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厨房的尖叫声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422字
  • 2022-05-05 12:28:38

苏簌与绝美的叶雪并肩站着,苏簌推开门;

里面陈设着一张床,窗帘各扎在一边;被褥是白色的;

一个书架,一书架位开封并由塑料膜包裹的书籍;

一个室内的卫生间;一张桌子,一台电脑;床上有着五星状相连的立体感星型,各个点上装有圆灯;

床边与窗台中间的角落摆放着一个脸盆大的盆栽——发财木,长的枝繁叶茂,一米五高,为温色灰的房间增添了一抹绿意。

床头后的墙上贴着几张白色的灰白海报,都是著名的建筑;

空调在盆栽上,梳妆台在床的右边;

苏簌打开门,打量着里面;有一股干净的气息,应该打开窗的,那样空气就会好很多,苏簌不记得上一次到这个房间来是什么时候了;

“不喜欢的话可以住你自己家……”晚饭再到这来吃就好了;

苏簌是为叶雪想的,她似懂非懂,但;

叶雪眨眨眼;声音悲苦:“你要赶我走!”她伤心的说;”

“没有”苏簌以为她是真的伤心;连忙道;

“那我就住这啦”她开心的说;

苏簌望着她倾国倾城的脸,那一抹伤心不知哪去了,苏簌心说:“我被骗了?”

叶雪坐到双人床上,床垫很软,而不是酒店那般的软;很舒服;

她的短裙落在床上,好似一朵绽放的花苞;

“之前的话,你在骗我!”叶雪环视一圈房间,她很满意;转过头却又为苏簌欺骗了自己的事实而感到不悦;

“真没有”苏簌站在门边,看着坐在床上的她;

叶雪神情悲伤,这次是真真切切的;

“你还骗我”她眼如古泉,干净的映出他人的眼眸所想;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悲伤,甜美,那抹悲伤让人不经自心底升起一阵保护依其的心绪。

“我……”苏簌看着她,不想再欺骗:“我说的的确是假的”

你不用这样悲伤,我又没有谎话连篇的对你,这是这一次,就这一次;

苏簌暗想着望着床上的绝色佳人。

好一阵儿沉默:“不可以再骗我”她低声说;

“好”苏簌回应;

几分钟后;

叶雪的双颊忽然变红,她害羞起来:“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她一双秋瞳带着深深期望动情的看着苏簌;眼里秋波流转。

“很抱歉”苏簌诚恳的道歉。

她摇摇头,“不是这个”有些着急,脸上娇羞更添魅色,叶雪目光深切的望着她,却看见苏簌一脸茫然;

“你没看过?”叶雪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什么?”苏簌更迷糊了,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中。

叶雪脸上娇羞褪下:“你的手机在哪?”

“充电”总算有了一个我能听明白的问题;

“我需要用一下”叶雪坐起,站在床边望着地面;

苏簌想了想,觉得没有问题:“可以”

几分钟后,苏簌的房间;

叶雪轻轻的观察着苏簌的房间,比她想象的要更为干净,整齐,漂亮美观;

“密码是什么?”叶雪回头问,她坐在书桌前,出于特殊的原因,叶雪不准他亲手打开自己的手机,并且她也没有解释其中的原因,只是一张脸忽然变的羞涩万分。

苏簌本想开个玩笑,说密码是她的生日;可想到才答应过她的,于是道:一光年”

叶雪听完回头输入一串数字:9,460‘7304’7258‘0800;

过后,苏簌看见叶雪似乎松了一口气,喜气洋洋的将手机还给苏簌;

到门口轻挥手:“午安”

“午安”

苏簌关上门,外面叶雪的脚步声消失在耳中;

苏簌未锁门,他坐到靠窗的书椅上;

阳光照在窗户的玻璃上。

诺大的房间里很热;

叮~

苏簌拿起左角桌面上的空调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沙;冷风开始吐息;

苏簌不准备立刻睡觉;苏簌拿出了那颗水球;

里面的大海一片安宁,好像熟睡的孩子。

苏簌回想检查完后出来时,顾思颖面对水球时,恐惧如粟的的眼神;

她不喜欢水球这个烫手山芋,她说水球如熔岩一般炽热。

苏簌细致入微的望着水球,研究着水球,百思不得其解;

冥思一会,苏簌放下水球;他拿起一本书,那是夹杂在几本弓箭术教科书中的古典;

书名叫《理想国》;

一页,两页;

到第两百页,苏簌合上书;

拉上了靠窗的棕色窗帘,星空的电灯在天花板上保持着它的熄灭状态;

暗淡的颜色;

房间里已经很凉了,苏簌摸到被子,凉的,打开它,脱下鞋子,盖上了被子,并抬手使用遥控器关闭了空调;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半整;还没到要做晚饭的时间;

苏簌在床上坐了一会,望着前边,陷入思考一小会;

把被子折成了豆腐状;

下床,站到窗边,阳光已经不如睡前那般刺眼,窗户的玻璃也没反射出什么白光。

捂住水杯的边,抬手抿一口;手上触感是凉的,嘴里的水是温热的;阳光烤热了它!

苏簌没想通水球的来路,看它一眼,走出房间;

汐墨寒已经醒了,在客厅里看一档喜剧电影;

桌上放着一杯茶水;

乔潼卿坐在那一边的沙发上;捂着嘴轻笑,邦邦趴在她脚边。

苏簌走到沙发边,扫了眼电视;

身边传来移动声,苏簌看去,是汐墨寒;

坐在能容纳十人的长沙发上的她挪动圆润的臀部远离着左尽头的角落,朝右边挪动;

她让出一个刚好够两人人坐着的位置;

望着他:“你坐这吧?”她期待的讲;

苏簌低首对上她娇媚而生动的眼睛;余光中一道漂亮的眸光好奇的朝自己这边瞄了一眼,又逃回了。

苏簌点头,到书架边拿下上次所看的一本书;

到汐墨寒身边坐下,他似乎看见汐墨寒欢心的笑了一下,而真正的望她,她脸上又没笑,只是一双专注的目光放在了电视荧幕上;

在电视的欢声笑语中,苏簌正在看书,一抹白色的影子从身边走过,苏安在他身边坐下,看了苏簌一眼扭头看向电视;

脸上升起一丝笑意;

觉得有趣,于是亦看起了电视来;

半晌,两个女生从楼道上走下来,左边那位面色清纯唯美,好似天仙下凡;右边那位明眸皓齿,白玉似的肌肤;

一身白色短袖配着黑白条纹的包臀长裙,落落大方;睡醒后颇为迷糊模样,一双眼眸清澈极,没有一丝浊气。

如新生的婴儿那般清灵的眼;

叶雪寻找到苏簌的身影,欢喜的小跑去,才扎好的高马尾一晃一晃,精神风貌活泼青春;

她到苏簌身边,发现他身旁已经没有座位;

于是小声的弯下柳腰;

苏安好奇的看来,几秒后,眼睛重新转向电视;

却发觉余光中有什么忽视的,扭头,就见对面的单人沙发上,乔潼卿撅起红唇,醋意的望着自己。

“你过去一点”我要坐在这;

苏簌听到古钟般的清明之声,抬起头;她的胸线在弯腰的姿势下曲线惊人;极为优美的凸物——双峰,为长裙紧贴着;

苏簌看她,又往汐墨寒那边空位看了一眼;

——那边还有空处,苏簌重新叶雪,她笔直的站着,身材完美——我的位置这么好吗?

“汐墨寒,可以……过去一点吗?”苏簌轻声的询问;

“哦”汐墨寒听话的站起来,朝右边走了一两步;坐下,扭头问:“可以了吗?”

恩;

于是苏簌坐到汐墨寒原来的位置上,叶雪坐在了原本属于苏簌的左沙发角落;

白灵姗看他们一眼,走到汐墨寒身边坐下,两人相视一笑,就当打了招呼。

客厅里很久这样热闹,没有这么多人过,不真实,但事实就是这样了。

苏簌放下书,悠然的伸了个懒腰,正张开双臂,碰到什么,动作忽然停止,忽的缩回手,刚刚他确实忘记自己坐在叶雪和汐墨寒的中间了;

碰到了两团柔物;

苏簌压低声,除了犯人和受害者,没有人发现那一幕:“抱歉,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恩;叶雪脸红了,但表现的不在意;

苏簌望着叶雪几分钟,转而对汐墨寒道歉;

没开口,她先道;脸上染着两团通红的颜色;

“我没生气,不用……不用解释什么”

恩,很抱歉,苏簌在心里对她说;

他看了眼电视,又看了一眼苏安,目光继而落到另一个高傲,身姿高挑的美女——乔潼卿身上。

她没注意到自己,在看电视,脸上浮现出丝丝笑意;

地上那只白猫——英短,苏簌记得它叫邦邦,邦邦抬起脑袋在看着苏簌,那猫瞳里充满了好奇

;它的身体定住了,仿佛施了魔法;犹如呆住了般。

喵~

它喜笑颜开的冲苏簌嚷道,或许是它知晓自己就是那深谷中为她擦拭身体的女生的同伴,虽然不太相信;

但还是如此,喜笑颜开的表情云游在了它的面颊上;

左右几根数量一致的胡须;露出尖锐的口齿。

苏簌移开目光,看了左右;心想今天自己家的人还是挺多的,以前从不这样的房子里充满了生气,拥挤的烟火之气;

苏簌想了想,仍然不理解,为什么七米长的沙发上只不过坐着四个人,就让自己陷入拥挤之中;

想不明白;

苏簌站起身,吸引到两三道目光;

“你干嘛去”叶雪的声音从后边响起,他问;

“放书,去厨房准备晚饭”苏簌如实回答;

叶雪听后欢悦地站起身来:“那我去打下手”

“我去给你洗菜”

叶雪发现不只是自己一个人这样说了,叶雪和汐墨寒目光撞到了一起,在一条直线中;

两人站在沙发前,不约而同。

“我……我”白灵姗欲起未起,她微张朱唇;

她轻叹了一声在心中泛起了一阵涟漪,又慢了一步;白灵姗,白灵姗;你的反应怎么这么慢啊!

苏簌左右看着身边两个女生,心想,倒是第一次;

他准备晚饭不需要帮忙,平时有一个打下手的苏安,但今天;

苏簌走进厨房看着两个女生,心说一顿六人的晚饭真需要两人打下手吗?

似乎……过于奢侈了!苏簌想着;

走到冰箱前,打开它,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新鲜程度在一天内的龙利鱼;一打白菜,一棒玉米,一碗肉,排骨,鸡腿,鸡翅;

牛肉,鸡胸肉;

剥了皮的豆子,一袋油豆腐,一袋子肉;

一把葱……

苏簌考虑着晚饭吃什么,一分钟后,苏簌在冰箱里拿出了,一盘龙利鱼,油豆腐,排骨,一碗下肉沫,一盒鸡腿,一把四季豆,一棒子玉米,一盒骨肉相连地肉;一包红枣;一包鸡翅;

叶雪在后面跃跃欲试,汐墨寒在后面聆听吩咐;背负双手,十指相连。

叶雪纤纤素手接过一包包食材;放到柜面上;

汐墨寒迎走上前,苏簌只好把打算自己拿的鸡翅给了汐墨寒;

厨房在傍晚变的有些暗了,叶雪活泼的到开关前打开了灯;

汐墨寒在洗四季豆和葱;

木板旁有一碗快要溢出来的大蒜,所以它不用再剥新的。

叶雪在水池前淘米;

“好了”顾思颖端着一铁盆的郁郁葱葱四季豆与葱;它们被清洗的十分干净。

恩;苏簌感觉她洗的比自己洗的还要干净;

苏簌好奇的问:“你洗了几遍?”

汐墨寒放下铁盆,俏俏的竖起一根食指,声音很是好听,五指舒展开来:“五遍,还要再洗吗?”汐墨寒丝毫不觉得累。

“不用了辛苦了,要不你先休息一会”苏簌急回应她道;

“不要”汐墨寒压低声音:“完全不辛苦”她一脸认真的神态。

恩;“那你把鸡翅和鸡腿切一下吧,切出缝来,容易入味;

同样会下厨的汐墨寒很快听懂,并点点头;

“切的时候,小心点”苏簌关心的说了句;

“好”汐墨寒心中暖暖的,她迫不及待的走到砧板前;

在旁边洗了洗手,戴上一个手套;从水中掏出几个淋水的鸡腿,放到了砧板上,她拿起泛着银光的菜刀,好像是这的一份子了一般;

普通朋友能在他家拥有一个独立的房间入睡,能上厨房来吗?肯定不能啊?

汐墨寒欢喜一笑;

哒擦——

汐墨寒持刀轻轻的划过鸡腿肉身,露出里面的丝丝肉色。

她的刀工很好,左手扶着鸡腿尾部,切法熟练;一下一下。

苏簌站在高压锅前;一手操作着两样菜,玉米肉汤和糖醋排骨;

苏簌把骨肉和红枣,玉米等配料一起放进了高压锅;

砂锅里的排骨在几簇大火的烘烤下正慢慢接近熟透;颜色在悄然之间发生着变化;

苏簌在龙利鱼上面撒上红辣椒片,葱花,一系列配菜,裹上锡箔纸,放上了烤架,并打开了火;

苏簌旋转按钮,把火温调节到了中火;

而面前的窗外,一条小巷子中,上方;天空呈现出火烧云的美景;

晚霞,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是个大晴天;苏簌想到了学过的一句谚语;

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

高压锅叫唤了起来,向上方冒出通白地蒸汽;

混乱而又井然有序的进行着;电饭煲亦然传出了开启的声音;

“饭煮好了”叶雪开开心心的来到苏簌身边,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

“我还能做什么吗”叶雪把结束语拉的很长,一脸悦然。

恩,也许可以——

呀~

厨房里发出一声尖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