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苏瑶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260字
  • 2022-05-07 16:38:36

什么——

苏簌回过头;

叶雪站在门内;一脸娇羞,绞着双手在身后;望着一边,不敢正视苏簌的眼睛;

漂亮而纯洁的白裙,好似茉莉花儿开在了那儿;

苏簌转身走近,苏簌望着叶雪,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一脸娇羞的模样;更为美丽动人;

“我没听错吗”

“没……有,就当是对骑士十分满意而给出的奖励”叶雪做不在意的说;

“你不要就算了”她羞极,正要转身;

苏簌上前,搂住她;

在月色下;

叶雪依偎在苏簌的怀中,两人的身体紧贴;她娇躯柔软;

一分钟过后;苏簌松开手:“公主的拥抱让人难忘”

叶雪脸上骄傲,轻然一笑,转身关了门,悄悄靠在门后;

到底谁更想要这个拥抱,到底是谁褒奖谁;已经没有了答案;

苏簌大步流星的走出她家,并带上门,一手一辆购物车。

这是一个拥抱,一个普普通通的拥抱,对苏簌来说;比起和顾思颖的拥抱,叶雪的拥抱着实让他难忘,那是一种独特而又出众的馨香;

一种无法比拟的接触之感;

两者如月球与银河;

苏簌两三步,穿过那条两座别墅间的小巷;到自己家门口;

苏簌想到了保安开门时那吃惊的表情,觉得好笑;

苏簌自裤腰上的环上取下钥匙;卡~打开门;

推门而入,购物车在有浅浅凹陷的发出砰砰的声音;

所幸溢出车身的玩偶只是翻了个身,没有飞出来;

大门自动关闭;

苏簌打开里面的门;

第一眼见到的是乔潼卿,因为诺大的客厅里只有她;

苏簌冲她一笑,如果她接受的话,苏簌想,公仔可能有归处了;

乔潼卿眼角微惊,对苏簌对自己的笑有些意料之外;回应了苏簌一个微笑;

苏簌将两个购物车搬进客厅里,到门前的地铁上;划开鞋柜,弯腰换了自己的拖鞋,将运动鞋放了进去;

带上门,不再管购物车,而是走到乔潼卿的身边;在她身边坐下,但之间留着很大的距离;

她不知道苏簌要干什么,两人大眼瞪小眼;

苏簌头发逸然,他抿了抿嘴唇;真的不愿意说这个称呼;

“姐姐”苏簌说完,感觉就好奇怪;

乔潼卿不明所以,面带温柔的笑容:“怎么了吗?”

“你……二零二八年的时候读高几?”苏簌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乔潼卿想了想,回答苏簌:“高中刚毕业”

苏簌思考——那现在就是差不多二十四岁;比自己大六岁。

苏簌觉得这声姐姐也没那么别扭了;

苏簌第一眼见到乔潼卿的时候,以为她只比自己大一岁,她十分年轻,漂亮;

“我想送你一些礼物”苏簌轻松的说;

乔潼卿一愣,随之脸上微露欣喜:“是吗?什么礼物?”

“就在门口那”苏簌站起来:

乔潼卿揽了揽耳边的长发;她洗过澡,脸色湿润;

两人走到购物车前;

乔潼卿颇为惊喜,她挺喜欢公仔的;

她看苏簌一眼,拿出一个等高的小雪人玩偶;抱着;

苏簌看着购物车里的玩偶:“你可以多选一些”

乔潼卿摇头:“不用了,我有这个就好了,谢谢”

“不客气”

乔潼卿望着苏簌;和如山的公仔,好奇道:“你是什么获得怎么多公仔的,买的吗?听你哥哥说你今天……不是去参加生日宴会了吗?”

“是的,夹娃娃机那获得的”苏簌回答;

乔潼卿脸上一丝惊讶转瞬即逝:“真……厉害”她由衷的赞扬道;甚至都有一丝不敢相信;

恩;

喵~邦邦走到了乔潼卿脚边~

乔潼卿抱着雪人公仔蹲下身;

“邦邦,你看,好大的公仔!”乔潼卿摇晃了一下雪人,对邦邦说;

喵~邦邦伸出爪子碰了雪人一下;

“你打劫了公仔店!”苏安在楼梯上走下来,他刚洗过澡;

苏簌转身看向苏安:“我打劫了公仔店?”

乔潼卿炫耀式的将怀中的雪人公仔给苏安,并告诉了苏安公仔的来临;

苏安听后一惊,然后问:“苏簌送你的?”

乔潼卿恩了一声;

苏安更惊,下一刻,他笑嘻嘻的走上前,伸出魔爪:“我看看!”

乔潼卿确信他要有看无还;往后退;

“不给”

苏安将她逼至角落;

“我喊非礼了”乔潼卿退无可退,笑着道;

“你喊破喉咙也无济于事,我要抢走你的公仔了”

“强盗”

当然,最后苏安并没有抢,打闹后苏安恢复正经;

乔潼卿抱着雪人走到沙发上,矮桌上放着一台电脑,她恢复起了之前自己在做的事情;

苏安:“我没有吗?”他瞧了瞧购物车里的玩偶;

——你也喜欢公仔!苏簌对此惊讶:“随便拿”苏簌大方的说;

苏安挑了一个皮卡丘:“这个小狗就不错;”

苏簌恩了一声,他不明白小狗怎么会有闪电状的尾巴;

心里感到一些奇怪,总觉得它不是狗,可也说不出是哪里奇怪;

乔潼卿纠正道:“这是皮卡丘好吗?”见到苏安无知而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个小狗就不错”这句话时,乔潼卿被他逗笑了;

“什么是皮卡丘?”苏安带着,像是听到了外星人的名字。

恩……“一个动漫明星,我的一个同学很喜欢看的动漫节目里的动漫人物”

噢——“不知道”苏安思考一番,实话道;

苏簌经过两人身后的沙发;带着公仔上楼;

七八个动漫人物公仔被苏簌正规的摆放在了自己房间旁边的空房床上;

他本来想要洗一下的;但工作人员说本店的玩偶每天都会清洗一次;

那时苏簌本不信,但离开的时候却见到那个店子的工作人员将一大堆公仔拿出来;

整个房间无处不是各式各样的玩偶,苏簌满意看了一眼,这个本来简白的房间成了一个可爱风的玩偶房。

苏簌将折叠的两辆购物车放进了空荡荡的柜子里;

回房间,洗过澡;

拿出那个水球看了一眼,手机响了,顾思颖发消息叮嘱自己不要失约;

苏簌看着水球,里面的大海依旧很平静;

苏簌深深的注视着水球,它一如既往的寒冷;却又能忍受;

(许安安不是你女朋友!)

这是一条两周没有联系过的好友发来的消息;

(不是)

(你没有女朋友)

苏簌记得之前她好像问过这个问题了;

(没有)苏簌想——你问这个,是想要做我女朋友吗?苏簌轻松的笑着想;

她是单身,她在之前和苏簌的聊天中提到了这个;

她说她喜欢一个人,他的一切自己都喜欢,想和他恋爱,想和他在一起,但不知道他喜不喜欢自己;还说那个人也喜欢绘画,绘画水平很高;

苏簌当时的回复是:〔你也喜欢画画,你喜欢的人也喜欢画画,你和他有共同的兴趣爱好!〕

〔你们应该会互相喜欢吧〕

消息框的另一头,苏瑶躺在穿着白色的睡衣;娇容玉貌;

许安安不是苏簌女朋友的事情是周霓儿告诉她的;

明白事情不如自己所想的苏瑶懊恼极了;

聊天的火花只有去学校的时候才会熄灭,而在长假时又重新燃起;

她们一直保持着聊天,亲密值达到两万一千三百二十;

〔你和他怎么样了,你和他表白了吗?〕

苏瑶看见这条信息,才知晓苏簌没看出自己面对他时的异样,紧绷的身心轻松下来;

她嫣然一笑;输入〔还没有,我最近发现他有一个缺点〕

〔什么缺点〕

〔看不出别人话里的弦外之音,就好像我在和他聊天的时候,我说我现在在和我喜欢的人聊天,结果他说那你们先聊,我还有事〕

银河系;〔哈哈〕

银河系;〔这也太傻了,还是别喜欢他了〕

〔喜欢这样的人不好〕

小小星辰:〔那可不行〕

银河系:〔傻傻的人没什么好喜欢的,世上的男人那么多,你长相这么漂亮,用一段话来形容就是:“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还是选择一个聪明点的人好〕

小小星辰:〔可我发现我已经深深爱上他无法自拔了,就算他身边众多佳人一君谈,孤君舌语数伊人;〕

银河系:〔招蜂引蝶,那就更不能喜欢他了,世界上有不是只有他一个男生;你说他才貌双绝、雅人深致、品貌非凡〕

银河系:〔说不定只是心理作用〕

小小星辰:〔可能有一点吧,但他真的很帅气,英姿飒爽思奋扬,面如玉盘身玉树,还很温柔,是我的理想型,像做梦一般,比梦更加虚幻!〕

银河系:〔他有这么大的魅力?〕

小小星辰:〔恩,他和你一样温柔〕

银河系:〔是吗?我认识他吗?〕

小小星辰:〔认识〕

银河系:〔想不出是谁,你这么迷恋他,已经输了〕

小小星辰:〔自愿服输〕

银河系:〔不敢相信〕

小小星辰:〔爱上他之前我也不敢相信我会这样喜欢上一个人!〕

银河系:〔恩〕

银河系:〔希望你能放下他〕

小小星辰:〔遇见他,爱上他是我觉得自己所经历的最幸运的事情;在他面前的几年似乎所拥有的快乐都黯然失色;〕

银河系:〔恩〕

小小星辰:〔我今天见到他了〕

银河系:〔他也在孔溯举办生日宴会的明颩餐茶会馆〕

小小星辰:〔是啊〕

银河系:〔真巧〕

小小星辰:〔确实很巧〕

小小星辰:〔你最近有画画吗?〕

银河系:〔这几天没有,前天和全班同学去通云山了〕

小小星辰:〔那座山我去过,很美〕

银河系:〔我没能到山顶〕

银河系:〔图片〕*4

【小溪,小型瀑布】

山谷中用摄像机拍摄的小溪的照片;那天摄像机进了水,却没坏;

小小星辰:〔好清澈的小溪,我第一次见到这条小溪,这真是在通云山里吗?〕

银河系:〔千真万确〕

小小星辰:【图片——云雾水彩画】【图片——天空初亮油画】

小小星辰:〔昨天在家画的,那天七点就睡觉了,然后早上四点起来的,坐在窗边画的第二幅画〕

小小星辰:〔我这一年第一次这么早〕

银河系:〔画的很好,看的我移不开眼睛〕

小小星辰:〔嘻嘻〕

小小星辰:〔这两幅画我给我发给喜欢的人看了〕

银河系:〔他说什么了?〕

小小星辰:〔他说画的很好〕

银河系:〔他的审美还算可以〕

小小星辰:〔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现在在和我喜欢的人聊天〕

银河系:〔恩〕

小小星辰:〔超级开心〕

银河系:〔别和他聊天了,那和我聊天呢?〕

小小星辰:〔你在情感这方面不太聪明的样子〕

银河系:〔?〕

小小星辰:〔听你的,不和他聊天了,我要睡觉了,晚安〕

小小星辰:〔拜拜〕

银河系:〔晚安〕

苏簌放下手机;心想着是谁让苏瑶收获了苏瑶的芳心——我认识他吗?他是谁?

他想不来,看了看水球;

时间不早了,十一点整;苏簌拉上窗帘,入睡——

第二天,太阳慢悠悠的爬上山头;

苏簌早早的就起来了;起来的那一刻天空才泛起鱼肚白;

屋子里异常静谧;

天上雾蒙蒙的,看样子是个阴天,一切都想是刚睡醒的样子;

绿意泛滥的嫩草身上沾满了水珠;

罗马风的教堂中,神父正在忙着什么;

苏簌望着天空,站在当初曾绘画的地方;

早高峰,城市早已脱离了沉睡的状态;

车流不息,一架飞机从草坪的上方掠过;远远望去,只能见到一个小小的黑点;

一点一点的望着日出,到它完全飞上天空;苏簌才回到家,此时已经是九点;

乔潼卿衣着宽松,但腰部被勾勒出来;

她准备好了早餐;长腿,漂亮御姐——

下午——

阴雾缭绕,似乎要下雨;淡淡的雾气凝绕在穹顶之上;

中心塔附近的“白色水晶宫”商业街区;

一家铺着黑色地板的奶茶店;

大门上方有着一个黑白色的遮阳棚;

奶茶店外零零散散摆放着几座可供两人坐的遮阳伞与桌椅。

现代的风格;黑色的气息;

一青年坐在窗边,他面色俊朗,双眼如同盛着冰粒;

五官仿如天工,眼框深邃;鼻尖傲然;白衬衣外裹着长黑色风衣;

像是天使一般,温文儒雅,润玉清心;

他的对面空着;

而在他的左边,不远处靠近奶茶店柜台的桌面;

一位两条马尾辫垂与耳后,箍白色发圈,刘海发型的瓜子脸可爱女生观望着他;一边轻抿奶茶。

她时不时看一眼门外,左右前后两条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出现;

时间缓缓过去了五六分钟;

青年男子一手遮住左脸,散开的手指落在鼻尖前,唇边;

安静的很;像是被封冻了一般,如座冰雕一动不动;

两三分钟过去,他的眼眸里出现一个人,一个女子,自奶茶店的后门走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