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沾花惹草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105字
  • 2022-05-06 10:08:14

装饰品旁,苏簌站在一边等着一个人;

没多久,一个穿着洛丽塔裙子裹着白色丝袜;纯洁而又软捏可爱的女生——顾思颖——

她来到他身边;

“你全程都没有理我,是不是忘了我这个朋友啦?”她微微生气的样子很可爱的;

秀美,白色的发圈,刘海齐长短的丽发落在额前;后边长发任其垂落;

抹胸微凸;细腰,挺翘的鼻尖让人忍不住想要调戏一下;

恩;

“你就不知道安慰一下人家嘛?”顾思颖撒着娇;

恩;

苏簌伸手,轻轻的摸着她的长发,秀丽的触感;抚摸一阵:“别生气,你那么出众,我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你?听说过心有灵犀吗?”

苏簌微思:“我一直在用心灵感应与你对话呢”

不听不听,你就是当我好哄,骗我;我刚刚明明都看见你和另外一个女生打情骂俏的;

你还握住她的双臂,她的手臂有什么好握的;

顾思颖虽然这样想,但苏簌的话对于她来说还是很受用,她的嘴唇上甜腻腻的;

毕竟是共同经历过生死的人,还是救命恩人,温柔的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和依耐感,就像树与人之间的亲近感;

原始人历代居住在山树之间,对树木有着天形所致的亲切感;

这种亲切感世代相传;

“我才不信”顾思颖嘴上则如此说;

苏簌笑道:“是真的”他轻抚着顾思颖的头发;

蓬松的触感;

“就不是,就不是,要是再骗我就不给你摸了”顾思颖晃了晃脑袋;

恩;

苏瑶自洗手间出现,恰好见到苏簌和顾思颖;

像对情侣,苏瑶以为是许安安和苏簌;向女方看去;

却不是许安安,而是,她认出来,是他们班一个很受男生欢迎的女生,及漂亮可爱于一身。

论美貌,顾思颖是万万不及苏瑶的,就像同样不及叶雪那般惊艳的天仙美;

可论撒娇卖萌,苏瑶是不如顾思颖的,论此时此刻的开心值,苏瑶亦是略输一筹;

苏瑶望着她们,悄视苏簌,心脏传开一种并非刺痛的感觉;

苏瑶说了一个词——花心!面上稍显忧伤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周霓儿身边。

“还有什么要说吗?”苏簌眼中自然散出孤冷;

“我蛋糕还没吃完,蛋糕很好吃的”苏簌一手在身后,一手理起了衣领;衣领笔直;

顾思颖望着他,他英俊极了,心想,不是和她们聊天吗?

她看着苏簌,苏簌望着孔溯那边,孔溯心情很好,两人像是传递着情报;要是在战火纷飞的悲哀民国,这就是两个谍战人员的交流;

顾思颖想到此,一笑:“我给你找到女朋友了,她……”

苏簌巧合这时是要说什么的,又听到顾思颖说话,礼貌的转过头来,却没想正好赶上顾思颖说出这句话的最后一秒;似乎有点目的地的“见色起意”的感觉;

顾思颖小声议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一说女朋友,你就转过头来”

“真的没有”苏簌看着她伤心的娇滴滴的模样,笑了;

顾思颖哼了一声:“我才不信咧”

“那我不去了,这样能相信我吗?”苏簌平声道;

顾思颖点头:“相信”

“不过你一定要去和她见面,时间在明天下午一点,到时候我联系你,她好不容易才答应我和你见一面的,她长的很漂亮,绝对符合你的要求!”顾思颖信誓旦旦道;

赖不住顾思颖的恳求;

“我会去的”苏簌答应下来,他本来也答应去的,只是见一面;不是原地结婚!

恩,顾思颖应了一声:“我还想知道,你身边的那两个女生是谁”

白色校服的顾思颖知晓是高一的学妹,那套校服和她高一时下发的校服有区别;但整体还是相似的;

“两个学妹”

“朋友?”

“对”

落日余晖,血一般的红,可见到那座万通山的主峰,无论在城市中的哪个地方都能看见它,距离远近,它像是诗悠城的守护者——守护山;

中心塔和它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天空仿佛流出了血,血云飘在了天空之上;

然而,这一切到太阳的完全下落后消失不见;又一次彩霞,颜色更深;

在欢声笑语中,孔溯的生日宴会接近尾声;

孔溯坐在了苏簌原来的位置上,本来他是举着橙汁饮料和各位同学干杯的,至右往左回了一个大圈来到赵雨婷身边;

孔溯坐在苏簌位置上,就没有再离开;

没人觉得不妥,因为他是主角;

苏簌不想一直坐着,乐的清闲,拿着蛋糕站在古香古色的窗边,他尤爱日升与日落;

每天都在进行着的一件事,可它与星空有关;事实上,每一次日落都是不一样的,哪怕永远都只在一个地方去观察它,一个角度去观察它,但每一次,它亦是有所差别的;

落日的壮观!落日的悲哀!

黄矮星,太阳是一颗普通的恒星,可它确是太阳系的中心天体;

地球的自转,公转,夜幕悄然降临;

在此一片地平线以上充斥着死一般的死寂;地平线以下确实万色灯光的夜色之下。

生日宴会亦将落幕;

气温悄然骤降了几个摄氏度;

天空雾蒙蒙,月黑风高;城市光芒万丈;

巨大的广告牌闪耀着白光,大厦公司灯火辉煌;

距会馆不远的商业区绽放出了炫酷的幽紫之光,这是唯一以夜色接近的光芒;

人们两三交伴,或搭肩勾背,或形单影只——

他们穿着西装,他们短衣短裤,她们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她们略施粉黛,她们袒胸露乳;

年轻的他们带着耳机,与外界隔绝;

万家灯火,高低明灭,车流不息,流光溢彩,交相辉映,簇簇璀璨;

这时孔溯离开座位,去了一趟亲戚那边;

一阵兴冲冲的声音;

在众人好奇的注视,孔溯幽回来了;依然坐在赵雨婷旁边的座位上;

“我们去KTV唱歌吧”他对众同学提议道;

讨论声传起,在如同白昼的光明下,没有一丝黑暗;

“太晚了吧”有人看了看时间,他们陪了孔溯一整天,现在已经是八点整,再去KTV玩一阵,估计回家的时候就到半夜了!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要做,现在是放假时间,多玩会;到时候搭车回去”一个男生说;

他们的反应和心思各不相同;

一个女生站起来,将自己的手机屏幕给大家看〔父母发出的必须在九点到家的微信信息〕:

“我就不去了”她看向孔溯:“再次祝你生日快乐哦!”她眨了一下右眼;俏皮的说:“祝你们玩的开心,我先回去了”

说着她拿起座椅上的LV白色手提包,背起一个白色小背包;

一身白的她风一般的进入了能够离开的状态;

她双手扣着自己的背包吊带;

“我和你一起回去吧”牧川一身夏服,面目干净;

他和要离开的女生住的很近;

两人相伴着离开;

“我也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又一个女生站起来向孔溯和大家道别;她并非是单独的,同时和另外五个女生站起了起来;

她们没有多大留恋,其中一位悄悄的看了一眼站在窗边的苏簌;

许安安坐着不说话,赵雨婷望着他们一个个离开;

她回头看了一眼苏簌;

拿出手机;

(妈,我今天要晚点回家)

手机里接近秒回:(几点?)

(九点半)

(去哪?)

(去唱歌)

(和哪些人?)

(学校的校友,那个学校活动上演讲的学长,我给你发过照片)

(他啊,那不是你们学校的宣传人吗?开学冬时候我还看见了开学典礼他们的宣传海报了)

(其实你妈我会一点面相的,一算就知道他不是什么花花肠子的人,要是你想把他带回家做上门女婿的话,我指定同意)

(妈)赵雨婷有点脸红;

苏簌一言不发,同学已经走了四分之一,大部分是女生;

他的手机持续收到同学的消息;

是剩下的几个女生发来的消息:苏簌同学你去KTV吗?

苏簌看着这些消息,他并不想去KTV;

苏簌不喜欢嘈杂而吵闹的地方;

柏玥没有离开,李泽伴着左右,他看着手机;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汐墨寒前倾身子用手撑着下颚光明正大的欣笑望着一个人的面孔,那个人低头看着手机,短发漂然,眼眸带寒——苏簌;

孔溯没有因为他们的离开而感到不开心,他扫视一圈仍在场的同学们;

特别是看了一眼身边;

左右的赵雨婷,和苏簌等人;

严延疑惑的看着戚铭,戚铭则望着叶雪,心中为做出去留的定夺。

“那我们……”孔溯发言;

苏簌想说自己要离开,于是叫孔溯借上几步说话;

“什么?”孔溯一脸震惊,料到了,又像是完全那样想到的惊奇脸!

“你要走,那岂不是?”孔溯看了一眼赵雨婷玲珑有致的背影;

“她也要离开了”他想,人是苏簌带来的,要是苏簌离开的;那她铁定是一样要离开了;

孔溯巴巴脸恳求的说:“你再留下一会吧,到KTV后,可以中途离开”

换作平时苏簌一定毅然拒绝;但今天是他生日;

稍作思考:“可以”

“yes”他激动的要抱上来;

苏簌笑脸,轻易避开;

同时苏簌还回复手机里的五六条消息〔会去〕

在场几张犹豫不决的脸,她们做出了选择;

一群人离开会馆,亲戚桌和同学两桌;

叶雪悄悄的看一眼苏簌,她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她藏着手里的暗器;悄悄的走到苏簌身边;

“怎么走的这么慢啊!骑士先生”叶雪像是吐槽一般的口吻在苏簌身边说;

苏簌一言不发,下一秒,苏簌脸上多了一丝冰凉;

奶油!

叶雪得逞的跳跑开苏簌身边;

苏簌擦了一下脸上被“攻击”的地方,定睛一看——奶油;

“你?”苏簌看着有意和自己保持距离的叶雪,此时离吃蛋糕的时候已经隔了一段很长的时间;

“哪来的奶油?”苏簌望着她的脸颊问;

叶雪在远边骄傲一笑:“专门为你留的,谁让骑士你有了学妹就对我不管不顾的,是不是很感动?”

她一笑嫣然,眼中透出一股小情绪;

——你可真行;

“敢不敢到我身边来?”

两人边行走着,会馆的长廊里有大队伍在前面开路,静悄悄的,完全不用担心撞到人什么的;

叶雪面着他小心后退:“骑士的职责是保护公主,你竟想欺负我!”

叶雪楚楚可怜的表情,而又像是大惊失色的;

“你头发上有东西”苏簌无奈的道;——我欺负过你?

“你骗人也要找个合理一点的借口啊!”叶雪叹道,一脸不许小瞧我的,漂亮萌味的脸色;

“我都答应过不骗你了,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苏簌站在原地,他相信叶雪会到自己身边来;

叶雪轻轻一想——那是重要的事猜不准对我说谎嘛。

她见苏簌等待自己过去,想到大多是自己到他身边去,于是傲娇道:“我在这等你,你快过来,要是慢了,我就不等你了”

苏簌心想是往前走的,本就要往前走的,于是上前;

到了叶雪身边,她抬腿到苏簌面前;

“我头发上有什么”她扭扭腰身,拢住双手,在苏簌身前定着:“你可不许借机摸我的头发”

“恩”苏簌答应——我什么时候又借机摸过你的头发了?

从她的蓬松的秀发上粘下一片枯黄的树叶;梧桐树树叶;

估计是进来时梧桐树上落下的;

“是什么?”叶雪好奇的抬起头来,见苏簌高举的手上夹着一片树叶;

“梧桐树树叶”苏簌道;

“恩,虽然你帮我挑下了头发上的树叶,但沾花惹草的你还是不值得我当场原谅的”

叶雪绘声绘色的说;

蓦然,她身边的门彭的一声打开,一个端着许多餐盘的工作人员从里面走出,餐盘如山,其程度遮住了他眼睛的大片视野;

但此时,他却还没想好改变此现状的想法;

速度之快,就要撞到叶雪;有被餐盘砸到的危险;

苏簌迅速的将她揽到自己怀中;直到那人抱歉的走开;离去;

苏簌看着怀中泛出阵阵香气,身子柔软的叶雪;

苏簌比叶雪高,两人几近鼻尖相擦:“那现在呢?可以原谅沾花惹草的我了?”

虽然他不承认沾花惹草的这个词,但还是如此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