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沈诗诗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137字
  • 2022-05-07 13:06:27

她香肩跨着一个包;穿着随意;

只是一件普通的兔图案短袖和黑色六分长的短牛仔裤;

白鞋;

小蛮腰,身高在一米七九的样子,长发落肩;

脸上不施粉黛,双凤眉,娇媚的细长唇,巧如双双弯月;

楚腰蛴领,她即便素颜,也无法遮掩住其绝貌五官的美;芳华绝世;

是个浑身散发出不要靠近我之冰冷气息的美艳御姐。

苏簌抬眸,确定她和自己的年龄一致——十八——

苏簌觉得她的容貌有些熟悉;但转念只觉自己看错了;

苏簌轻易的从她的打扮上看出一个消息——尽快结束;

显然她不喜欢这场见面;

得到这个隐性消息后的苏簌暗自一笑,两人的目的一一样——尽快结束;

也就是说,这场见面不会维持多长的时间;

也许就两三分钟;

别人不喜欢我总不能赖我了吧——苏簌想,他已经在这短短几秒之间想到了回家后要看哪本书;

要选择哪几本书来度过这清闲的一天。

待高冷女子走近;

她审视着苏簌,公正的觉得他很帅,还有一丝不知名的熟悉感,但还是面无表情,脸上冷然极了;

苏簌站起来,为她拉出桌下的靠椅,回答自己打座位;

两人同时坐下。

“沈诗诗”她冷淡的说;

“苏簌”苏簌对这场见面也没抱有多大的兴趣,就和昨晚夹娃娃时一样;

苏簌推想接下来应该是各自沉默;

自己先问:“喝点什么吗?”

然后她说:“不喝了,我还有事,我对你没有感觉”

随后这场就这样愉快的结束;

“要喝点什么吗?”苏簌按照心中的剧本念出台词;

面带阳光微笑,十分精神,充满了朝气;

恩……

在苏簌说出自己的名字后,好半天,沈诗诗都没有说话;好似发懵了一般望着苏簌的脸;

“你怎么了?”

苏簌发觉她双目出神;

“没事”沈诗诗抿抿嘴唇;并没有回答苏簌之前的问题,而是用陈述的语气冰冷道:“我初中在诗悠重点中学校就读”

苏簌一愣;不理解她说自己在哪所学校读高中的话里意思;

恩;“没想到我们还曾是校友”苏簌不带感情的说;

沈诗诗看着他,目光不在离开,她声音里有些惊色,脸上而又有几分期待:“你初中是哪个班?”

好歹是三年的记忆,所以初中自己是哪个班的苏簌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2064”苏簌脱口而出;

接着,沈诗诗的脸上变了天,她高冷的脸颊带着两种情绪,气愤和喜悦;

她又喜又气的:“你这个……”沈诗诗气鼓鼓的想;

苏簌见她脸上冰转雷阵雨;不由心里纳闷;

——她生气了?为什么生气了?她脸上变了!高冷的模样不见了?她为什么不高冷?她身上生人勿近的气息好像减缓了许多!

为什么?

2064这串数字惹到她了?为什么惹到她了?她讨厌这串数字?这串数字代表这什么吗?

她讨厌我说的诗悠重点中学的二零六四班?

苏簌想着十万个为什么;

但清楚的是,事情没有按照设想的故事情节发展;

——回家的时间可能要延迟了!

苏簌想着,他正视着面前风华正茂的同龄而绝美的女子;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她想冲上来揍自己一顿;

顾思颖头发“耷拉”着,枕睡在手臂上,心想他们两个应该是要泡汤了;

她看到沈诗诗自最初的毫不在意变成现在的怒形于色的气呼呼模样;

猜都猜到出来,泡汤了;

她微微有点好奇,苏簌说了什么,能惹沈诗诗生气,她用看见外星人一般的目光望着沈诗诗;

她们是初中认识的,不在一个班;两人是邻居;

她从来没有生气过,追求她的人能踏破她家的门槛;

但她家门槛很高,她很漂亮,性格内心;从小美到大,越长越漂亮,一直保持着单身,身边甚至连一个异性朋友都没有;高冷极了;

这点和苏簌相像,必要时她会主动发言,但还是内向的;

不知怎么的,顾思颖看见两人的见面要泡汤的,竟然没有不开心,还很高兴!

空气似乎凝固了;

苏簌想不通她是出于什么原因而生气;

打破沉默:“请问;你要喝点什么吗!”

苏簌再次问,他想;故事情节还能继续;她生气了;苏簌不觉得是自己的错,一个是自己初中待的那个班吧,她以前和二零六四班的学生发生过冲突过,所以……

这是苏簌的初步推想;

而她生气了,对于想象的故事情节重新进行无异于雪中送炭。

她一定会离开的,而见面也就结束了;

唉~

苏簌看见沈诗诗脸上浮现一丝忧愁,听见她唉声叹气,却没听见自己猜测的台词——不喝,再见!

“一杯椰香奶茶”沈诗诗带着一丝失望的看着苏簌;

恩~苏簌感到意外,这和他想的不一样;

“你知道我是谁吗?”她眼里露出期许,随后,期待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哪个明星?原凉我的无知,我只知道你叫沈诗诗,一分钟前你说过自己的名字”

沈诗诗柳眉一瞥,失望至极;丧丧的脸色阴沉:“我要一杯椰香奶茶”

她扭过头,对身边的路过的服务员说;

那服务员一身制服,看向苏簌;

“一杯柠檬汁”

服务员离去,两人再一次陷入沉默之中;

谁也没有说话,空气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沈诗诗,沈诗诗——

好像挺耳熟的,苏簌想着,但只当自己想多;

“你……是不是退出你初中同学的班群了?”她轻轻开口;

一语惊人;

苏簌脸上浮现出十足的惊讶,又颇为好奇:“你怎么知道!”

——被一个黑客盗了账号———

苏簌心说,之后他重新创建了一个QQ好;

沈诗诗不解的问:“你为什么要退出班群呢?”

苏簌看着她,升起一丝防备:“你怎么知道我退出初中班群了?”

沈诗诗抿唇,鄙夷的笑着望着他,心说:“你还好意思问我,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虽然我们之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

想到这儿她迷人的胸部微微颤动——你也不可以无缘无故的删掉我啊!

苏簌见她不说话,防备道:“如果没有合理的理由,我想;我们没有再聊下去的必要了”

苏簌做出要起身的架势,他是真的想离开;

虽然他还是蛮好奇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初中的一些事情;但这份好奇可无法左右他的意向。

旁敲侧击在苏簌这儿是不存在的;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

等到苏簌站起;

一道幽幽的声音在背后使得颈部发凉的感觉:“你还记得自己在初中的时候说过,要和谁做同桌,要和谁一起环游世界吗?”

环游世界!

苏簌忽然想起什么,恍然大悟;

记得那个夜晚,那片星空,那抹圆月之下;

“你长的这么漂亮,你安静纯洁的性格完全符合我所喜欢的;”

“不如我们现在私定终身,然后一起上高中,上大学,之后结婚攒钱环游世界吧”

“好”

“恩……我开玩笑的”

“哦”少女的眸子里满是失落;

“感觉我真啰嗦,不如我们以后不要聊天了,聊天真没意思”

“不好”

“恩……也没什么,只是在你面前啰嗦而已,不过你要是敢把我每天都会和你聊天十句以上的事情告诉别人,那我们就绝交”

“这不算是威胁,我们的朋友关系,我有权取消”

“我知道了”她说;

“要是按我之前所说的话,私定终身太古老了,那是几个世纪之前的婚嫁方式;

“不过……环游世界还是可以的;但似乎不用攒钱,我的父亲很有钱;他曾是个商人”

“我现在的钱都是他给我的,那不完全属于我,可我赚不到钱,但止于现在;正如李白的诗中——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赚不到钱只是一时的”

“一起加油”

“别说这个词”

“哦”

“星空,旅游,想想就美好;但也很遥远;你现在的学习成绩是年纪第二,我是年纪第一,下一次年纪第一的宝座应该会属于她,语文总有几道题目无法拿到满分;还是数学简单;”

“你上次月考的语文成绩是一百二十分,你怎么考到的!”

“我不知道”

“真——可爱”

脸红—

“沈诗诗”苏簌想起了封存已久的昔日回忆,满心惊喜;真的好久不见;

整整三年,恍如隔梦的感觉涌上心间;

“我没想到会是你,时间太长了,三年”苏簌重新坐下;

“漫长到你把我忘的干干净净”沈诗诗声调悲伤;

恩——苏簌勉强的笑笑:“你变了”

沈诗诗不解的望着他——哪里变了?明明是你变了,你把我忘的一干二净;

“你竟然生气了”苏簌说;

沈诗诗心中一凉:“所以呢?”

她也想起了那个夜晚,想到了他所说的一句话;

“我有权取消”

“没什么,很正常,没想到你会因为这样一件小事而生气”苏簌淡淡的口吻让沈诗诗很不舒服;

“不是小事”沈诗诗才虚惊一场,她一改冰冷的语气,柔声一字一顿的强调;

恩——苏簌勉强同意她不是小事的说法;

服务员将两杯饮料放到桌上,苏簌扫了一眼椰香奶茶里的冰块;

转头对服务员道:“她不喝加冰的饮料,麻烦换一杯,事先没有说,我可以出两杯的钱”

哦~

服务员带着椰香奶香离开;

“不说这个了,你肯定还有事情要忙吧;我记得你来时一直低头看着手机,那里面有什么,应该是很急切的事情吧”

苏簌自信道;

沈诗诗望着服务员远去的背影;心里微暖;

她怕冷,超级怕冷,喝饮料完全不喝冰的,有冰的,之前很生气,她竟然都忘了和服务员说;

沈诗诗正望来,嫣然一笑:“没有啊,可能是你看错了,什么事也没有”

她不承认的说,那是她父母在催促着她赶快回来,一行人今天要去她的外婆家;

“真的?”苏簌不相信的说;

“没有,除非你不想和我说话;整个下午都没有事情要忙;”沈诗诗浅笑着看苏簌;

苏簌望着她美艳的脸;

她比之前更漂亮了百倍;除了容貌之外其实没多大变化;

声音和之前一样,柔柔的;刚见面的时候除外。

“我下午也没有事情要做,就是说,我们能聊一整个下午!”苏簌说;

沈诗诗点头:“恩,怎么长时间不见,你就没有想念过我这个初中同学吗?”

苏簌会心一笑;

沈诗诗鼓起双腮,她察觉到自己刚才问了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他都忘了自己,还能想念自己吗?

之后两人畅聊,聊到沈诗诗毕业后去了哪所学校;

沈诗诗回答:“诗悠高中,我以为你会去这所学校;”

苏簌了当的说:“我没去”

恩;

苏簌望着她,忽然想到她曾经一直在自己身边小声的嚷嚷着说想要和喜欢的人谈一场甜甜的恋爱,但到初中毕业她都没有交过男朋友;

好奇起来,问:“你高中三年没谈过恋爱吗?我记得初中的时候你在我身边常常说想要和喜欢的人谈恋爱;

沈诗诗秀眉舒展,她找回了曾经和苏簌聊天时的感觉:“你猜”她柔声说;

“不知道”苏簌把面前的不冰的橙汁推到了沈诗诗面前:“渴了的话先喝这个吧”

换作是别人,沈诗诗会拒绝,但是……

她喝了一口橙汁;

“那你呢?你交女朋友了吗?”沈诗诗不自觉的微微前倾身子;一心一意的等待着苏簌的回答;

“没有”苏簌回答;

沈诗诗嘴角一扬,瞬间轻松下来:“我和你一样”她面带悦然;

苏簌问:“你喜欢……

“我喜欢你”她直白道,面颊瞬间染上两层绯红;

沈诗诗很想矜持,但整整三年;他查无音讯;没有一丝丝的消息;

那种感觉叫失去;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只会在梦中出现;

在梦中和自己拥抱——变成了一种虚幻的捉摸不住的空气一般的气体;

而醒来的那一刻,在梦中有多么幸福,就会迎来相对应的加倍的痛苦;

沈诗诗无数次在梦中与苏簌相遇,每次的感觉都是那么真实;

以至于这天沈诗诗在完全确认他是苏簌的时候感到不真实;

甚至怀疑是梦境;

“我喜欢了你四年,一年中你在,其他三年只能思念,梦与现实的若即若离;”

苏簌沉默不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