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古堡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274字
  • 2022-05-08 19:32:53

“毕业前夕我想和你表白的,可你拒绝了那么多人,我没有自信会在表白中得到你肯定的答复;”

“我担心你会拒绝我”

——你喜欢我!

这完完全全出乎苏簌的意料!

苏簌没有说话;沈诗诗接着说道:“我想要你的电话号码,QQ,微信,还想知道你的新家住址”

苏簌一一答应;

她看着手机里的联系方式,然后把手机紧紧抱在胸前的样子让人心疼;

“我想要……和你……拥抱一下”沈诗诗红着脸;期盼道;

“在这?”苏簌道,理所当然的答应了;他无法找到拒绝的理由和说出拒绝;

沈诗诗轻晃了晃长发;眼中发出不可藏的喜欢;

看了看四周,很多人,她坚定的点头;

顾思颖在一旁吃惊的看着苏簌和沈诗诗,看着他们靠近对方;苏簌牵起沈诗诗的手手,两人小跑去柜台结账;然后跑出了奶茶店;

爬满绿藤的小巷墙壁前;

苏簌望着她娇羞的脸;身材玲珑,胸部傲然;修长的一双美腿,满满青春迷人之感;

苏簌伸手揽住她的腰,两人相拥;

一阵软玉温香的感觉传到胸膛上;

两三分钟后,苏簌环着沈诗诗的腰,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沈诗诗眨巴着晶莹剔透的眼睛深深的望着苏簌;

苏簌想吻她的嘴唇,但没有这样做;沈诗诗撅嘴在苏簌的右脸上亲了一下;

“好幸福”她说;

两人分开,顾思颖站在巷口;靠在墙上,心如刀绞;

沈诗诗没有讨要答复,她觉得现在就很幸福;能待在他身边,能和他拥抱;

一路上沈诗诗深情的看着苏簌的侧脸,心里的幸福流露于表,眸中全然尽是喜欢,爱慕之意;如同泛出杯口的啤酒泡沫,溢出,而不可阻挡;

重新回到黑色地砖是奶茶店,不再是之前的那种沉默与尴尬的气氛;

沈诗诗眼中秋波流转,抿着椰香奶茶店吸管望着他;目光一刻也不曾离开苏簌俊朗如星的脸庞。

“你还愿意带我去环游世界吗?”沈诗诗说——我想嫁给你;

苏簌道:“愿意,不过要等大学后;关于钱,我已经想好该怎么做了”

说到这,他露出一丝迷人而危险的暗笑;

沈诗诗欢心的应了一声;

窗外已然变天,阴晴不定的感觉一去不回,雷声猛的从穹顶之上落下;

大雨随之倾盆而下,在闪电的陪伴下,以一发不可收拾的降临地面;

滂沱大雨让不少来不及躲到建筑物的行人湿了衣服;

沈诗诗看着窗外的大雨,换做平时没带伞的她一定会感到伤脑筋;但这会儿;

她扭头看向苏簌,平静的道:“下雨了”

恩;

“只要去附近的商店买一把伞就可以了”

苏簌同样平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簌与沈诗诗相谈甚欢;

夜色迟来,雨一直下,从不停歇;像是少年的悲绪,像是河堤的大坝,像是流入大海的江水;

永不停歇;

水晶宫外雨声落在路边的风景树上,下水道慌慌忙忙的运转着;

屋檐之下的人们感叹着这雨什么时候能结束;

自己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狭小的屋檐;

“我请你吃晚饭”

“好”

“我们走”

“再请我喝一杯奶茶,我就做你女朋友”

——然后嫁给你;

她冰封万年的内心在和苏簌的聊天中悄然开启;

她变的温柔,褪去了身上那层冷冰冰的,只为拒人千里之外的保护罩。

苏簌吃惊的一笑:“这么简单吗?”

“不行吗?”沈诗诗笑着说:“难道你想让难度系数加大一些?”

苏簌微微摇:“想知道难度系数大一些,要做什么”

“和我约会十天,我就做你女朋友”——除了你,独属于你;

“那也挺简单的”

两人走到顾思颖前边;她不知所措的坐着,脸上抹上一层阴雾;

不知所因;

“我们去吃晚餐”苏簌对她说;

哦;她双目无主的站起来,好像失了神;

沈诗诗离开苏簌身边几秒,真心感谢的走到顾思颖身边;

小声道:“思思,谢谢你让我们见面,我和他是初中同学,我一直暗恋着他的,我都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她”她真心实意的说;

顾思颖听后,更悲伤了,欲哭无泪;

“你怎么了?好像不太开心,是不是和哪个好友在手机里聊的不开心了?不用管他,我们去吃晚餐了”

苏簌猜测说;

顾思颖在心中小声嘟囔:“我都没看过手机,怎么会是是和手机里聊的不开心了;倒是你,随随便便就和她拥抱”

她应了一声,站起;

三人共行,沈诗诗伴左,顾思颖伴右;

走到店外,雨声更大,却还是因为隔着玻璃巨宫而显得微不可查;

到一家餐厅;

两人在饭菜上桌时开心的聊天,顾思颖一言不发;

苏簌问她怎么了,她说自己喉咙不舒服;

问她要不要去医院;

她说不需要;

窗影下苏簌的黑色的领带轻轻的垂在胸膛前;英姿飒爽;

短暂的一天在大雨中结束;

回家途中,三人买伞;

唯一一个还有雨伞百货商店只剩下一把雨伞。

这天,是商店里雨伞销售的最快的一天;几乎一扫而空;

没有伞而要买伞的不止苏簌一人,整个商场,人来人往便有数十万人。

苏簌望着窗外的滂沱大雨;又看了看眼中充其量只够两人的雨伞;

打车没人接,可能是生意火热吧,打车也不止他们几人,苏簌想到可以打电话叫他,但苏簌不想麻烦他,

勉勉强强,反正路边有建筑物;

雨声很响,仿佛在跳舞的精灵;舞蹈越发接近高潮,在一个高潮,然而落幕的趋向。

三人打一伞,三人挨的很近;

沈诗诗和顾思颖为了躲避雨而贴近苏簌,她们身材娇弱,一个比一个苗条,竟在雨伞下创造了一个三人共伞却不被淋湿的奇迹;

苏簌撑着伞;在雨下“左拥右抱”

良久,雨下靠在一起行走的时间漫长而短暂,漫长于它所行走的艰难;短暂于心中不想别去的那份心念;

一个小时,和喜欢的人度过了一分钟,做讨厌的事情持续了一个世纪!

顾思颖到家,她的父母出来迎接,她心情低落的和两人说再见;

大雨已然停下;

再见~

再见~

再见~

沈诗诗给苏簌QQ里发了个〔再见〕,心安;

恋恋不舍的看着他:“我不想和你分开”

恩;

两人拥抱一阵,沈诗诗献上自己比糖更甜,比棉花更软,比阳光更能俘获人心,比玫瑰更为馨香的初吻;

她不会接吻,只是在苏簌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随之望着苏簌,他脸上闪过一丝惊愕:“这……这是……我的初吻,你……不许再忘了我”

———你是我难以遏制想要接近的人,我永不愿分离的人,也是唯一;

她说完,娇羞的转身跑回了家,

刚上门,屋子里空无一人;她的心脏砰砰直跳;

沈诗诗家是一座复古气息的五层高房,很大,像是一座古堡;看起来能住着吸血鬼的那种;

三座尖三角削好的铅笔状地圆形楼分别分布在左,中,右;

而铅笔形建筑上还有一个更为尖锐更为细小的尖菱;

窗户很多;估摸有三十多个房间,且不算上火箭般的建筑里会不会有房间;

古堡前布着几片扇形高度直达一楼内窗的黑影,它们其实是绿植;

三人守卫人形的灰色凸出墙体的石面呈不规则却对称的形状,在通体颜色多为棕暗的古堡中尤为特殊;上面布着条纹;

门框以拼音n的形状坐落其中,是道双开门;气质磅礴透出一股宏大的威严;六米高,三米宽,两道格饰框;

在远方微小的几乎没有的门环在近距离却变的可见,是两位与大门有些格格不入的现代风气拉环;铁的;

上面正往下渗出水;

古堡西方的风格,占地面积很大,

顶层的阁楼上还有一个百叶窗;

里面暗漆漆的,见不到光;x沈诗诗进去后,一楼才亮起了灯;

她的嘴唇香甜极了,苏簌站在门前,看着门前的门环;

苏簌确信沈诗诗的手没有被淋湿;于是他看着门环出神,望一眼古堡,里面真好像有德古拉伯爵在;

——她家没有人,除非已经睡下了;

苏簌提着手动打开的无法收缩的长雨伞,它为浅浅的地面水面滴着水;

路灯的背面,苏簌的脸庞在光下一半明亮,一半黑漆,这样的他的笑容显的阴森恐怖;

——很可惜;

苏簌在心里说;

沈诗诗在古堡里,踩在棕色的地毯上,隔着从里能清楚的看见苏簌的窗户望着他;

脸上的幸福洋溢于表,这份幸福感让她平常的冷冰相继带来的警惕感下降了几个层次;

苏簌在,她完全不担心有什么危险,因为他在的时候沈诗诗内心直觉整个世界都没有黑暗;一片光芒,一片温暖;

她没注意到自己的右手为什么会湿,而左手却润润的没有沾到一滴水;

却只是在洗漱间用擦手布擦干了右手;

她整个心思都放在苏簌身上,他对那个吻感觉怎么样,会不会因此觉得自己是个水性杨花的人,会不会讨厌自己,还是更喜欢自己,他喜欢那个吻吗?

他喜欢那个突然的吻吗?自己应该回来吗?也许吻过他后他想吻自己,自己不该这么快跑回来;

外面的气温很冷,他会不会被冻坏啊!

沈诗诗心中有千丝万缕的情感,眼中恋恋不舍;她不舍得苏簌离开,站在窗前看他,担心他;

她全然不知危险悄然而至;

接着,沈诗诗看见他朝自己的方向走进了,不是走离,而是走进;

他要进来!现在这么晚了;

恩——沈诗诗想——反正我都把他当成自己的唯一,自己的未“婚”男友了;

她欢心悦步的来到门边,给心之所想,心之所向的人开门;

她拉开两道大门,门虽然沉重,却不难以关闭或打开;

苏簌早知道她在窗边望着自己,窗边那窈窕淑女的模糊倩影;

铃铃铃——

在窗外打过一个电话的苏簌朝里面走去;

两人见面;

“怎么了嘛?”沈诗诗脸上娇羞;

“可以进来吗?”苏簌放大了声音,似乎害怕谁听不见;

“可以”沈诗诗一脸娇羞的闪开身;

苏簌走进,观察着其内,第一眼的感觉是心旷神怡;

空间很大,壁橱,沙发,好像中世纪的客厅布置,天花板上吊着水晶灯;

苏簌轻轻抚摸着娇羞的她的长发;沈诗诗很享受苏簌的抚摸;

凑近,抱住他;

幸福感再次飘升,她心想,或许今晚她们就能确定关系,从今往后他们就是真正的情侣了;然后可以结婚;在大学毕业后;在一个万花齐盛的春季;

苏簌将雨伞挂在角落墙边专门挂雨伞的钩子上;

轻轻的拥抱她;

“幸好我没有那么快离开”苏簌压低声音,温柔的在她耳边说;

“怎么了嘛?”沈诗诗好奇的说,声音如此之近;

沈诗诗下颚靠在苏簌的右肩上;苏簌搂住她的细腰,她腰部的很软,虽然贴着体恤;

“我发现了一个细节,你的父母在家吗?”

苏簌在她耳边确认的问;

“没……有”她羞涩的低下头,她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虽然她不觉得苏簌会这样做。

脸红的发烫;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答应;进展太快了;

她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她想,要是苏簌开口的话;

自己就答应他;或许不应该如此做,但是他,只要是他,自己愿意为了日夜思念的她献出自己的一切。

她脸颊更红了;

苏簌确信了一个想法;

轻抚着她的秀丽如瀑的长发;是那样的丝滑,像是古代的绸缎;

泛发出秀气的光泽;

“等会记得和我说再见,声音放大一点”苏簌肃然地说;

“啊”沈诗诗抱着他,小声的叫道;不理解苏簌的意思;

“你会说的对吗?”苏簌松开她,轻扶着她的香肩。

沈诗诗眼里又露出不舍,拥抱持续了三分钟;

但她还是不舍得苏簌离开;

“我会说的”沈诗诗语气中夹杂着不舍道;

苏簌看着她伤凄不舍的模样,笑着摸了摸她的长发;

她完全不抗拒;

“再见”沈诗诗依照着苏簌要求的大声的说;

她目送着苏簌的离去,望着他的背影,忽然想到他没拿伞,待会要是下雨了怎么办!

苏簌几步走到大门前,将它关上;发出闷的一声响动;

苏簌在屋内把门关上了;但门未完全合上,只是虚掩;

沈诗诗本想去拿伞的给苏簌的,这会儿站在原地,脸上既有欢悦又有惊奇,她不明白苏簌为什么要这样做;

嘘——苏簌将食指竖在嘴边;示意沈诗诗安静;

沈诗诗信任的照做了,一言不发;看着苏簌轻手轻脚的走向自己,眼中透出欢悦的色彩;

苏簌在手机上打出一段文字:你家里有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