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女朋友?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595字
  • 2022-05-08 19:22:05

【你家里有人】

沈诗诗看完,也用手机打出一段文字【没有】

苏簌一笑,再次打出一段文字【嘘,老鼠要来了】

给沈诗诗看完,苏簌牵起她冰冰凉凉而柔白的右手;

走进了角落,一个楼梯口完全看不见的角落;

【蹲下来,不然老鼠要发现我们了】苏簌和沈诗诗在角落里;苏簌打出一段文字,沈诗诗蹲下身;

曲线优美;

苏簌蹲下,盯望着楼梯口;

一秒,两秒;

沈诗诗看着苏簌的脸,两人牵着手;她完全感觉不到害怕;

果然,如苏簌所想;在几分钟后;黑暗的楼梯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有人;

沈诗诗脸色惊愕,捂住了自己的嘴唇;

两人全神贯注的盯着楼梯口;

这是万分紧张的时刻,可怖的气氛;这是猎人与猎物转换身份的时候。

只见上面下来一个佝偻着腰的驼背男子,他形似鬣狗;齿部比常人凸出;寸头;颈部有一个青龙的纹身;露出一个头,穿着黑色背心,腰身粗大;

眼中混浊;

他的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东西,长方体;苏簌一眼认出那是电击棒;

沈诗诗嘴唇惊讶的张开,她捂着嘴;

那男子向一楼的浴室走去了,苏簌看见他眼中的一抹欲笑;

苏簌和沈诗诗藏身在冰箱与窗帘之间,前面还有宽大的近义词沙发挡着;

只见到佝偻如鬣狗的他从厨房走出了,脸上带着些奇怪的神情;

他转而又走进了厨房;眼中忽而出来一抹狠戾;他舔了舔自己干巴巴的嘴巴;

既而,他进了偏房;储物房;

当然,他只能一无所获;

他似乎恼羞成怒,喘着粗气在一楼找来找去;

他翻遍了书柜,甚至连电视柜下也趴下去看了;

苏簌觉得他让人好笑,扭头在他想找到的绝美女子额头上亲了一下;

沈诗诗本是全心全意的望着佝偻男子,苏簌突然一亲,她瞬间脸红;扭头望着他的眼睛;

苏簌凑上来,再一次吻了她,但这一次,是在她柔软的嘴唇上;

沈诗诗扭头看向电视柜前的那个佝偻男子,又看向苏簌,似乎是在问他为什么要在这样的时候吻自己。

苏簌打出一段文字【你没发现他是在找你吗?】

沈诗诗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苏簌再打出一段字【梁上君子找不到的女生,我却能随随便便亲吻】

苏簌邪魅的一笑;

望着沈诗诗似懂非懂,娇羞万分的模样;

苏簌又打出一段文字【我不想再躲着了,那样我都快成为老鼠了,就好像他才是这儿的主人一样】

沈诗诗看完;牵着苏簌的手紧了几分;

沈诗诗担心的望着他微微启唇,口语在说:“别去”

苏簌笑笑【我会一道能制服他的功法,高中三年里一个武术老师教我的,我展示给你看】

沈诗诗看完,来不及拉紧他的手;

苏簌看着眼中双眸含着微微困倦的沈诗诗。

苏簌一个闪身已经走了过去;

沈诗诗因为担心苏簌无法在留在原地,两人一前一后走出;

佝偻鬣狗见到沈诗诗,两眼顿时发光;

而见到意料之外的,他贪婪到无法无天的眸子里升起一丝防备;

沈诗诗对他来说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而苏簌不一样;

他身材高大健壮近乎完美,眉似星目似剑;绝不是一个男性中的俊朗花瓶。

佝偻男子满脸络腮胡,眼睛如下水道的脏水;混浊的很。

——她们全家不是出去旅游了吗?这个男人是谁!

他握紧了手中的黑漆电击棒;

“我报警了,到现在,不用再过一分钟;他们就会到达这;束手就擒——才是你现在能做的最佳选择,失败的小偷先生,我想,你的目的还不止与入室盗窃这么简单”

苏簌轻松的说;

不过他确信,他不会认为束手就擒是最好的选择。

就在这时;

门外传来了警鸣;不过声音很微弱;

透过窗户已经能看见警车,三两成群的警车。

古堡的隔音效果很好;

“你是谁”他听到警铃,如听见猫叫的老鼠,一下子慌了神;

惶恐不安;

“你这个该死的”他咒骂道:“你毁了我本该愉快的生活,你毁了我,我本该亲吻她的”

他说到这,目光一下子转到沈诗诗身上;

她颇为厌恶的看着他;特别是他说自己本该和亲吻;她甚至不认识这个人。

沈诗诗对他的所说感到无动于衷,她只担心苏簌会被这个蓬头垢面,言语奇怪的“病患”手中的电击棒伤到;

“我们本该在一起的,我们一起睡觉,我有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然后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对”他望着地面;

自言自语:“都是你,你把警察叫来,他们会带走我;”

他双目俱是惊骇,猛的抬头面露凶光看向苏簌:“你毁了我,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说完他挥舞双臂手持闪烁着蓝色电光的电击棒向苏簌冲撞了上来;

眼里狠极;波涛汹涌;

苏簌不认同他说的话,或许他这样失去理智的人渣会死;

但和自己同归于尽。

待鬣狗般的男子走到面前,苏簌蓄势待发;

沈诗诗担心的不得了,向前一步;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的攻击;

随之,在一米的距离时苏簌一脚踹出;

正踢中他的头部,鬣狗般的佝偻男子陷入昏迷,闷哼一声,趴在无神的倒在了地上;

警察姗姗来迟;

三人被带上警察局;

经过调查,警察告诉苏簌,鬣狗男子是从郊外的精神病院挖地道跑出来的;

古堡路有专门送牛奶的货车,这辆装满牛奶的货车的起点是也是郊外的农场;

初步估计,他是从郊外搭上送牛奶的货车来到古堡区的,又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潜入了古堡;

两人坐了笔录后沉重走出,沈诗诗说不敢一个人再回去古堡;

苏簌说可以住他家;

此时苏簌想说通云山的那件事;却看见,被誉为福尔摩斯的年轻混血男子走过;

他的袖口上着着一个奇怪的徽章,上面的图案虽然只有一瞥,但苏簌还是认出了;

——他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图案就是害苏簌差点陨命的武装分子手臂上的月色标志——

“怎么了”沈诗诗看苏簌想的出神,好奇问道;

“没什么”苏簌打消了把事情告诉他们的想法;

苏簌沉下心,看见沈诗诗好奇的望着自己;

笑道:“你刚刚害怕吗?他冲上来的那一刻,不会印象深刻而睡不着觉吧”

沈诗诗声音轻柔:“害怕极了,我以为你会受到伤害;但……”

沈诗诗打了个顿:“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厉害了,还是个武林高手!”

苏簌表示自己只会那一招,沈诗诗说那也很厉害;

重新回到沈诗诗家,为了拿衣服和充电线;

古堡仍然是一个平安祥和的地方,它似乎进入了冬眠的状态,散发出长眠的神秘,沈诗诗查查电影里能开启宝藏的钥匙打开古堡大门;

在苏簌的陪伴下沈诗诗走到她的房间,她的房间是锁着的,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是上了锁的;

走廊的地板水淋淋,这是万幸的;

一副挂在走廊墙壁上的全家福被人强拆了下来,上面的照片布满了水印;

白色的简单的气息;

值不了多少钱的小饰品将地板为白色的房间装饰的略带温馨,却还是森然的,透露着微微的冷然,气温是温和的;

不像它的外表所带来的那种感觉——寒冷;

苏簌等候在门外,透过一扇窗,俯瞰的视野;

出来的时候沈诗诗重新锁上了门;

两人离开;

半个小时后;夜路上的两人吹拂着寒冷的晚饭,沈诗诗穿上了一件白色的棉袄;

背着白色背包;

棉袄穿在身上显得她上半身胖胖的,胸形藏在了棉絮之中;而她一双纤细的长腿却在胖大棉袄的衬托下看起来的更细了;

苏簌的颈上绕着一条白色的羊毛围巾是沈诗诗的;上面残留着她的味道;

这是苏簌唯一愿意带上的衣服,他不愿意穿上沈诗诗的女生外套;

棉袄是冬天才能穿出来的衣物,可它确实在盛夏的夜晚被沈诗诗穿上了;

雨后似乎跳转到了冬季,这个夜晚就和冬季的寒晚一般无二。

苏簌回到家,苏安还没睡,乔潼卿也还没睡;

时间是十点四十九;

两人揉着眼睛在下象棋;

“晚上好”苏簌说;

“哥哥姐姐好”沈诗诗乖巧的打招呼;

苏安忽视而过,乔潼卿回了他一个友好的微笑;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苏安问,乔潼卿也抬眼望着苏簌,和,她身边的绝美女子;

——她是谁?

乔潼卿在心中发出疑问;

“发生一件事情”

“什么?”

“我朋友家进了小偷”苏簌回答:“并不单单是一个小偷,他还是一个精神病患”

苏安眉头高挑起:“精神病患!”

恩;

苏安:“你没受伤吧”他站了起来;

“毫发无损”苏簌说;

那就好——这时,苏安才注意到了苏簌身边的女子,她容貌绝尘,站在苏簌身边,苏安很难不注意到——

见到苏簌这么晚还带着一个貌美的绝世女子回家——

苏安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

“她就是你说的那个朋友?”苏安心里有了答案,只是确定的问;

苏簌点头;

苏安露出长者的笑容:“女朋友?”

沈诗诗本来好奇的打量着客厅的布局,听到苏安的问题;望向苏簌的脸;

三人都想从苏簌的回答里知道这个答案;

人深夜;苏簌给沈诗诗准备了他房间隔壁的房间,全是玩偶的房间;

午夜,天空又开起了雨,比下去的磅礴大雨更大,伴随这一声声划破天际的惊雷;

沈诗诗在雷声响起钱睡醒,房间的隔音效果将雷声压缩的很小,而在屋外,暴雨和闪电的声音都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第二天;

雨还在下,一颗也不停歇;

时间为九点二十;

苏簌望着窗外;

叶雪发来了有关天气的消息,说自己换上了冬季衣服的消息;

天气预报报道说是因为冷寒潮的降临;这堪比冬日的气温会维持一周!

天气预报提醒着人们注意保暖,在五月的盛夏提醒大家保暖而不是小心中暑,这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苏簌喝了一杯温水,回复她自己同样如此;

房间里清新的很,清新的冷!

苏簌穿着一件白色的羊毛衫,白色的冬季防风大衣;

沈诗诗穿着一件白色的暖衫,贴身的暖衫勾勒出她如山峰的双乳;

她的小蛮腰;

秀发被拢起,成了一条挑高的马尾;

额前两条清而长的青丝飘至耳边;

她的头发丝滑极;

沈诗诗风衣飘飒;四周没有别人,沈诗诗走到苏簌面前;

“好看吗?”沈诗诗很在意苏簌对自己的评价;

苏簌看着她,淡淡喝茶,随之道:“太漂亮了”

沈诗诗听后嫣然轻笑;

她从书架上找书,苏簌推荐《神秘岛》沈诗诗拿下《神秘岛》

坐到沙发上;半晌,苏簌从楼上走下;

见到沈诗诗专心看书不谙世事的脸,一股可爱的气息从她绝美的脸颊上冒出;

苏簌想到昨晚自己不在她会怎样,想到结果一阵不舒服。

苏簌坐到她身边;她对苏簌露出幸福美好的微笑;

苏簌和她一起品读同一本书,沈诗诗察觉后把书捧拿到了两人的中间;

过了许久,沈诗诗抬起头问苏簌:“我们会一直这样吗?”她的柔声能进入人的心田;

“会的”苏簌回应她;

“恩”

苏簌站起,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大雨;

玫瑰被骤雨打的落花流水;

苏安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件黑裤子,一个白袄子;

“早上好”他照例和往常一样和站在窗边的苏簌打招呼;

“早上好”苏簌回了一句;

苏安又和沈诗诗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磁性的声音;

柔美的声音:“早上好”

苏安打开门,一阵清爽的冷风飘进屋子来;

刮过沈诗诗的脸,苏簌也感受到了冷风;

“雨下了一个晚上,现在还没停!”苏安说,他关上了大门;

苏簌转过身:“天气预报说这场雨要持续到明天晚上;不过并不妨碍我们的生活”

“说的是”苏安认同道;

“我们的雨伞在哪?我现在要出去一趟;就在这附近;”

苏安接着说;

“在地下室”苏簌回答他;

恩,苏安轻轻点头,朝地下室去;不多时,地下室,更像是地地传来声音:“谁把地下室的门锁上了!”

沈诗诗听到苏安的声音,苏簌理所当然的也听到了,乔潼卿正在下楼;

她穿的像一团白雪,清新脱俗,阿娜多姿;

带着一股成熟的韵味,臀部圆润挺翘,她的身边跟着一团白雪——邦邦,小宠物慵懒的叫唤了一声,疑似在向一楼的苏簌打招呼;

苏簌想到了那个盒子,那个保险箱;——父亲把门锁上了,苏簌猜测;

钥匙或许在房间里,苏安上楼后,苏簌把自己的这一猜想告诉了苏安,他又上楼去父亲房间了;

冰清玉洁的乔潼卿向苏簌说早上好,苏簌平淡的应了一声,他的思绪又飞到几周前了,那是前往学校前的一天;

“你发誓”

乔潼卿抿唇,看着苏簌思绪着往楼道旁的地下室走去;

灯光亮起;

门没有变,还是那道铁门,只是锁上了;挂着一个三四吨重的不知名锁,锁孔在中间,十字形,无从得知它的内部是什么形状;

苏簌走上楼,他发过誓;所以不会去探究那个盒子装着的是什么;

苏簌沿着楼梯的一边走上来;

沈诗诗还在看书很安静;乔潼卿拿着手机不知道和谁打视频电话,脸上嫣然;

里面是一道苍老的男声,和充满爱意的女声,隐约可见;

“砰”

二楼传来一道很大的响动;

接着是苏安的声音:“谁能想到我发现了什么?”

他的声音越来越近,因为是边说边走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