生,只要你别丢下我,我都不在意;”

“你可以三妻四妾的”沈诗诗淡然的笑了笑:“我不需要当正宫”

她的声音那么的可信,带着欢喜;

“你有多喜欢我?”沈诗诗没有关注苏簌说自己还喜欢其他女生的那句话。

“说不出来”苏簌实话道:“对你美貌的喜欢,对你性格的喜欢;你安静,纯洁单一,像一张白纸;我很喜欢”

沈诗诗听后很欢心,不如说,她更欢心了;

沈诗诗轻启红唇:“不过现在不纯洁了,也不是一张白纸”

她笑着说;

让苏簌颇为不解是什么意思;

见到苏簌奇怪的神情,沈诗诗才悠悠道:“我喜欢你,如果说我是一张白纸的话,那现在,那张白纸已经被喜欢所填满”

沈诗诗羞羞答答的,她停顿了几秒,接着说:“上面写满了你的名字和与你有关的一切,你喜欢看书,跑步,绘画,向往太空……

沈诗诗自顾自的细数着;迷人的嫣红的嘴唇,绽放出微弱的润色;皎结的皮肤好似白玉;

颈部间浅浅的锁骨露出一角;

随之,等她说完,苏簌吻了她的嘴唇。

沈诗诗微惊,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认真专注于某一事情的的时候散发了多乖柔的魅力;也不明白为什么苏簌总要在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亲吻自己;

然后,她又娇羞的低下头了;

好半天,沈诗诗才抬起头来;

她牵住了苏簌的手:“我们现在……现在……是什么关系?”沈诗诗弱声问;

“情人”苏簌回答沈诗诗;

“哦”——喜欢之人的情人,沈诗诗昂起脑袋,她对这个关系很满意。——苏簌的情人。

沈诗诗欢心极了,她想;自己生出想要和苏簌接触,想要对他投怀送抱的念头是不必再感到羞耻,也无需再思考自己不矜持的对错;

因为她们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关系,那便是——情人;

苏簌回味了一下刚才的吻,软香软甜的唇感,他的手机放在了矮桌上;两人走上楼,各回房间;

苏簌准备了自己的衣服,备用牙刷等;

需要携带帐篷——食物,准备一些食物;

苏簌想着,他放下手上的东西,帐篷地下室有新买的没有用过的,因此不必再去买新的;

食物冰箱里有,但可能还得去一趟商场,打火机也需要携带几个;还有手电筒,充电宝。

半响;苏簌拎着两个有一米五多高的行李箱走出来;

他穿上了一件黑色的大风衣;纯黑的大衣;

一个箱子里装着的衣服和生活必需品;颇为沉重;

另一个箱子轻飘飘的,里面只有几本书;苏簌不确定自己是否有时间去阅读他们,但他想,要是自己将结束自己短暂的生命;

他奢侈的希望,这几本书能陪伴着自己到生命结束;

沈诗诗小心翼翼的带着三个行李箱出来了,两箱衣服,一个较为空的箱子,夹层里面只有她心爱的手工雕塑;

苏簌一眼看出她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结果果然如此;

沈诗诗展现出藏在身后的萌萌狮子公仔:“我可以带着它吗?”沈诗诗从狮子的脑袋后面探出头来;

原本沈诗诗的身体是不具备隐藏地宽八㎝的大型狮子公仔的;但这时的她却换上了昨晚的白色棉袄。

屋内冷度虽寒但有暖气做伴,外面可没有;

“当然可以”苏簌道;

沈诗诗欢心的为苏簌欢呼:“你真好”她甜甜的说;

恩~

苏簌想到,该去一趟地下室;帐篷;

两人苏簌怀揣着心事,沈诗诗则望着苏簌,他一个一个小心的将行李箱扛到一楼;

苏簌抬眼,见到,在要上楼去父亲房间寻找钥匙的时候;

他瞥见乔潼卿站在自己的手机旁,她外头穿着一件白色的袄子,斜肩镂空白色毛衣在其中,包裹着娇美的身线;略略萦绕着一股成熟的气息;

“苏簌”她显然察觉到苏簌的目光,于是喊了一声;

接着苏簌听见她惊声道:“咦~你怎么拿着行李箱下来了,要去哪吗?”

乔潼卿对此一无所知;

苏簌含糊其辞;真要说的话应该由自己的哥哥苏安来告诉她;

乔潼卿倒是疑惑,但苏簌不想告诉她她也没办法,她说出自己真正想告诉苏簌的话:“刚才有两个女生打电话说要来找你,我一开始以为是同一个”

她叹了一口气:“所以,他们两个估计要同时来了,她们一个叫叶雪,还有一个叫苏瑶;”

苏簌在微惊下点头,说自己知道知道了;苏簌转过头,陷入思考之中;

——没记错的话,今天是苏瑶的生日——

但今天,他忘记了——

——她不是说要去找自己喜欢的人吗?难道中途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样也好;

但叶雪为什么会来找我?难道想让我陪她出去逛街?

不过也好,但今天逛街是不可能的,一切都好,错的是时间,为什么是今天!

苏簌长剑似的眉头微紧,随之又舒开——随机应变?把她们都赶走,要是她们能把沈诗诗一起带走就更好了;

苏簌暗地里一笑,他可没答应过要带沈诗诗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只听说过它的故事,它的样貌在想象中产生;

但不现实;

苏簌这样想着,事实果然如他所料,不一会;苏簌就听到自己即将前往二楼传来声音;

“GO——GO——GO,我们该去云都了”紧接着是一阵十万火急的声音,带着滚轮飞快行驶的彭彭彭;

苏安穿着一双大头皮鞋;叉腰拿着两三个行李箱?

从二楼往下俯瞰;

乔潼卿将这句话听得清清楚楚,它实在是如雷贯耳;

乔潼卿和苏安隔空对望,苏安愣住;乔潼卿一呆;

她在心里发出疑问,亦然在眉间发出疑问——“什么?”

云都!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好像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空气凝固了,变成了冰块;

苏安想自己难以掩盖,糊弄不了她;她挺聪明的,苏安喜欢她的聪明;

苏安对乔潼卿坦诚布公;

乔潼卿幽幽的瞪了他一眼;并说:“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不是想丢下我一个人跑路?”

乔潼卿的目光好像能洞察人的内心;苏安说完的内心被她窥视的一清二楚。

苏安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轻飘飘的黑发;

尬笑着:“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吗?原本打算收拾好行李就告诉你的”

乔潼卿不相信的哼哧一声:“是吗?那我的行李呢?”

她环望了着身边的行李箱,完全没看到属于自己的,一瞥,两瞥再一望;

她失望的走到苏安:“这次就原谅你了,要是下次”

乔潼卿气呼呼的走上楼;

沈诗诗看了一眼乔潼卿白色风华的背影;又望了一眼苏簌;

沈诗诗对乔潼卿的临时加入感到非常的不错。

因为她也知道苏簌没有答应过自己;她总担心苏簌会密谋之下,偷偷把她抛弃在某个地方;

但现在,她心中安然不少;

因为苏安的女朋友,那个小姐姐看起来可不像是会同意丢下某个同行的人!

要是苏簌答应她,那沈诗诗当然完全相信苏簌;因为他是最重诚信的;约定的,也最重誓言。

沈诗诗完全可以相信苏簌不会失约,在冰天雪地,在刀山火海,哪怕天上下起了剑雨,即便那一天是世界末日,无数的陨石砸落地面;

他也一定会出现在约定的地点;

但他没有答应过自己,那就很难说了。

苏簌撇下身边的女生,走上二楼;

在苏簌离开不久,沈诗诗安然的坐在沙发上,轻轻抚摸着沙发质感很好的表皮;

她不知道这一趟会去多久;能不能回来;

所以进一步感受着这儿的物品;

沈诗诗一瞄,见到了挂在后墙上的动物头颅;

不由陷入遐想,它是什么生物?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打着雨伞,漫步在雨中;天气或许很糟糕,但她的心情却很美好;处于悦日的晴日。

她性感的颈部围着一条绒白的围巾;两条尾巴柳丝的垂在傲然的双胸前;曲线柔美,鼻尖小巧,眼如古泉,沉鱼落雁之美,闭月羞花之颜;

软白色的冬季毛质外衣与她是那么相称,就好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般;

黑色的宽松冬季九分裤和她一双修长的玉腿亦合配;

她长发飘飘,一丝落肩,一丝垂至优美的背部身线之上;

银色的星星五角发饰戴在她的额上发上;

她伸出宽宽袖口保护着的浅浅玉手,按响了第一道门铃;然后静静的等待在门前~

寒风和雨声一直肆掠着;

苏瑶想到她拒绝父母亲戚朋友们要为自己举办巨大生日会的想法,孤身一人来到苏簌家,今天是她生日,但她觉得这是值得的。

苏瑶满心欢喜的等待着有人来打开门;

忽然,在等待的几秒里,她余光中远望见一个女生向自己这边来;

越来越近,苏瑶认出她苏簌的班长——叶雪;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英文字母卫衣,发上别在黑色的月牙发饰;

她长的倾国倾城,一身纯白的气息,飒爽的苗条英姿,美极了;

一股子阳光外向的气息自她身上发出;

两人各自对对方的容貌端量一阵,相顾一笑;

心里都在好奇着,她是谁;她来找苏簌干嘛的问题;

不久,门开了;

是位男子,潇洒,眉间与苏簌颇为相似;

“请进,请进”苏安一脸奇怪,但还是热情的说,因为他没看见两个绝色的女生身后有任何行李箱的影子,她们柔美的香肩上也没有背包的吊带。

苏安带着从地下室拿出的雨伞;

他一脸奇怪的走到一边,不知情的苏安问道:“你们的行李呢?”

行李?

两人一前一后:“什么行李?”

叶雪想到什么,打量着苏安,冬裤,登山靴,背着登山包;

“要去旅游?”这是叶雪的第一想法;

“我们一起去旅游?”叶雪想到这,莞尔一笑;她轻快的转过身去,打着伞,小跑着离开了苏簌家的院子;

苏安远远望了门口一眼,心道:“原来是忘记了吗?”

“你的行李呢?”苏安又对苏瑶说,苏安不认识苏瑶,他在想,她也住在附近吗?

苏瑶处于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她面露一丝窘色,她想去旅游,和苏簌一家去旅行;

“等一会儿”

她拿出手机,对家中拨了个电话;

“你要和朋友出去旅游吗?”

“恩”

“去几天”

“不知道”

“恩……”

最终苏瑶的妈妈同意为她准备行李;

叶雪带着自己的两个行李箱回来了;

随之不久,在院子里;苏瑶的电话响了起来;

苏瑶的爸爸说自己被拦在了门外,苏安接过手机,和保安这般那般;

没一会,一辆宾利直挺挺的开到了苏簌家门前;

副座发成熟美妇拿着伞走出来;

苏瑶开心的跑出门;

成熟美妇身材丰腴,她对苏瑶这般那般叮嘱一番,苏瑶提着爸爸为他从后备箱拿下行李箱;

“好”

“恩,知道了”

“不是的,他是我朋友的哥哥”苏瑶道;

“哦”

“哎呀,你别啰嗦”苏瑶的爸爸对苏瑶说了一句:“玩的开心一点”

成熟美妇瞪了苏瑶爸爸一眼;

诶~

成熟美妇和苏瑶的爸爸——一个衣着光亮的男子重回到了车上;

宾利开走了;

苏簌和沈诗诗,乔潼卿打开门,苏簌望见了苏瑶,叶雪;

——她们为什么都带着行李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