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晚餐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3443字
  • 2022-04-20 16:10:48

《理想国》,《宇宙》,《神秘岛》……这些书苏簌都很喜欢;其中几本他都翻阅过了数十遍之多;

捧着一本书在周末的夜晚,一直看到十一点,才恋恋不舍的睡去;

这算是苏簌的一种享受的方式;沉浸在书的时间里能让苏簌十二分的身心轻松,那感觉与睡在没有虫子的森林中一样。

可惜,苏簌将书桌的抽屉打开来,五颜六色的各科作业,学习的书本夹着一个个本子;

不多不少,总共加起来就三十页与四张数学加语文加英语加化学的试卷,还有七道道数学老师自己所出的题目。

到十一点还有三个小时,除去吃晚饭的半个小时;

两个小时,苏簌抬起头,双手手指各抓着高中数学的两侧,白色的灯光散落在苏簌的头发上,他感觉时间足够了。

于是准备开写,沙沙沙,房间里只有笔声;半晌过去;苏簌放下一张填满答案的数学试卷,它很荣幸的被第一个完成了。

转而扭头拿过一本夹着本子的;

房间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有人说话:“吃晚饭了”声音略显沧桑,稍带磁性,掺杂几分沉闷,脚步声发远。

苏簌有个哥哥,不过在读大学;记忆中从未有过母亲的记忆,现在一家三口的苏簌家只住着两个人;所以门外的喊声,是苏城。

苏簌站起来,他关灯;走出打开门门轻轻的关上;

闪过被月光照耀的长廊;来到古铜色的楼道前,两边扶栏上个各有一个圆圆的装饰物,接近水晶球的大小,棕色的。

楼道很宽,距离接近了一条公路地单行道那样,几乎可以四个人不接触的同时走下去;

客厅天花板上装饰着优美繁琐的水晶吊灯,一颗颗的水晶接壤在一起;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客厅里有许多的装饰品,小型的动物雕塑~梅花鹿,麋鹿,入墙式的物架上还摆放着精巧的圆球,正方体,长方体,矩形,其实他们还有另外一种不为人知的一面;

不过得找到其中的门道才能变换出来,他们都出自于一名研究机关的木匠之手。

在书架另一侧,越过圆形的桌子;大门的右侧,那儿放着白色的沙发与电视柜;地上铺着白色的砖石,带着些许淡淡的简短地花纹。

苏簌踩着楼梯上垫着的华丽地毯走下来,他将椅子拿出,坐了上去;在他后面,那与楼道接连的古棕色的墙面上,挂着熊的头颅;

苏城年轻时是名商人,并不是所有的商人都很有钱;但苏城却属于有钱的那一类;认识他的人曾在喝醉酒的时候吹嘘说他是个身价千万的商人;

去多许许多多无人敢去的地方,亦然他还是是个冒险家,曾游历过黄金堆积如山是海底时间;还去天上大赚了一笔。

那人说这些话的时候苏簌也在场,前面的几段话苏簌真假无从得知,但最后的两句话,苏簌只想,自己怕是无法相信这位醉鬼。

苏簌望着桌上的菜式,有荤类,鸡肉,鸡翅,有素类,甜粥与菜汤。

咚~苏簌勺汤~

“零花钱还够吗?”苏城随意的问。

“恩,还有十五万多,这几个月都不用再给我发生活费了”苏簌回答。

苏城点点头:“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学校里挺好的”苏簌颇为疑惑的抬起头,平常父亲都不会在饭桌上说话,几乎不会~

“今天我看到你和叶平的女儿一起回来的”

“恩,她陪我在上面绘画”

“马上要考试了,感觉怎么样”

“很平静,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恩,苏城的目光在苏簌的脸上逗留了一会,随之动起了筷子;

钟表上时间过去了三十多分钟,饭后苏簌要洗碗,和其他的有钱人家不同;苏簌家不请保姆,也不请人打扫卫生,他们自己弄,房子里一直很干净。

饭后的碗都是交给苏簌的,不过这次却变了;

苏城拾起了碗筷,收拾起了桌面;苏簌道:“还是我来吧”

苏城没答应,叫他去房间好好复习迎接考试;

最后苏簌上了楼,他想着父亲在饭桌上问自己的话,似乎很平常,但又很特别;

他到房间里的卫生间刷牙,透过窗户,能看见外面的教堂;

两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正匆匆走进教堂,像是两名传教士一般。

苏簌的目光直眺望着那儿,彭~

哗啦啦,水源浇在了白色的刷牙杯上,又浇在了牙刷上;

他离开卫生间,回到了自己原来坐着的靠椅上。

又过了半个时辰,苏簌的手有些发酸;叮,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了;叮~它又响了一下;

苏簌回头看了一眼,这时他正揉着自己发酸的手;他没管手机,作业只剩下一张语文试卷~

窗外的天色更暗了,城市中心的白色高塔灯光璀璨:四处尽是灯火通明:白色的,红色的,五颜六色的灯光散满了整座城。

坐标系的建筑更是人来人往,如扎克大剧院,兰弥图书馆;爱尔伦第一学院;马克大城堡……

苏簌放下笔,他完成了自己的作业;手也更酸了;他走到床边,打开手机;界面上有两个白色框。

班群与“叶雪”的信息;“你在做什么?睡了吗?”

苏簌解锁手机,走到窗边的巨大落地窗前,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部分景色;震撼,璀璨而耀阳,一条城中河;

桥的另一侧哥特式的建筑拔地而起,带着古典的气息,人潮汹涌。

他解下两侧束缚窗帘的袋子,拉上了它;班群里的信息是:

高考只剩七天了,请同学们将初一到高三的书籍都拿出来,多翻翻,多看看;现在多复习一秒,多坚持一会,高考上就能比其他人多考一分,多考一分,就会超越更多的人;多坚持一会,就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大学……

苏簌看着这条长长的信息;他想——初一到初三的书放在地下室,现在去拿,明天带到学校里去。

于是苏簌打开了房门,将手机放到了口袋中;

地下室的入口在楼道旁,长而窄的边嵌,苏簌握住门把;打开了它,沉重的铁门缓缓的移动向一侧;

苏簌向里面看去,一条向下的通往深渊的隧道!

内侧有一个开关,苏簌摸索着门内墙边,砰,里面亮了。

两人宽的楼道,向下,尽头处是墙,拐弯然后向下,眼前豁然开朗;约莫一个篮球场的空间,不过要更宽;

里面摆放着各样的物品,其中一个箱子是敞开了;苏簌向里看一一眼,那是童年时的玩具;

灰色的大理石地砖,因为长期处于封闭的状态,这里的空气很沉闷。

保险箱,书架,梯子,工具箱,放在玻璃柜中的医疗箱;在最里面的角落,一个落满灰尘的箱子,铁制的大箱子;

苏簌初一到初高二的书架就安然无恙的摆放在它旁的书架上,占满了四排的书架空间;苏簌捡了几本自己认为重要的;

刚要离开,却不小心碰到了那个箱子,啪嗒,它砸在了地上,只是箱子的角上有些细微的难以发现地破漆。

苏簌蹲下来,发现自己从没有见过这个箱子;自己这些年下来放书的时候;从没有见过,苏簌提起箱体上的挂握,发现它不是一般的重。

远处的保险箱竟然是敞开的;苏簌猜测——这个箱子是保险箱里的。

好奇心趋使他想要打开这个笨重的铁箱子看看;

苏簌放下书,还没动作;突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再下一秒;

一身黑色西装的苏城便出现在了苏簌面前,他的手上拿着一张古老破旧地羊皮纸;黑白混合的头发,脸上勾出几条皱纹,苏城皱着眉,他表现的急燥,眼里带着点——生气。

“你在干什么?”苏城怒气冲天地冲到了苏簌面前;

他弯腰一把提前有几吨重量的黑箱子;

他的声音加大了几分:“你在这干什么?”

苏簌显的不知所措,父亲的怒气太突然了;

“我来拿点东西”

苏城转过身,一边背对着苏簌查看这箱子里的东西;只见他长呼一口气,似乎放松了下来,关上箱盖:“我刚刚有点激动”

“没关系”苏簌抱起自己要带上去的那些书;他的脸上写着淡然,那丝过于突然的惊吓早已不见其踪;

苏簌眼里更多的是好奇,箱子里装着是什么,父亲为什么会这样激动。

苏城看破了他的心思,语气平静了很多,他问:“你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是吗?”

苏簌诚实的点点头——如果您允许的话

然而“你绝不能碰他,他要答应我你不会再碰他,就当作你今晚没看见他,你要答应我”他目光如柱,猛的射进苏簌的心里,态度坚决。

“我知道了”

“你必须发誓,那里面不是什么好的东西”苏城宽大的双手扶住了苏簌的双肩。

“我发誓”苏簌长呼出了一口气,几乎都没有喘息的机会。

“你先上去,我还有点事”他说这话可不像是在商量什么,苏城站在原地命令道。

苏簌偷偷的看了一眼角落的保险箱,它已经被锁好;

苏簌回了房间,他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里的;他坐在椅子上;从书架上翻开出一本自己快要看完书籍,想着刚刚的事;

“你绝不能碰它”

“你必须发誓”

想了半天,苏簌也没有想通盒子里面会装着什么;能让父亲严肃的让自己起誓,能这般大发雷霆。

他将手头上的书翻去一页;既而放下他,闹钟上显示时间到了——十点二十八分。

苏簌收拾好要带去学校的东西,睡到了床上;

他的手指搭在床头柜上;放松着双眼,右臂挡在双眼之上,视野陷入双层的黑暗里,白灯光也穿不进来。

一分钟过去,苏簌坐起来;拿起手机,他转入叶雪发来的信息界面;

(睡了)苏簌轻点发送,这条回复距她发信息时已经有四十多分钟;

他从衣柜中拿出来要换的衣服;向浴室的门而去……

行星月球反射着太阳地光线,悬挂在天上散发出看来微弱却颇为明朗的光芒。

月色下,书桌前的窗外;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只粗大异常的手掌牢牢的贴在了玻璃上;

绒毛浓密,比成年人的手掌大上一倍,黑而长的倒勾状指甲透着寒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