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晚餐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211字
  • 2022-05-05 09:58:14

“还好吗?”苏簌在汐墨寒身边,她用菜刀切到了手指,浅浅的,万辛;

“我不小心”汐墨寒抱歉的说,她见到自己血液要渗到砧板上,慌忙移开了自己的手。

“你没事就好”汐墨寒抱歉的神情让他生出心疼之意来;

你道什么歉?我就不该同意让你来厨房帮忙;

竟然还叫你切菜?

苏簌透出几分懊恼,握住她的右手,把上面的手套给摘了下来:“我们走,我带你去拿伤口贴”

“不是很痛”她的心里很甜,像是吃了蜜一般;她想到苏簌上一次这么关心自己,还是在高二那年;

那时他对处处都好,虽然只有一瞬,但确实百般入微,那时自己态度恶劣,他也完全没有反驳自己;

虽然后来她明白那只不过是一种怜惜,如同在白雪皑皑的大街上所看见枯瘦老人,不由生出的一种同情。

可这一次;不是因为怜情;

苏簌在柜子中翻出一包白色的伤口贴,拿出其中一个,走到了沙发前;

汐墨寒坐在主沙发,白灵姗关心的问她是不是很痛,她轻轻摇头说没有多痛。

苏安和乔潼卿皆投来关心的目光;

邦邦喵的叫了一声。

苏簌细心为她贴上伤口她,次过程中,汐墨寒恬然的注视着苏簌;

过问几句,苏簌离开;

重新回到厨房,时间差不多刚刚好;

苏簌熄灭了烤架的火,高压锅没了蒸汽冒出,排骨已经熟了,只需浇上汤料。

叶雪走过来:“她伤到哪了?”刚刚到事情来的太快,她都没来的及看清,这会好奇的问;

“切到了食指,但无大碍”说罢,他望着叶雪,脸上没有情绪起伏;

苏簌想到刚才的事,望着叶雪;

叶雪微微有点不好意思的挽了挽了耳边的长发,将其撩到了耳后;

“晚饭我一个人在这就好了”苏簌道:“你出去看电视吧”

“我……”

来不及说什么,苏簌拉住她的手:“你的手这么好看,怎么能用来打下手呢?”他真诚的说,像个小公主一样;

“等待晚饭好就行了”

苏簌拉着她的右手一起走到了厨房外,然后苏簌进去;

关上玻璃门;

叶雪隔着一门望着苏簌,嘟起嘴唇,但明白他是为了自己好;

想到自己不能再做什么,她轻叹了一声,转身小步走向电视沙发的方向。

苏簌待在厨房里,一切有条不絮的进行,匆匆忙忙之中有着自我的规律;就像那些表面光线而内部复杂的玩具;

维持着复杂的运转;展现出轻松的氛围;

油烟机自动打开;

苏簌往砂锅中浇上菜油;

噗~

切成线的四季豆倒入的那一刻发出一声小炸的响动;

大团的气体冒出;随之声音慢慢变小;

叮——饭好了;

彭,苏簌关了火,把菜铲进了白色的餐盘里;

然后煮了了白菜,于是菜也好了;

苏安起身用一张一次性湿布擦了擦桌子。

这天饭桌边围绕了六张靠椅;

乔潼卿数了数筷子,在苏簌后面的水池那儿,前倾腰身,哗啦啦;洗了几双筷子走了出去。

忙着勺汤的苏簌没注意到她,只是闻见一阵香风来了又去;

叶雪兴冲冲地来到苏簌身边;问碗在哪儿;

苏簌指了一个黑色的低柜,叶雪到那蹲下拿出五六个饭碗,到水池边冲洗了一边;带上饭扁打开了电饭煲的盖子;

白色姗站在她身边,心思是要端饭;

两人分工明确;

苏安欢迎着几人的到来,晚饭开始;

刚坐下的时候,汐墨寒就闻到一股食物的香;她看着苏簌,只觉得他博学多才;温柔接近完美。

晚饭结束的很快,餐盘一扫而空;

乔潼卿和苏安坐在沙发上休息;

苏簌仍在吃;事实上他的碗底已经空了,但白灵姗还未吃完,她吃的很慢;也可以换个说话,她在细嚼慢咽的品味着。

几分钟后;

苏安和乔潼卿离开沙发边,来到了客厅里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

乔潼卿不明白苏安为什么要问上叶雪和汐墨寒的联系方式。

还时不时望着仍在吃晚饭的白灵姗;

苏安有合理的必要的理由,但她一脸醋意的样子;让苏安不禁开了个玩笑;

两人争辩了起来;“你不准看她”乔潼卿一脸醋意;

“这是我的自由”

“我可是你女朋友,你看我不好吗?”

“不好”

随后几分钟,争吵愈演愈烈;

“就因为你的控制欲?”苏安道;

“那你不一样吗?”乔潼卿细数了苏安的几个罪证,但脸上没有不悦:“你不准我穿性感的衣服上街,不准我穿短裙,也不准我穿吊裙出门,只准我穿给你看;这关乎我的穿搭自由”

苏安轻舒一口气:“所以,你想要穿着那些衣服出门去?”

苏安想到她衣柜里的那些未穿过的衣服,露肚脐的黑色长袖,蓝色的旗袍,丝质衬衣,包臂裙,紧身裤;

苏安不讨厌这些衣服,但,苏安想到若是她穿着它们以身为自己女朋友的身份给别人看;他不能接受,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需要——

“我没有这个意思”乔潼卿间他面露不悦,慌忙解释;她没有想过穿那些衣服,也不喜欢那种衣服,有一种衣服是用来当摆设;

她的那些性感衣服就是;只是为了博得苏安的说教;

他不止一次的提醒着让乔潼卿不要穿它们出门;

当然,苏安也从没没见过她穿那样的衣服;御姐范,英伦风,反正没有性感风;

无论是在她成为苏安女朋友前,或是后;

苏安语气微冷:“如果你一定要穿那些衣服,当然可以”苏安停顿,即便看出乔潼卿没有如此想;真诚的没有想要与自己所期望的背道而驰;

苏安轻松的开口:“分手之后,你想怎么穿就怎么穿”

这时,苏簌走开;

苏安见到苏簌,立刻露出了笑;

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你在这做什么?”苏簌好奇的问,他看着苏安,顺带看了一眼乔潼卿,她神情哀伤,狐媚的眼角上透着一股难过。

扭头望窗;

“讨论一些秘密事情”苏安脸上带着纯然的笑;“有什么事吗?”

“如果你现在没什么事情要忙……”

苏簌没说完;

苏安即刻答应:“是的,没什么事情要忙”

苏簌付之一笑:“我想你开车送她们回家”

苏安弯曲食指在拇指上:“小事”他轻松的说;

下一秒,两人扬长而去;

叶雪已经回家,汽车从车库里出来。

乔潼卿和她的猫孤零零的待在诺大地房子里;

“我明明就……”

她伤心的蹲下来,喵,邦邦叫了一声,走到乔潼卿弯曲的白腿边;

“不想理他了,我们离开这好不好”乔潼卿抚摸着它的脑袋;

它灵性的叫了一声——喵~几秒后,又叫唤了一次;所以是两声,双数了。

乔潼卿一袭白裙,眉目间皆是伤心之意;她落寞的站在门边,出神的望着一众玫瑰花;

她想到昨天的情景,苏安来酒店接她的时候甚至没有通知她;

见面时自己喜出望外的抱住了他;诉说着思念;

随后他带自己去了一片哨塔耸立的地方;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到眼罩进揭下的时候,自己看见了一望无际的花海,缤纷夺目的美惊艳了自己;

置身在一片花海中,遍地花香;

淡淡的花香陶醉了心灵,万花齐放,一珠珠姹紫嫣红的各式各样的花在阳光下盛开;令人眼花缭乱;

在那浪漫至极的气氛下,乔潼卿欣喜万分的舞动在了之中;

随之扑倒在了苏安怀中,两人荡漾在花海之中,没有任何烦恼,有的只是风声和花香。

恬然的氛围中两人望着天空,那一刻,乔潼卿的内心就已经嫁给了苏安。

白灵姗是最后一个送的;因为她家远些;

到一个小区,年代悠远而美丽的街区。

苏簌下车,伴送着白灵姗走到了家门前;

按响门铃,直到里面传来脚步声。

一个系着围裙的妇人盘发鬓角轻舞的走出来;

“妈”白灵姗道:“这是我同学——苏簌,她向妇人介绍了苏簌;

“阿姨好”苏簌对面目与白灵姗有几分相似的妇人笑容如沐春风道;

见到白灵姗,妇人原本要说什么的;

“诶,是白灵姗同学啊,这么晚还送白灵姗回来,辛苦你了”妇人亲切的要苏簌进去坐坐;

这时,里面又走出一中年男子;见到白灵姗,先是一喜;见到苏簌,就是差不多的话;

苏簌婉拒;

“拜拜”白灵姗向苏簌道;

“拜拜”离开时苏簌听见他们问白灵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问她吃饭没有;

上了车;苏安发动车子;

一路飞奔到家中车库;

经过庭院的时候苏安问苏簌:“昨天你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

“迷路了!”苏簌还是说了谎,不然他该担心自己了;

“迷路!”苏安停下,脸上一惊:“你昨天晚上在通云山风餐露宿!感冒了吗?”他关心的问;

“没有,没有感冒,也没有发烧”苏簌轻松的说;

一楼和二楼亮着灯;

两人走进门,只见饭桌已经被收拾好;厨房的灯熄灭了;

苏簌关上了一楼道灯;

两人在二楼走廊上互道晚安

“晚安”

“晚安”

苏簌回自己房间;

坐到窗前,本欲拿起书,忽然想到什么;

手机叮咚一声亮了起来;

苏簌收到了一张请帖;

打开一看;

至我的好同学,好友——苏簌;

明天就是我的生日,我诚恳的在此发出邀请,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那样我将万分开心;

落款:明颩餐茶会馆304号包厢;6.13日;

我会去的,苏簌点击发送;

下一秒,聊天框的左面出现一个开心的小熊咧嘴地表情包;

——该送什么,送什么礼物?

苏簌想着,原本他计划今天去买一盆常春藤;

可计划赶不上变换,他今天中午才回到家;

苏簌思考着,忽然眼前一亮;

打开自己的桌边的储物柜;

从里面翻出来一张画作;一个人——孔溯;

苏簌记得这是很久之前画的;苏簌想了想,觉得如此恐怕诚意不够,太过敷衍;

最后觉得明天去买一双名牌运动鞋给苏簌;他挺喜欢打篮球的,虽然比不上对吉他的热爱,他篮球水平不太好,所以才不怎么打篮球;

苏簌跳转了聊天框,叶雪发来几张图片;

是某个山峰的,烟雾缭绕,宛如仙界;且看不见地面,除了雾气;

眼花缭乱的感觉;

四周的安全栏就像是凭空升腾着的;

银河系:真美;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可惜你没有上去,“迷路”亲眼所见更美的。

银河系:我就是亲眼所见。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小鹿叹息的可爱表情;我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长发的白云美人头像——叶雪模糊的侧脸】:我说的是那个亲眼所见,不是说看照片,是站在山峰上瞭望白雾,体会腾蛇乘雾的感觉;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那天虽然很累,但爬到山峰上的时候,我感觉很值得;

银河系:恩;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明天是孔溯同学的生日,你打算送他什么生日礼物?

银河系:一双运动鞋;

在此其间,班群正源源不断传出消息加十加十的声音;

班群里热闹非凡;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我买了一副耳机,外戴式的;

银河系:嗯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晚餐,你烹饪的鸡翅超级好吃;

银河系:谢谢夸奖,会不会是你饿了?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完全不会;

聊天框中沉默一阵;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我睡觉去了;

银河系:晚安;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晚安;

在回复了柏玥几人的消息后,好友框条中有一个人女性头像名为扶摇的聊天框中显示上次聊天的时间是5.23日;

苏簌放下手机,打开《理想国》;

手机响了起来,苏簌不太想管它,但还是察看了一下;

顾思颖发来的一条信息:(你在干嘛?)好奇的表情。

(睡觉)

(晚安)

(晚安)

苏簌打开书,全神贯注的阅读着,忘却了时间;

一丝倦意袭来,苏簌看了一眼闹钟;晚上十点过二十;

隧,苏簌放下书;一天过去了,他洗了把脸睡在了床上;

除了呼吸,没有一丝丝的声音,万物静谧。

而在苏安的房间里;

洗过澡的乔潼卿穿着睡衣早早地躺倒了双人床的左边;

侧睡着,出黑而秀长的头发落在枕头与被子上;

哗啦——苏安走出浴室,头发蓬松,刚吹过;

他拉开被子上床熄灯正要睡觉,暗黑的房间;枕边人那边有一阵微小的低泣声传进苏安耳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